斗春院 第220节

作品:《斗春院

    许是,他的面上并非如何和善,春生瞧了有些微微发憷。

    只垂着双目,不敢看他的眼,他递过来了,只得强自张嘴一口一口的吃下了。

    直到吃了一碗汤,大半碗粥,实在是如何都吃不下了,只将脑袋歪过去了。

    他眯着眼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作罢。

    春生见他将手的碗给了一旁的素素,微微抬着眼,只见那沈毅堂绷着一张脸,面上依旧是一副千年寒冰似的冷漠。

    明明还是关心着她,甚至亲自伺候着她。

    可是,全程下来,依旧是一言未发,面上甚至依旧面无表情。

    春生瞧着便有些微微发憷,可是,更多的却是止不住的酸涩。

    她并非不是不知道沈毅堂对她的情意。

    毕竟,他待她的好,她多少还是看在了眼里的,尽管,最初,这一切并非是她想要的。

    只是,一个男人的情意,又尚且能够维持多久呢。

    再一次重逢,她见他待她如此冷漠疏离,起先还有些猜疑,只以为···那些情意其实已经悉数消散了,这般逼迫着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因着她忤逆了他,挑战了他的权威,挑战了他高高在上的骄傲罢了。

    他势必是要追究、报复到底的。

    可是,现在看来,分明还是···

    春生心有些复杂,又有些不知所措,心只不断地对着自己道着,说好了三年,便是三年,只要过了三年,她便可以彻底全身而退了。

    他有端庄贤惠的妻子,有美貌绝色的娇妾,哪里又有适合她的位置,凭着她的骄傲,若陷入那如同牢笼般的高门后院,这往后漫漫一生,又如何能够安放呢?

    春生只微微闭紧了眼,重新回到被子里躺好了。

    沈毅堂见她用了不少,又躺下了,自个这才去用饭,就摆在了卧房里。

    他用饭的速度比较,许是有些饿了,倒是吃了不少,又将她尚且未曾用完的汤,及粥类悉数吃完了。

    用完饭后。

    素素便将熬好的药又喂着春生喝下来。

    春生吃了不少,胃里有些饱,只觉得比先前要舒缓了许多,渐渐地,只觉得眼皮有些沉,没多久便迷迷糊糊的睡过了去。

    期间,大夫过来替春生诊了脉,她都尚且不知晓。

    晚上,沈毅堂洗漱完后,见她睡着了,只睡得并不安稳,他伸手往她衣裳里探了探,只觉得后背在冒汗,一顿,面色微沉,便要去起身为她擦拭。

    可是才将要起身,忽而觉得自个的臂膀被人一把给抱在了怀里,沈毅堂一低头,便瞧见春生睡得迷迷糊糊的,闭着眼,嘴里含糊不清的呢喃着什么。

    沈毅堂凑过去一听,只听到她的嘴里不停的唤着:“爷···”

    沈毅堂面色一愣,许久都未曾反应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各人认为:情到深处,**并非首要的了,反而是两人彼此间的磨合才是第一步。

    在相爱,在熟悉的人,两年未见,性子都变了,总归得要一个过程的。

    所以,没有选择一见面便情绪爆发,而是慢慢的变得炙热···

    第204章

    春生以往每月这一日整晚几乎都无法安然入睡, 每每总是得翻来覆去,变幻着各种姿势, 有时候疼起来,恨不得将要在床榻上乱滚起来才好。

    夜里总得醒来好几回,严重的时候,有时彻夜都合不了眼。

    这一晚不知是被强压着吃了许多食物还是如何,只觉得胃饱饱的。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 只觉得身旁有一道暖暖的火炉紧紧地围绕着她, 手脚好似都开始慢慢的热乎了起来。

    又觉得仿似有只大掌贴在了她的小腹处,时时替她按压,轻揉着, 便觉得疼痛好像没有那般强烈了。

    那大掌一停, 她便又开始难受得直皱起了眉来,嘴里含含糊糊的嘟囔着什么。

    直到那温暖的大掌复又贴了上来, 眉间皱起的那一片这才缓缓地舒展开来。

    不多时,便又安稳的睡了过去。

    沈毅堂这一整晚几乎都没有怎么合眼,直至窗外隐隐有了丝灰白, 怀的人已经似乎已经无碍了,彻底睡熟了过去,这才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盯着春生渐渐恢复了血色的脸,心一松,这才觉得悬了整夜的心开始松懈了下来。

    一时,见她合着眼,似乎睡得香甜, 小嘴微微轻启着,一副待君采摘的模样,只是,许是因着失血的缘故,气血不足,唇上不如以往那般红润饱满。

    沈毅堂见状,只低着头慢慢地靠了过去,唇缓缓地,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缓缓地凑了过去。

    四片薄唇,轻轻的贴着。

    沈毅堂的唇有些微微轻颤着。

    他睁着眼看着她,差不多将要三年的时光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凝视,接触着。

    只觉得心有些疼。

    心在颤抖。

    不知是不是等待得过于久了,便是到了现如今,人都已经在怀了,都好多天过去了,心那股绝望还隐隐盘踞于心,久久都无法消散。

    心堵得慌,又隐隐有些怒意,有些失而复得的喜悦,混合在一起,汇聚成一道道难言复杂,难以言说的情绪,只觉得无处宣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