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38节

作品:《斗春院

    顿了顿,仿佛语气又是一松,便又叹了一口气,嘴上只道着:“你家小姐乃是春生的表姨,她如何会做出那些个对不起她表姨的事儿,休得在这里胡言乱语,还不些退下——”

    绣芝满脸委屈唤着:“夫人——”

    苏夫人双眼随即一瞪,面上泛起了一丝恼怒,只复又厉声道了一句:“退下——”

    绣芝身子一缩,满身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似乎瞪了春生一眼,便要退下。

    却忽然听闻一道淡淡的声音,道着:“慢着!”

    淡淡的两个字,似乎有叠音,像是两个人同时说出了的似的。

    绣芝一回头,便瞧见身后的春生正缓缓地朝着她走来。

    而春生走了几步,忽然抬着眼,直往那绣芝身后瞧去。

    面色微微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一时,停住了步子,立在了原地。

    只见不远处,那人穿了一件蓝色的长衫,面色白净,生得眉清目秀,瞧着年纪约莫二十几岁,五官干净舒服,不过面色却是淡淡的,微微透着些许疏离。

    那人乃是曾经的在元陵的故人,后来在游历途又遇到过几回的···小徐大夫。

    猛地一时瞧见了他,春生面色微微诧异。

    却见那小徐大夫慢慢的走了过来,只朝着苏夫人行了个礼。

    嘴上冲着众人淡淡的道着:“在下徐清然,乃是济世堂的东家,恰好当年与元陵沈家走得近,恰好又识得眼前这位春生姑娘,她曾乃是沈家的奴才没错,不过早在几年前便已经被赎身离府了,还是当年江南巡抚江夫人做保,沈家老夫人亲自放行的。”

    说到这里,这位徐大夫面上淡淡的笑了笑,道着:“这位春生姑娘眼下瞧着不过十五六岁左右,早几年前离府的时候怕是只有十岁出头吧,尚且还是名不知世事的小丫头片子,如何懂得勾引人呢?我本不是个爱管闲事之人,不过方才瞧着眼下这个唤作绣芝的丫鬟说话有些信口开河,委实不符合实情,这才一时没忍住出来说了两句公道话——”

    说到着这里,只抬着眼,淡笑着朝着苏夫人道着:“今日这般重要的宴会,却不想竟然被这么一个满嘴胡说八道的丫鬟给破坏了,苏夫人,看来,贵府这教导下人的规矩——”

    第216章

    徐清然话语说到一半, 便适时止住了。

    这济世堂乃是江南有名的老字号了, 早在两年前, 徐家长子徐正卿,也就是这徐清然的父亲, 已被考核通过,被正式提拔进入了太医院。

    是以, 这济世堂的声望一时水涨船高, 愈加受人拥戴。

    众人一听原是那济世堂的少东家, 所说道的话便也凭添了几分信服。

    而此番这徐清然之所以出现在扬州苏家, 原是家姐将要生产, 便特意过来探望。

    徐清然的长姐便是那这苏府的长孙媳妇, 也就是这苏夫人的长媳, 只是这长子却并非出自苏夫人的肚子里,而是原先苏将军的原配夫人所生。

    这世家大族里,关系往往错综复杂,盘根错节, 算不得稀。

    苏夫人见徐清然这般说着, 相交握在腹部间的手微微握紧了几分。

    半晌, 面上却是扬着笑,道着:“清然说的极是, 今日倒是令诸位见笑了, 看着咱们府里的规矩怕得改一改了···”

    说到这里,只微眯着眼,冲着一旁的贴身嬷嬷使了个眼色。

    只见那嬷嬷立马会心的点了点头。

    于此同时, 苏夫人忽然之间朝着春生走了过来,一把拉过春生的手,放在手心里拍了拍。

    嘴上笑着:“丫头,方才那些话我是半个字也不会信的,你也千万莫要往心里去,你的人品我如何信不过,你放心,这样满嘴胡言乱语没得一点规矩的奴才,我定不会轻饶了她去···”

    说到这里,话语却是顿了顿,停了片刻,却又忽然叹了一口气道着:“只是你表姨,我的媚儿,那个可怜的孩子,当年确实是遭了罪的,不过——”

    苏夫人面上的表情忽而又是一喜,只转忧为喜的道着:“所幸啊,你表姨现如今总算是熬出头咯,现如今她与那姑爷关系已经和好如初了,自从几年前他们搬到京城以后,便愈发的亲近了,上个月你表姨来信还说来着,说咱们那位姑爷还亲自请了宫里的太医来为她调养身子呢,若是早些为我添个宝贝外孙,那我可就了却一桩心事咯···”

    苏夫人这般说着,便瞧见旁边的些个夫人立即随之附和着。

    谁让人家的女儿争气,嫁了个显贵的人家呢?

    那京城的沈家,可谓是权势滔天,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姑姑乃是当朝宠冠六宫的贵妃娘娘,姑父乃是当今的九五至尊,那可是天家的近亲。

    这扬州苏家虽是世家,可倘若不是与那沈家结了亲事,如何会在这扬州城有这般的威望呢?

    只见众人争相巴结着。

    春生听了那苏夫人的话,双目微闪着,许久,嘴里只淡淡地附和着:“表姨能如此,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苏夫人闻言,面上的笑意愈深。

    春生虽是在与苏夫人说着话,目光却是在注视着一旁的动静,见方才苏夫人授意一旁的嬷嬷,派了两个婆子过来,欲将绣芝拖下去。

    春生见状,嘴上只立即道了一声:“且慢!”

    说着,便又抬着眼看着苏夫人问着:“夫人,春生还有个问题想要问一问她?”

    苏夫人只面带疑惑的瞧着春生。

    春生唇上扬着淡淡的笑意,未待其回答,便自发走到那绣芝跟前,双目紧缩在她的面上,一字一句地问着:“你是说你三年前便随着你家小姐在沈家的揽月筑伺候么?”

    那绣芝被两个婆子搀着,闻言,面上不由有些慌乱,双目微微躲闪。

    见春生直勾勾的盯着她,目光却是带着一丝审视,又紧缩着她,双眼微微的眯着,竟一时让人无处逃似的。

    绣芝目光微闪,许久,这才结结巴巴的道着:“这···这是自然,我一直随着咱们小姐在那个···那个揽月筑伺候来着···”

    春生闻言,却是勾唇一笑:“哦,瞧我这记性,许是离开沈家好几年了,方才一时嘴竟然说错了院名,这会儿才想起,那揽月筑可是那沈家林姨娘的院子,你家小姐原来是住在凝初阁呢,只是——我这个外人一时记不清倒也情有可原,莫非,连你也记不清自家小姐住在那座院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