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22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只权当做没有瞧见,她前两日伺候过那沈毅堂更衣两回,只这一日,如何都不想伺候。

    越过那人,朝着外头走去,走之前,只抬眼看了一侧的菱兰一眼。

    只将走了没几步,便瞧见莞碧立在了门口,有几分犹豫的朝着里头禀告着:“爷,太太···太太过来了,这会子就在厅子里候着,太太命奴婢前来禀告爷——”

    莞碧话音将落,便见那沈毅堂更衣的手微微一顿。

    立马抬着眼,看向不远处的春生。

    只见春生已经不发一语的走到了窗前,正立在了窗子前,往外瞧着,听了莞碧的禀告,没有一丝反应,神色淡然得紧。

    沈毅堂瞧着微微抿着唇,只朝着莞碧淡淡地“嗯”了一声,仍是慢条斯理的系着腰带。

    末了,穿戴完毕后,只往窗子处瞧了一眼,薄薄的唇,微不可察的蠕动了下,便又一言不发的直接踏着步子出去了。

    菱兰将沈毅堂换下来的衣裳抱着随着一同出去了。

    倒是待人走后,莞碧进了屋子,留在了屋子里陪着春生说话。

    第205章

    往后若是要加更,加更的那章我就不放防盗章,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沈毅堂一出来, 便瞧见那苏媚初正坐在椅子上,穿着一袭玫红色云霏妆花缎织彩锦衣, 下罩着百花飞蝶锦裙,头戴金累丝镇宝蝶赶花簪,手上佩戴的是贵妃娘娘赏赐的御尊黑水晶玉镯,一身穿戴虽简却贵不可言。

    身后思柳、心柳两个各自侍奉一侧,下头还候着两名跑腿的小丫鬟。

    司竹及院子原本的几个丫鬟正在恭恭敬敬的在一旁奉茶。

    一眼瞧去, 只见屋子里满满当当的皆是人。

    沈毅堂步子不由一停, 只眯着眼,看了那苏媚初一眼微微蹙眉,随即面无表情的沉声问着:“你怎么寻到这里来了?”

    苏媚初见了那沈毅堂面色似有不虞, 倒也丝毫不见恼意。

    面色同样淡淡的道着:“今日宫贵妃娘娘派人前来召唤, 命你我即刻入宫,我瞧着时辰不早了, 以免耽搁了入宫的时辰,令娘娘久等便不好了,这才特意绕了道过来的, 等着与爷一道入宫——”

    苏媚初说这话时,面色淡然,说完,只端着茶放到嘴里吃了一口,便无多话了。

    沈毅堂听闻宫召唤,沉吟了派片刻,便见那苏媚初将手的茶随手递给了一旁的心柳, 淡淡的问着:“爷,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不知爷那边是否已经妥当了不曾,娘娘传话说命咱们二人在宫用午膳,去晚了,怕是不妥。”

    苏媚初话音将落。

    便见外头素素亲手端着一碗药膳进来了,后头还跟随着一名小丫鬟,手端着一个托盘,上边托着一罐冒着热气的药膳,及两小碟精致的点心。

    走到厅子里,瞧着这突如其来的阵仗,一时,忙止住了步子。

    素素面上诧异,一抬眼便瞧见坐在主位上的那名年轻的贵妇,一时,联想到春生这段时日的近况,心顿时涌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莫非此人——

    顿时,心一紧。

    沈毅堂见素素端着吃食进来,便知定是特意为春生准备的,见素素立在门口,一时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下,看了她一眼,沈毅堂便对着素素道着:“送进去罢···”

    素素看了他一眼,又睁着眼看了端坐在那里的苏氏一眼,眼微闪,随即,也不见对那沈毅堂回礼,直接抿着嘴面无表情的越过了他,往里头卧房去了。

    倒是身后跟着的小丫鬟战战兢兢的,经过那沈毅堂身边时,紧张的朝着他福了福身子,这才赶紧提着步子跟上了素素一同往里头去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

    沈毅堂面色并不异样。

    倒是那头苏媚初及身后的思柳、心柳瞧了,心微微诧异。

    苏媚初抬着眼,往里头卧房方向瞧了一眼,握着帕子的手轻轻地捏紧了一下,眼若有所思。

    却说在这卧房里头,春生立在了窗子前站了许久,外头厅子不断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进来,不过,却听不大真切,不过,猜想得到该是有不小的阵仗吧。

    莞碧站在春生身后默默地看了一会儿,随即,走过去,顺着她的视线往外瞧去,外头摆放了许多盆栽,还有些花异草,景致不错,便是连着这些,也是照搬着原先元陵那斗春院里头的摆设,一丝不落。

    莞碧一时也不知该要说些什么才好,犹豫了一番,问着春生:“太太今日过来了,春生,你要不要···要不要去给太太请个安?”

    毕竟那苏氏乃是正房,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且苏氏牢牢地掌控着五房的家权,若是往后春生入府的话,少不得将要与之共处的。

    虽说春生现如今这身份大有改变,乃是官宦之后,又深得那主子爷的宠爱,可是任凭在如何受宠,人家正房太太的身份摆在了那里,总归是如何都越不过的啊!

    春生听了莞碧的话,倒是淡淡的笑了笑,笑容极淡,淡得仿似不存在似的,只低声道着:“按着礼数,我该是要去与她请个安的,可是——”

    春生扯了扯嘴,只喃喃道着:“此番还是算了罢,横竖并非什么令人愉悦的事情,没必要此番出去膈应人——”

    春生嘴里的礼数,并非后院那档子妻妾关系,而是,因着旁的渊源。

    莞碧见春生如此说来,便也未曾多言了。

    一时,素素端着药膳从外头进来,整张小脸都皱起了,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

    春生瞧了,便知她还是皆是知晓了,怕是在为她不平吧。

    也不多言,只端着碗,不紧不慢的一口一口吃着素素为她亲手熬的药膳,许是,身子不适,胃口不大好,只见素素寸步不离的盯着她,春生无奈的笑着,亲自一勺一勺的舀着吃完了。

    不多时,只听到外头的声音小了些了,没一会儿,司竹进来禀告着:“姑娘,爷命奴婢与姑娘传话,说他入宫去了,约莫晚膳前方才归来,爷命院子里留了晚膳。”

    言下之意便是会回来用晚膳,让春生等着他。

    春生闻言微微愣了下,随即淡淡的道着:“我知道了···”

    春生小日子一连着来了五日,这几日倒是时常拘在了屋子里,哪儿也没去,大部分时间皆是在睡,偶尔天气好的时候,领着素素几人到园子的走一走,或者到那被那一方水榭包围的凉亭里赏赏荷花,纳纳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