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33节

作品:《斗春院

    林氏瞧着,这才知道为何自己打小便没有去过外祖母家了,只时常从母亲嘴里念叨着呢,原来这里头还有着这样的隐情。

    心不由有些心酸,为着蒋氏,也为着蒋母。

    随即,便又从信封里发现了一张地契,林氏瞧了不由一愣,竟是原来那林府的地契。

    林父当年喊冤入狱,却并非什么谋逆的大罪,并不会牵连林家,只当年林家父母相继过世,只剩下了个十二三岁还失踪了的幼女,林家诺大的府邸便落入了宗亲手。

    这十几年来,林氏一族彻底败落,林府已被几经发卖,春生已私下打探过好几回消息了,均是无功而返。

    却没有想到竟是重新回到了老祖宗手里,怕是废了不少心的吧。

    往事如烟。

    春生接过林氏的信件,看了后,心便有些复杂。

    竟没有想到蒋家与苏家,与林家还有着这样的一层渊源。

    蒋老爷坐了一会儿后,便道着:“好了,你们好好用饭吧,饭菜都已经凉了,有什么咱们往后再说吧···”

    又留着林氏一家定要在府久住。

    林氏告知其将要为老祖宗守孝半年。

    蒋老爷听了一愣,沉吟了片刻,只对着林氏沉声道着:“云儿有心了···”

    倒是并未曾劝阻。

    说罢,正欲起身,却忽而瞧见了坐在一旁未动的苏夫人,这才忽然想起来。

    便问着苏夫人:“对了,你今日过来是有何要事不曾?”

    所有人的视线便朝着那苏夫人瞧了去。

    便瞧见待进了门后,一直安静听着他们说话的苏夫人此刻忽而从椅子上起了身,只忽而朝着春生这边走了过来。

    春生微愣,苏氏已经走到了春生跟前,只含笑着瞧着春生。

    忽而伸手一把拉着春生的手,对着舅姥爷与林氏二人笑着道着:“瞧瞧,这张小脸生得多么的俊俏,尤其是那双眉眼,简直与二姐生得一般无二,难怪母亲这两年时常念叨着,说是这一众小辈,最是疼爱你了,还要托咱们为着春儿找个如意郎君呢?”

    说到这里,只对着蒋老爷道着:“你平时里扬言最疼爱春儿,这件事儿,你这个做舅姥爷的是不是得替着她张罗张罗?”

    蒋老爷闻言,面上不由有些尴尬,只笑着道:“这种事儿委实不是我这么个大老爷们所擅长的,不过,我门下倒是有几个优秀才俊,届时,我便留意看看——”

    苏氏闻言,只呵呵笑了几声,随即便又伸手用帕子捂住了嘴。

    半晌,这才冲着蒋老爷道着:“就知道这事儿靠你定是靠不住的,这不,还是母亲英明,母亲知我平日里是个闲不住的,爱走动,认识不少优秀的青年才俊,临走之前,还特意与我嘱咐来着,要为其择一上好的佳婿呢,按理说,母亲刚走,不便提及此事,只是,此乃是母亲临终前的遗愿,我便有些迫不及待了。”

    说到这里,只忙拉着春生的手,走到了林氏的跟前。

    面上含着笑,道着:“春生今年已经十六了吧,是个大姑娘了,咱们都是做母亲的,我当知你心意,嘉云放心,我定会替春儿好好挑选挑选的,这整个诺大的扬州最不缺的便是青年才俊了,即便这扬州没有合意的,咱们还可以去京城挑选是不,春儿她表姨便在京城呢,放心,春儿生得这般绝色,想要找什么样的人家找不着,这件事儿就包在姨母手上了。”

    林氏闻言,面上微微一愣,随即很便恢复了神色,看了一旁的春生一眼,道着:“如此,便有劳姨母了。”

    苏夫人笑着,道:“我是你姨母,算是你半个母亲,你娘亲走得早,你们一家子的事儿,我自然该多上心些才是,横竖咱们都是自家人,嘉云莫要这般客气。”

    说着,又拉着春生的手好是一通夸赞着。

    末了,临走前,忽而又止住了步子,只忽而又对着春生道着:“对了,你表姨就在京城,往后你若是回了京城,定要到你表姨那里多去走动走动,咱们一家人,切莫生分了——”

    这一番话说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春生面上不知是何表情,只强自挤出了一道笑。

    苏夫人便随着蒋老爷一道,施施然的离去了。

    这一顿饭用得有些食之无味。

    春生饭后,林氏许是怕春生听了苏夫人那些话,心有些难受,只强自忍着倦意特意到春生屋子里与春生说了会儿话,要她莫要想太多。

    春生只笑着道:“娘亲,莫要担忧,我早有这个心里准备,不会往心里去的。”

    林氏,闻言,便点了点头,只忽而将方才信的那张地契交到了春生的手,春生接了。

    却见林氏直勾勾地盯着春生,忽而开口问着:“春儿,老实与娘亲说,你是不是正在私下查着当年林家的事儿···”

    第213章

    春生立即抬眼, 定定的看着林氏。

    好一会儿。

    这才如实道着:“是的。”

    林氏闻言, 神色复杂, 许久都没有说话。

    春生沉吟了片刻,继续道:“虽然娘亲从未主动提及过林家的过往, 但是毕竟那桩事儿特殊,只要略为留心, 便可以打听得到, 也可以猜测到其的隐情。既然明知事有内情, 如何能不去打探呢?只是时间过去太久了, 暗自走访了几个月却是无甚进展——”

    说到这里, 春生只抬着眼看着林氏。

    拉着林氏的手道着:“娘亲, 我深知, 其实这桩事儿一直是您心里的一桩心事儿,你嘴上不说,无非是不想令咱们受险罢了,可是, 娘亲, 您要想想, 倘若当年的事儿真的是另有冤情的话,咱们岂能坐视不理, 平白令外祖父冤死狱呢?无论于林家、还是于外祖父, 皆算是不终不孝,我陈春生虽是女子,却是如何都做不出这般不忠不孝之事的, 此乃其一。”

    “再者,往后晋哥儿长大,若是有朝一日能够考取功名,进入朝廷入侍为官,咱们也定要为他扫清前头的障碍,还他一条干净平坦的路不是?”

    春生说这话时神色虽淡淡的,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林氏见状,双目微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