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37节

作品:《斗春院

    却见眼前之人面上的笑意愈加深了, 只用扇子挑起了春生的下巴, 轻佻的看着春生,嘴里油腔滑调的笑着:“若是本少爷不让呢?”

    然而下一瞬间, 只见原本那位嚣张的少爷忽然间用双手捂住眼睛,痛苦的一连着往后退了几步, 嘴里发出痛苦的忽痛声儿。

    春生淡淡的瞧了一眼, 几步绕过了那人往后去了。

    这两年遇到过这类人多了去了, 便已处理的得心应手了。

    身后还在不断传来似痛苦, 又似恼怒的告诫声, 嘴里趾高气昂的道着:“你个小丫头片子, 你知道本少爷是谁么?小爷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因着这边位置偏, 少有人注意到这边,倒也无人发觉。

    春生未作理会,只匆匆的离开了。

    却不想,在前头小径上与一端着托盘的丫鬟撞了个满怀, 托盘里的点心都给了撒了一地。

    那丫鬟忙不迭跪下与春生磕头认错, 只埋着头, 一脸紧张的道着:“奴婢不是有意冲撞姑娘的,求姑娘开恩, 绕了奴婢吧···”

    春生见状, 微微皱眉,嘴上淡淡的说了声无碍,正要弯腰将地上的丫鬟给一把扶着起来。

    却见跪在地上的那丫鬟只忽然间猛地朝着地面死命磕头。

    身子一时竟战战兢兢的。

    嘴里不断惊恐的求饶着:“姑娘, 您行行好,就绕了奴婢吧,奴婢真的不是故意冲撞您的,奴婢给您磕头,给您认错,求您,求您绕了奴婢吧···”

    小径上皆是石子铺成的。

    那丫鬟只匍匐在地面上,不断用力的磕着头,没多久,那小径的石子面上便已然开始沾上了丝丝血迹。

    因着这边动静较大,又紧挨着那头正在赏花作诗的人群,没一会儿,便将人给惊动了,所有人听到了动静,纷纷瞧了过来。

    脚下的人还在不断在磕头求饶着。

    春生见状,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那头蒋钰瑶见状,立马赶了过来,只忙问春生这里是发生了何事。

    春生见状,只淡淡的道着:“我也还未曾弄清楚状况,分明是我撞人在先,只不晓得缘何被撞之人忽然间拼命向我求饶,钰瑶,难道我瞧着像是那般凶神恶煞之人么?”

    春生这般说着,却见脚下的丫鬟身子一顿。

    钰瑶见状,微微沉吟了片刻,只立马对着趴在地面上求饶的丫鬟道着:“你这是在做什么,还不些起来,若是扰了前头贵人们的兴致,看谁绕得了你···”

    原本正在磕头的丫鬟闻言,只战战兢兢的停住了动作,嘴里感激道着:“多谢姑娘饶命——”

    一时抬起了太,只见额前早已被磕破了皮,渗着血,一时,瞧着有些吓人。

    那丫鬟抬头,一时瞧见了春生,却是像见了鬼似的,身子不由往后一倒,只一脸不可置信的指着春生道着:“你是···你是春生姑娘?”

    春生不由一愣,还未曾反应过来,却见那名丫鬟面上的神色忽然间由畏惧变成了愤恨。

    只忽而伸着手指头指着春生言辞厉色的道着:“你怎么寻到咱们苏府来了,难道你将咱们小姐害得还不够么?咱们小姐待你不薄,你···你竟然背着咱们小姐勾引姑爷,你···你简直太不要脸了···”

    那丫鬟一时变脸太,而嘴里道出来的话令人过于诧异,钰瑶尚且还是个小姑娘,听到“勾引姑爷”“不要脸”这样的词儿,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而不知何时,那些原本正在赏花作诗的人纷纷走了过来,皆是些官宦小姐,见状不由纷纷议论了起来。

    原本因着春生貌美,只觉得被一把给比了下去,便有还些小姐私底下在偷偷地打量着,这会儿在面上一个个均是露出了鄙夷之色。

    又见春生穿的素净,一身寒酸样子,原本心的钦羡荡然无存,只剩满身的优越感。

    春生扫视了一下四周,见人都往这边围了过来,瞧着热闹似的,眉头微微皱起。

    只随口问着那名丫鬟:“你是何人?你如何识得我?你此番如此言辞厉色的指控我勾引你们的姑爷,可是有何证据不成?”

    那名丫鬟闻言,只满脸愤恨道着:“我乃是苏家大小姐跟前的丫鬟,三年前随着咱们小姐一同前往那元陵姑爷家侍奉小姐,我如何不认识你,你可是那沈家世代的家生奴才,你都背着咱们小姐爬上姑爷的床了,这难道不是证据么?”

    那丫鬟话音将落,却见四处一片哗然。

    纷纷指着春生议论纷纷了起来。

    春生却是只冷笑着道着:“哦?你说你曾在元陵沈家侍奉过你家小姐,那么想必你对那沈家定是熟悉得紧了,那你可知你家小姐住的是哪座院子,沈家府里头还有哪些主子?你既然口口声声的说认得我,那我问你,你可知我是何时入的沈府,在沈家哪个院里当的差,每日当差乃是做的何事不曾?我不是沈家的家生奴才么,咱们在同一处府里当差,所有的一切,想必你自然是一清二楚吧?”

    春生如此咄咄逼问,只见那丫鬟面上有些慌,嘴里却是狡辩道着:“你···你问这些不相干的做什么,你休得要转移话题,当年在沈家,咱们小姐乃是沈家五房的当家太太,而你却只是名小小的跑腿丫鬟,咱们小姐待你不薄,却不想,你却恩将仇报,不过是凭着自己尚且有几分姿色,小小年纪背地里竟然做出那种恬不知耻的勾当,你不但爬上了咱们姑爷的床,竟还日日勾得咱们姑爷迷住了眼,疏远了咱们小姐,你可真是个不要脸的,现如今你还跑来咱们苏家做什么,莫不是害得咱们小姐害得不够,还要跑上门来耀武扬威不成,我与你说,咱们苏家可不是当年的沈家,岂会令你为所欲为——”

    春生闻言,只眯起了眼。

    四周议论纷纷。

    一时,这边的动静实在弄得太大,竟然将里头厅子里正在品茶聊天的长辈们都一把给惊动了。

    只见苏夫人领着一行人正往这头赶了过来,四周的人纷纷让出了一条道。

    苏夫人走近,便瞧见春生正在与府上的一名丫鬟起了争执。

    春生立着,那名丫鬟跪坐在地面上,额头渗着血,一脸的狼狈。

    苏夫人不由眯起了眼,还未问其缘由,张嘴便是训话丫鬟,神色严厉的道着:“绣芝,还有没有礼数,还不些退下,咱们苏家的脸面今日都让你给丢尽了——”

    那名唤作绣芝的丫鬟闻言神色有些惊慌,可是面上又含着委屈,只鼓起了勇气道着:“夫人,您可知,这个唤作春生的便是当年背着小姐勾搭姑爷,害得咱们小姐受了莫大委屈的那个贱蹄子啊?”

    绣芝只伸着手指头指着春生,言辞凿凿的指控着。

    苏夫人闻言一愣,随即,只抬着眼神色复杂的瞧着春生。

    许久,只叹了一口气,却是眯着眼严厉的看着绣芝,道着:“胡闹,春生乃是咱们府的客人,岂能任凭你一口一句“贱蹄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