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36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瞧了一会儿,便如实点了点头,道着:“嗯,确实很美。”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样的美称到底不是白来的。

    她虽也是江南人士,但是元陵的风土人情与苏杭到底还是有着极大的不同。

    譬如,这穿戴的风格。

    譬如,不远处的亭子里,男女之间虽分开设宴,可这未出阁的女子尚且可与男子出现在一处吟诗作画,相互鉴赏,民风显然比元陵要开放许多。

    丫鬟直接领着春生二人往苏夫人那边去了。

    两人许是来得较晚,一路被引着过去时,便发觉好些人都顺着往她们二人这边瞧了过来。

    春生虽并不曾参加过这般贵人之家的贵族宴会,但原先在沈家时,随着那苏媚处曾操持过老太爷的寿宴,这两年游历时也曾见识过一些市面的,倒也并不觉得唯唯诺诺。

    只目直视,从容不迫的随着往里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觉得四周隐约安静了许久。

    春生与蒋钰瑶来到了亭子里,这才发现亭子里设了茶宴,摆放了许多点心,长辈们吃着茶,正在鉴赏晚辈们写的咏荷诗呢?

    春生与蒋钰瑶拜见了苏夫人,便瞧见那苏夫人竟亲自起身迎着,一手牵着春生,一手牵着蒋钰瑶,拉着二人亲自在她身边坐下,嘴上笑呵呵的道着:“总算是来了,来坐下,歇歇凉···”

    只忙吩咐着丫鬟们端茶过来,竟然亲自端着递给了春生。

    在场的各位夫人瞧见苏夫人对这二人如此亲近,纷纷有些诧异,皆乃知晓其一个是那蒋家的二姑娘,至于那另一位么?

    春生生得这般绝色,几位夫人均是好的打量着,便是外头的有些公子小姐也纷纷探着眼往里头瞧着。

    下头的几位夫人纷纷对视几眼。

    便瞧见其一位官员夫人只笑吟吟的道着:“这位小娘子生得可真是俊俏得紧啊,怕是得将这满池的荷花都给比下去了罢,苏夫人,您府何时添了这样一位貌美的千金,竟然藏得这样深,往日里竟也不见请出来?”

    说着便紧着夸赞着,又问春生的名讳,芳年,旁敲侧击的问着有无婚配之类的。

    苏夫人闻言笑着道:“我可没得这样的福气,府若是真的添了这样水灵的小娘子,如何会藏着,怕是恨不得日日带在身边才好啊,这乃是家姐的亲外孙女,亦算作是我的外孙女吧···”

    说到这里,只忽然侧过头瞧了春生一眼,只忽而笑着道着:“我这外孙女自幼在元陵长大,若是将来有朝一日能够嫁来咱们扬州,那我倒是欢喜得紧啊···”

    见苏夫人这般说着,便瞧见下头有几位夫人顿时双眼一亮,双眼顿时不错眼的盯着春生瞧着。

    春生抬眼瞧了在座众人,只面上扬着淡淡的笑,伸手捏着手的帕子,微微捏紧了。

    倒是其一位夫人盯着春生,忽而好的问着苏夫人,“咦,蒋家原先的两位姑娘一位留在了扬州,一位不是嫁到了京城么,怎么没听说哪位去了元陵啊,便是嫁到了京城的那位,得的千金也不过与苏家的大姑娘媚初姑娘一般大小么,没见说何时得了个这般大的孙女啊···”

    这位夫人这么一说,便见其余人也纷纷点头,眼有些好。

    苏夫人见状,面上的笑意不由淡了淡,许久,只笑着道:“这乃是我二姐嫡亲的孙女。”

    苏夫人话音一落,便见四周陡然一静。

    当年那蒋家二小姐的事儿,在整个扬州可不算是什么秘密。

    为此苏蒋两家差点闹得水火不容,据说,那位二小姐可是被生生的赶出了蒋家,此事,在当时可是被闹得沸沸扬扬的。

    一时,众夫人面上的表情忽地变得微妙了起来,已是不如原先那么热情了。

    苏夫人见状,随即便道着:“好啦好啦,听咱们这些个老家伙说话定是会觉得无聊罢,钰瑶,领着你春生姐姐去赏荷花去吧,外头的小姐们正在赏花作诗了,你们也一同去热闹热闹吧。”

    钰瑶早早便坐不住了,听了,立马领着春生出了厅子。

    待一出了厅子,春生面上的笑意瞬间便消失殆尽。

    她原先还以为这苏夫人是要想着法子将她给嫁出去的,只今日这般看来,怕是她想的过于美好了些。

    钰瑶邀请她一块儿过去赏花作诗,春生只摇摇头,嘴里笑着道:“我并不擅长此道,钰瑶妹妹你去玩吧。”

    钰瑶大概亦是晓得她曾经的出生,便点了点头,不做为难。

    春生只身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处,立在荷花池旁,静静地瞧着池子里美丽的盛开的花朵。

    不知为何,脑海竟一时想起了那苏媚初。

    她与那苏媚初的交集虽并不多,可是不知为何,春生心对她的印象,却并不算太坏,她是正房太太,只要她想,原先在沈家时,她便是有一百种法子来膈应、惩治她的。

    然而她却并没有,甚至,在她与沈毅堂在一起的那几个月里,她甚至没有过来找过她一次麻烦。

    想到这里,春生的神色只有些复杂。

    在池里边只立了许久,正欲转身,只忽而听到身后想了一道男子的声音笑眯眯地响起:“前头那么热闹,姑娘怎么不过去一起玩玩,一个人站在这里多无聊啊?”

    春生闻声转身,便瞧见一个穿着金色华服,约莫二十岁左右的男子站在了春生身后不远处的地方,面白,相貌等,体型微微偏胖,不算难看,但也不算多么好看,只笑起来双眼笑眯眯的,有股子纨绔的味道。

    春生见识过的纨绔多了去了,沈毅堂乃是她所瞧见的第一人,可是,怪,沈毅堂最初的时候虽并非她所喜,却并不觉得恶心。

    可往后所见到的每一位纨绔子弟,总会令人有种色眯眯的感觉,无端令人恶心厌恶。

    春生不过是扫了一眼,便立即收回了视线,只觉得多瞧一眼,都会令人心难受似的。

    当做未曾瞧见似的,直接绕过了此人,便要离去。

    却见那人身子往春生跟前一档,只笑眯眯的道着:“姑娘是要到前头去嘛,我正好与你一道好么?”

    嘴上虽是这般说着,身子却是拦着春生,不让她走。

    第215章

    春生停下脚步, 嘴里淡淡的说了一声:“请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