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42节

作品:《斗春院

    慌了一阵,仍无济于事,又挣扎了许久,只觉得身下一阵柔软,该是躺在床榻之上。

    春生心只有些惴惴不安,只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在这青天白日里竟然敢当众掳人,且瞧那手段如此雷厉风行,又如此稳妥,一看便知定是早有预谋。

    她来到这扬州不足一月,几乎是日日待在了蒋家未曾离府过,按理说是不会得罪什么人的。

    只除了——

    春生心顿时只有些复杂。

    她知道那位苏夫人不喜欢她,她也知道她定是知晓了关于她与那沈毅堂的事儿。

    她的不喜,春生尚且能够理解,是以,无论如何膈应她,敲打她,春生便也一直忍着,不曾真的与之撕破脸皮。

    毕竟是长辈,毕竟,她做不到那般理直气壮。

    只是没有想到,竟会——

    倘若真如自己所猜想的那般,那将她掳来,是要如何对付她呢?

    想到那日,她离开苏家时,那苏夫人隐隐发寒的眼神,春生的身子不由打了个颤。

    春生心只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不行,绝不能如此坐以待毙。

    头蹭着身下的被褥,春生只费力的撅起了身子,缓缓的将身子翻了过来,原本侧躺着,变成了整个身子趴在了被褥上。

    只因双手被绑在了身后,不过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便已是有些气喘吁吁地了。

    春生用脸与膝盖受力,蹭着床榻,只撅着身子,欲要坐起来,虽然手脚被困住了,但是她的身子较为柔软灵活,眼看弓着身子,将要坐起来了。

    正在这时,只忽然听到“砰”地一声,门被一股大力,用力的踹开了。

    春生被唬了一跳,身子一惊,一时,便又软倒在了被褥上。

    姿势有些狼狈。

    然而春生压根无暇顾忌这些,她只听到稳健的步伐声,正朝着这边一步一步稳稳地走了过来。

    倘若是被捆着仍在了地上,扔在了马车上,或者旁的什么地方,春生或许还不觉得惊慌。

    然而,她现下是被捆着扔在了床榻之上,这意味着什么,尽管不愿作此猜想,然而却由不得她不这般想着。

    步子越来越近,极沉,男子的步伐,一步一步,仿佛踩在了春生的心头。

    春生的身子不自觉的发着抖,凭着本能,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不自觉往里躲着。

    然而她的脑子还有些晕,身子还有些发软,无论如何挣扎,也不过是在原地折腾罢了。

    步伐在床榻前稳稳停了下来,隐隐察觉有人立在了床前。

    春生一时止住了挣扎,只趴在被褥上,身子有些微微喘息。

    尽管安静了下来,然而被捆在背后的两道手腕子却是被勒得泛红,甚至还蹭破了皮,两只嫩白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泄露了心的恐惧。

    屋子里有些静。

    下一瞬,只觉得那人往里头靠了过来,春生一时大惊,嘴里不断发出“唔唔”的声音,便又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然而下一瞬,只觉得一直宽大粗糙的手握住了她两只手腕子,正在替她解开绑在手腕上的布条。

    春生一愣,只不可置信似的,缓缓地停住了挣扎。

    手被松开了,又酸又麻,竟一时抬不起来。

    嘴里塞的东西也被一把取了下来。

    春生的手与嘴恢复了自由,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揉了揉手腕子。

    许是,与预想截然不同,许久,春生仍是有些愣愣的。

    半晌,只嘴里低声的道了一声“谢谢”,嘴也发酸,声音发哑。

    只撑着身子翻了过来坐着,正欲抬着发酸的手去揭开蒙在眼睛上的布条。

    然而下一瞬,自己的两只手却忽然间又被人一把给握住了。

    春生心顿时一惊,然而一抬眼,视线里却仍是一片黑暗。

    只觉得那只大掌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给钳制住了,方得以松绑的手又被重新捆住了。

    只这一次却是被绑在了床头,只将春生的两道臂膀固定在了床头,竟然将她捆在了床头。

    春生大惊,顿时整个身子开始发凉。

    只蹬着被捆住的双脚胡乱的踹着,嘴角惊恐的道着:“你要作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然而她的手被吊在了床头,双脚被绑着,任她如何挣扎,也不过如同砧板上打滚的鱼儿似的,根本无济于事。

    春生眼前一片黑暗,只胡乱踹着,随即,一只大掌摁住了她的双脚,那样强悍的力道,顷刻间,她便已丝毫动弹不得。

    另外一只手伸过来,正有条不紊的撕扯着她的衣裳。

    她本以为是要将她给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