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40节

作品:《斗春院

    想到那张不动声色的脸,又想到那人苏夫人所说的那一番话,春生的心到底有些波澜起伏。

    目光往梳妆台上瞧了一眼,只忽而伸着手从妆匣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的方形乌木盒子,打开,只瞧见里头躺着一只素净的白玉簪子,簪子间隐隐有一道裂痕,似乎曾被摔断过,发簪的顶端,镌刻着一朵细致的春花。

    这根簪子乃是春生十三岁生辰时,沈毅堂送给她的礼物。

    曾被她一不小心摔断了,后来又被他私底下给修好了。

    三年前,从沈家离开,她什么金贵的物件也没有带,只带了这支玉簪,与他临行前送给她的那枚玉佩。

    这两年,无论是去了哪里,这两样东西始终随着带在了身旁。

    春生伸着手,细细摩挲着玉簪上的裂痕,隐隐有些扎手的痕迹。

    总归是断了,即便是修好了,也终究掩盖不了被摔断的痕迹。

    只不知,人与人之间,是否亦是会如此呢?

    这日春生与林氏商议,待林氏病好后,在过几日便要动身回京了。

    林氏欣然接受。

    倒也不是多么严重的病,许是这一段时日心思郁结,在加上林氏整日替过世的外祖母抄写经书,日日吃素食,许是身子有些羸弱,竟一时不甚感染上了风寒,有些咳嗽。

    之前吃了几日的药,仍不见好。

    这日春生带着素素出府替那林氏重新抓药,又预备备些回京时需办置的物件,蒋钰瑶见春生出府,便要缠着一道出去。

    春生欣然同意。

    坐在马车里,钰瑶问她,林氏病情如何了,要去哪个药房取药,春生只道着:“上回乃是去的那家德济堂取的。”

    说到这里,春生隐隐皱眉,道着:“只一连着吃了好几日了,仍不见好转,我正寻思着要不要请名大夫过来瞧瞧···”

    起初只是小小的风寒,现下瞧着倒像是越来越严重了。

    钰瑶一听,只忙道着:“姐姐何不去那家济世堂取药,你不是与那济世堂的徐大夫相识么?我听闻那徐大夫的医术是极好的,再者这济世堂乃是百年的老字号,那德济堂哪里又比不上——”

    春生闻言,面上微微一愣,这才想起了上回在那苏府遇到了小徐大夫。

    想到以往在沈家时,他便已替她诊过病,算是故人了,又想到前几日在苏府还替她解了围,春生面上便泛起了淡淡的笑,也是,倒是可以请徐大夫替娘亲过来瞧瞧。

    只是忽而想起这小徐大夫上回能够出现在苏家,身份还是不简单,怕是不一定会出现在药房里吧。

    这般想着,便立马挑开了帘子,对着外头的方叔道着去济世堂。

    到了那济世堂,一时便瞧见抓药的人竟排着长长的队伍,生意竟是相当的好。

    春生本也算是个生意人,只连番感叹。

    取药的排着一队,问诊的排着一队。

    远远地瞧过去,便瞧见了那坐诊的竟是那小徐大夫本人,正坐在小几后,神色淡淡的在替着病人诊脉,虽面上表情极淡,却极为认真细致。

    素素在一旁取药的队伍后排着。

    钰瑶对着春生道着:“咱们去找徐大夫吧。”

    春生瞧着那徐大夫一脸认真的在问诊,想了一下,便走到了问诊这边随着慢慢的排了下来,道着:“咱们还是依着规矩来吧。”

    钰瑶双眼弯弯,嘴上忙说‘好’,凑热闹似的,也排在了春生的身后。

    许是两人装扮与寻常百姓略有不同,一看,便知定是哪家府上的小姐,引得排着队的人纷纷张望着,只春生与钰瑶两人面上皆是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倒是叫人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却依旧惹得频频投来的视线。

    那边坐诊之人全神贯注,一心只放在了诊病上,倒是不曾发觉那边的异样。

    轮到春生时,那徐清然正在整理手的银针,只垂着眼帘,将包裹银针的布裹卷起来,头也为抬的对着春生淡淡地道着:“请坐。”

    春生闻言,嘴上泛着淡淡的笑意,便在他对面坐下了。

    徐清然将东西收拾好后,便又提着笔,在一旁的记录贴上记录着什么,仍是头也未抬的问着:“说罢,病人都有哪些症状。”

    钰瑶立在身后,瞧着徐清然这样的做派,一时憋不住笑,笑出了声儿来。

    春生面上亦是带着笑,只笑着回着:“有些许头晕,手脚发凉无力的症状,倒是不见发烧,已经过了三日了,之前在德济堂取了几幅药吃了,却人不见好,反而又添了咳嗽的症状···”

    春生说到这里,便将手里的药方子递了过去,道着:“这是之前取药的药房,徐大夫请过目

    ——”

    这徐清然听到笑声时还未曾抬头,倒是听到春生开口说话时,手的笔一顿,这才抬起了眼来。

    一时瞧见了春生,面上微微一愣,嘴上只道着:“春生姑娘···”

    春生只将面上的面纱给取了下来,看着徐清然笑着道:“徐大夫,别来无恙。”

    徐清然忙将手的笔搁在了砚台上,看着春生,似乎有些尴尬,可随即马上恢复如常,喉咙里只微微轻咳了一声,见她笑着,也随着不自觉的笑着:“徐某方才失礼了···”

    又忙问着:“是你生病了么,听你方才那般描述,许是药方子未见起效,反倒是将病情越拖越严重了,来,我先与你诊脉看看——”

    说着便举起了手,欲替春生把脉。

    春生见状,一时只有些不好意思,只抿着嘴,笑着道:“呃,所病之人乃是家母,并非是我,我今日过来···其实是来为母亲请大夫的——”

    说到这里,话语一顿,随即,只抬着眼看着徐清然道着:“不知徐大夫是否——”

    原本是想要请徐大夫入府前去问诊的,许是瞧见这前来问诊之人委实过多,一眼便知一时半会儿怕是忙不过来,说到嘴边的话便又一时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