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48节

作品:《斗春院

    然而如此淡然的声音,可是细听之下,却是带着一丝阴狠毒辣。

    下头的下属闻言一愣,只诧异的道着:“主子,那可是您的——”

    那苏家三子可是苏夫人唯一的亲生儿子,乃是那沈毅堂的内弟。

    然而后头的话语,悉数淹没在那双鸷狠狼戾的双眼里。

    而屋子外的春生闻言,亦是诧异的抬着眼往屋子里瞧去。

    恰好与屋子里头那双阴狠的双眼撞了个正着。

    春生的身子不由一缩。

    沈毅堂微微眯起了眼,下一瞬,眼底的那片阴鸷消失了个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一派幽深平静。

    只对着下属吩咐着:“退下吧。”

    自己已是起身,朝着屋外走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苏弟弟是坏银哦

    第222章

    沈毅堂的下属, 负责此次保护春生的暗卫队长从书房出来后, 猛地瞧见了春生在就在外头, 顿时一愣。

    忙朝着春生行了个礼。

    他们日夜在暗处保护着人,自然是认得春生, 然而春生却从未见过眼前之人。

    听到方才的对话,春生面色只有些复杂。

    半晌, 只朝着眼前之人福了福身子。

    那暗卫有些受宠若惊, 见身后主子出来了, 忙朝着春生点了点头, 立即退下了。

    春生一抬眼, 便瞧见沈毅堂出现在了视线里。

    穿了一身玄色常服, 头发高高束起, 面部轮廓刚毅冷硬,然而眉眼间却是一派平静,方才那一眼间瞧见的狠绝,仿佛只是错觉。

    沈毅堂走到春生跟前, 便自然而然的一把握着她的手, 低着头看着她, 问着:“可是该用膳了?”

    绝口未提方才在书房里议论的那桩事儿。

    春生闻言,垂着眼, 任由他握着。

    半晌, 只轻声“嗯”了声。

    绮芳原本走在前头引路的,不知何时,早就紧张地退到了春生身后了, 许是方才撞见了那沈毅堂的做派,这会子心窝子里只捣鼓得厉害。

    然而此番瞧见那春生面色冷淡,生怕主子爷迁怒与她,忙鼓起了勇气在身后道着:“这会儿已经摆膳了,夫人···夫人是特意亲自过来请爷一道回屋用膳的——”

    沈毅堂闻言复又低头看了春生一眼,面色神色似乎缓和了些许,朝着那绮芳低声“嗯”了一声,便对着春生道着:“咱们回屋吧···”

    说着便握着春生的手,一手轻轻揽着她的肩,绕过湖面上的游廊,往方才来的路上原地返回了。

    丫鬟绮芳跟在后头,瞧着二人相携的背影,主子爷身高屹立,气势威严,而夫人身子娇小秀美,美若仙子,莫名觉得无比的登对。

    晚膳较为丰盛,地道的江南风味,扬州与元陵口味接近。

    此番晚膳较为清淡,炖了汤类,熬了肉粥,几道家常小菜,配上一两道肉类,瞧着有些食欲。

    只春生原本身子有些不适,无甚胃口,喝了几口汤,用了几口粥。

    便瞧见那沈毅堂举着筷子长臂伸了过来,夹了一筷子开胃小菜放到了春生跟前的小碟子里,对着她道着:“这道菜爽口,味道不错,你尝尝——”

    顿了顿,又壮似无意的说着:“待身子好些,过几日咱们便回京,你多吃些,养好身子——”

    春生闻言,抬眼了那沈毅堂一眼。

    她原本也是打算这几日将要回的。

    若是没有遭遇这一桩事儿的话。

    是以,听他这般说,春生并无甚异议。

    只低着头,举着筷子在碟子里拨弄了几下,其实并无多少食欲,只觉得头还有些许昏沉,可是想着过几日还要赶路,便强自用下了。

    尝到了嘴里,却发觉口味清淡,倒也还不错。

    沈毅堂见她对于回京之事没有拒绝,又见她乖乖用了,便有些满意,又一连着给她夹了几筷子,还添了一筷子肉类,春生都一一吃了。

    沈毅堂这才举着筷子自己吃了起来。

    期间春生偶尔抬着眼,看着此刻眼前的男人,想着方才在书房里听到的那一番话,神色便有些复杂。

    沈毅堂变化无疑是巨大的,而此番二人重逢后,春生搬到了静园,二人相处了有段日子,然而春生却从未接触过他办公时的样子,是以,并不曾知晓他竟是这般的雷厉狠绝。

    以前在书房伺候的时候,那书房更多的像是个摆设似的,沈毅堂过来大多数是歇歇觉,看看书,一副吊儿郎当的做派,极少议过什么要紧的事儿。

    若非此番无意间撞见——

    这般想来,那么之前逼迫她,对付她的那些手段,怕是从未动过什么真格了,若是真的狠起心来想要对付她,怕是远不是损失了几批货物那般简单的事儿了吧。

    一时,便又想到原来此番真的是有预谋的暗算,没有想到那位苏夫人竟然真的那般歹毒。

    至于那个所谓的什么袁公子春生并不认识,但是却也不难猜想,那日在苏家,她被个纨绔纠缠了一番,本以为不过是个小插曲,并未曾放在心上,却没有想到这两人竟然勾结到了一块儿。

    倘若真的成事儿,她真的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