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31节

作品:《斗春院

    身后的杨二见状,便冲着福嬷嬷道着:“劳烦这位嬷嬷进去通报家主一声,便说咱们主子想要进去拜访一番。”

    福嬷嬷瞧了瞧沈毅堂,又回过头来看了张婆子一眼,便见那张婆子手撑着根拐杖缓缓地走了过来。

    张婆子走到福嬷嬷跟前,只强忍着心里的慌张,故作镇定的朝着那沈毅堂道着:“沈老爷今日怕是要白跑一趟了,如今这座庄子里就住着老婆子我一个,再没得旁人了。”

    沈毅堂闻言,微微眯起了眼。

    杨二闻言,只笑眯眯的嘴甜着道着:“老太太,你就甭打趣了,前脚春生姑娘在府说想家了,这才收拾的东西回的家,咱们主子可是时时刻刻念叨着姑娘,您老瞧瞧,这不,咱们主子刚忙完公务就立马马不停地的追随而来了,不过是想着进去拜访一番,老太太,您就让咱们进去吧——”

    张婆子听杨二这般说,顿时愣住了。

    只目瞪口呆的看着杨二,不可置信的问着:“你说咱们春儿住在了你们府——”

    张婆子有些难以置信,她只晓得这段时日春生一直并未曾着急,还以为是在城里头办置了宅子,住在城里头了呢。

    随即,联想到之前元陵老家的那一遭糟心的事儿,又想起早些日子春生胸有成竹的安抚,一时,心里头便敞亮了。

    张婆子面上只有些复杂。

    这个傻丫头啊!

    沈毅堂只眯着眼,看着张婆子一眼,心清明,知晓张婆子怕是还并不晓得其的缘故。

    半晌,只淡淡的对着她道着:“晚辈今日乃是过来接人回府的,顺便拜访一番故人,还请老太太莫要阻拦!”

    语气淡淡的,不过,带着些许敬意,比以往的面色要缓和了许多。

    张婆子沉吟了片刻,只忽而叹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盯着沈毅堂瞧了许久。

    半晌,这才如实道着:“春儿她现在真的不在家里,她们一家四口早已经离开京城了!”

    张婆子话音一落,便瞧见对面的年轻人只猛地抬起了眼看着她,那眼神瞬间涌起一丝阴霾。

    张婆子见状一愣。

    只立马解释着:“是这样的,今日早起咱们便收到了远从那扬州传来的家书,原是春儿那曾祖母过了,家里头便匆匆忙忙的欲去通知她,恰逢她刚好回了,得知了此事,一时伤心欲绝,她们一家四口便立马赶着去扬州了——”

    哪知,那沈毅堂听了解释,怒气丝毫未曾熄灭,然而整张脸板起来,便是连着额头上的青筋都将要蹦起了,双眼隐隐发寒。

    沈毅堂此生最忌讳的便是“不告而别”这四个字,无论任何缘由,满心满脑的怒火上涌。

    一时,出了院子,随着拉着马车身后一匹马的缰绳便要上马。

    还是一旁的心腹杨朔见状,只抖着胆子劝着:“爷,您这是要去哪儿,如今这京城里头形势乱得紧,正是最危险的时刻,您可万不得离京啊——”

    沈毅堂闻言,身子一顿,拉着缰绳的手用力勒紧了,指骨发白。

    只板着一张脸。

    僵在了马背上没有动。

    许久,这才从腰间取了一块玉佩递给了那人。

    对着他冷声道着:“你现在马上到曹裕直手领一支最精悍的护卫,暗护送她们一行前往扬州!”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切忌,不得有任何闪失。”

    杨硕听了,立马恭敬的应着:“小的立马前去。”

    说着,接过沈毅堂手的玉佩,便上了马,立马飞奔而去。

    而沈毅堂双目目送那人离去,许久,这才慢慢的地收回了视线。

    只忽然间缓缓地闭上了眼。

    再一次睁开眼时,眼的阴霾已是渐渐地平息了。

    只忽而几不可闻的道了一声:“现在这个时候,离开京城也好——”

    省得令他分心。

    沈毅堂伸手揉了揉眉心,眼有些疲惫,却是带着一丝坚毅。

    却说,春生一行四人,因着方叔与自个的爹爹每日轮流驾着马车,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赶路,比想象速度要了几日。

    因着蒋家长子长孙亦是外放在外做官,蒋家得等着长房一行人回来吊孝。

    是以,春生一行人赶到扬州时,曾祖母还并未曾下葬。

    只用特制的棺木存放着尸身,灵堂摆放了许多冰块,尸块并不曾腐烂。

    所幸,终是赶上了,能够瞧见到曾祖母最后一面。

    老人家走得非常安详。

    蒋家整个府虽挂满了白绫,府上下却并不见得多么哀痛。

    毕竟老祖宗人事已高,老祖宗走之前便已经预感到了,将尚且在府的一应子孙都唤到了床榻前,已经交代好了身后事儿呢。

    老夫人交代了,身后事得从简,然后便又交代了必须得所有人到齐后,方能够下葬。

    希望能够全了大家的念想,其重点点了林氏的名。

    春生随着林氏守在灵堂前一同守了整整三日。

    这一日老祖宗安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