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35节

作品:《斗春院

    只疑惑着问:“妹妹是说的苏家么?咱们何时要去苏家?不好意思,钰瑶妹妹,我今日方才从外头回来,尚且还一时不知所为何事···”

    蒋钰瑶听了脸顿时有些红,只小声的道着:“是我心急了···”

    春生笑了笑。

    便见蒋钰瑶红着脸朝着春生解释着:“是今日苏府送过来的拜帖,特意邀请咱们七日后到苏家参加赏荷宴,这乃是苏家每年都会办的宴会,极富盛名,届时还会邀请许多扬州有头脸的人家到访,非常热闹的,往日里我都是一个人去的,所以这一回难得瞧见姐姐在此,便厚着脸皮过来邀请姐姐一道了···”

    春生闻言,心微微一沉,见那蒋钰瑶满眼期待的看着她。

    沉思了片刻。

    春生只不动声色的问着:“钰瑶妹妹,曾祖母刚走,咱们此时去参宴···会不会不大适合?”

    蒋钰瑶闻言,忙摇着头道着:“姐姐莫要担忧,我问过母亲了,母亲说长辈们此番怕是不会去了,便特意让咱们小辈们走一遭的,咱们是小辈们,过去无碍的,反正是自家亲戚家里。”

    蒋家与苏家两家走得极近。

    春生想了一下,便道着:“既然如此,届时若是去的话,咱们便一道吧。”

    蒋钰瑶闻言面上顿时一喜。

    两人又聊了会儿。

    蒋钰瑶只觉得与春生亲近了许多。

    两人分别后。

    春生便直接回了屋,果然,便瞧见桌子上摆放着一张苏家的请柬。

    联想到那人苏夫人说的话,春生心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不会是要借此机会替她挑选夫婿吧。

    虽然那苏夫人仅仅只是位姨姥,直接跳过了林氏,要为其择婿,显然是有些越俎代庖了,即便是打着曾祖母的幌子。

    明显是别有用心的。

    不过,虽是替着她挑选,却也并不能替着她做决定。

    若是真的借此机会将她嫁出去了,自然是桩好事。

    若是不能,怕也是够替她添堵了吧。

    春生确信,这位苏夫人定是知晓她曾与那沈毅堂的事儿吧。

    只不知,她与那沈毅堂此番重逢的事儿,倒是知不知晓了。

    春生面上虽淡淡的,实则心里头到底是有些烦闷的。

    牵扯到这样的是非里头来,她终是不想的。

    毕竟,若是真的深究起来,她才是介入者,不是么?

    一时,只将请柬拿在手打量了片刻,便随手放在了一旁。

    第214章

    七日后, 春生与蒋钰瑶一同去苏家参加赏荷宴。

    蒋家因着老太太刚过世不久, 尚且还在守孝期间, 府节日与重要的日子均是一切从简,也基本谢绝了一切宴请。

    只因与苏家关系亲近, 此番赏荷宴便点了小辈去露个脸。

    苏家乃是扬州的名流世家,大俞开朝时第一位科举状元便是出自苏家, 祖上曾出过正二品大理院正卿, 出过一方太守, 曾乃是苏州颇有名望的名门望族。

    苏家历来从。

    只是这物极必反, 一个朝代, 一个家族终归不可能永远长盛不衰, 苏家曾差点卷入一场夺嫡风波, 所幸及时抽身,保住了整个家族的性命,却也因此受到了些许牵连,曾黯淡了数十年。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到底有着上百年的家族底蕴, 熬了几十年, 复又起复,到了上一辈竟然出了一名武将, 便又开始了家族振兴之路。

    这些皆是在去往苏府的路上, 蒋钰瑶有意无意说道给她听的。

    其实春生对于这些并不怎么感兴趣的,她不过是来走个过场而已,不过见蒋钰瑶说得津津有味, 便也开始认真的听了起来。

    其实关于扬州苏家,曾在元陵府当差的时候,便已听到旁人议论了个底儿朝天。

    能够与沈家联姻的,定是簪缨望族,这皆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并不足为。

    蒋钰瑶起初还有些生涩,不过与春生熟络了起来便渐渐地放开了,十六岁的人的,竟还有些小孩子气儿,单纯可爱得紧。

    两人均是作一身素净装扮。

    春生穿了一身简单的玉色衣裙,头上仅配了一只玉钗,瞧着过于素净了,不过那面料细瞧下来却是柔滑无比,在阳光的照耀下可浮现若有似无的金色纹理,有眼力劲儿的人一眼便知定是上等的雪缎,虽简却并不寒酸。

    蒋钰瑶明显要比春生精细些,穿了一件浅黄色的薄莎裙,描了弯弯细眉,面上上着淡妆,头上戴了一只精致玉簪,素净下却明显透着着精细之处。

    二人入府时,便立即有专门的丫鬟过来引路。

    整个府邸大得没边,七绕八绕的,远远地便闻到了淡淡的荷花香。

    赏荷宴,顾名思义,定是观赏荷花准没错了。

    果然,没过多久,待绕过了假山,便瞧见不远处出现了一座诺大的池子,映入眼帘的便是满池皆是盛开的荷花,池子四周皆是浓密的垂柳,远远地瞧着一片红红绿绿,美不胜收。

    蒋钰瑶在一旁适时的道着:“这一池荷花美吧,这可是苏家有名的景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