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49节

作品:《斗春院

    她还一直以为背后之人···是他。

    想到这里,想到了这件事儿,春生心只有些复杂。

    半晌,只忽而抬起头来,恰好与那沈毅堂的目光撞到了一块,春生目光微闪,犹豫了一下,许久,只忽然主动开口道着:“苏家——”

    话还未曾开口,便被他打断了,沈毅堂只瞧着她,淡淡的道着:“苏家的事你不用管,是他们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说着,便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了春生碗里,若无其事的与她低声的道着:“吃罢。”

    春生与苏家到底有些渊源,且沈毅堂与那苏家——

    只是,见那沈毅堂这般决绝,春生深知多说无益,便也再无话了。

    用完饭后,沈毅堂去沐浴去了。

    春生晚膳用得有些多,胃里有些撑。

    只推开了窗子立在了窗子边瞧着外头的景致发愣。

    外头月光透亮,撒在湖面上,银光荡漾,池子里的鱼儿仿佛都睡着了似的,整个池面异常的平静。

    春生手抓了一把鱼食,往池子里轻轻地撒了几颗,半晌,只瞧见一条小小的红鲤冒出了头,吃完了,还将鱼嘴儿冒在了外头,春生便又扔了几颗。

    沈毅堂沐浴出来,便瞧见春生倚靠在窗子旁在喂着鱼儿。

    他远远地立在原地,盯着瞧着,许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眉眼已渐渐地变得柔和了。

    瞧了片刻,想起了什么,只走到一旁的软榻上取了一件长袍,又到床头的柜子寻了一支膏药一捆白布条。

    春生只觉得肩上一暖,一回头,便瞧见那沈毅堂立在了她的身后,往她身上披了一件长披。

    春生一愣,便见那沈毅堂嘴上道着:“莫要受凉了···”

    顿了顿,只拉着春生的手,坐在了窗子旁的凳子上,自己坐在了春生的对面,只忽然从小几上拿起了一盒膏药,对着春生低声的道着:“手伸过来——”

    春生微怔,只犹豫着将手伸了过去。

    沈毅堂只用指尖蘸了些药膏轻轻地往春生手腕上涂抹着。

    原来方才洗澡的时候春生将手上包裹的纱布弄湿了,手腕上上回被那沈毅堂吊在了床头蹭破了皮,这几日沈毅堂趁着她昏睡的时候替她上了药。

    春生方才瞧见伤口已经在结痂了,包裹着纱布弄湿了有些痒,便将纱布解开了。

    却没有想到他眼尖的瞧到了。

    粗糙的指腹摩挲着伤口,只觉得有些痒,沈毅堂只忽然抬着她的手腕子,往上轻轻地吹着气。

    春生的手直往后缩着,便听到眼前之人低声喝斥着:“别乱动——”

    春生只咬着唇,强忍着没动。

    过了片刻。

    只不漏痕迹的抬着眼,瞄了沈毅堂一眼,只见他微微低着头,面色难得耐心,动作似乎放得很轻,怕伤着她似的,只似乎并不习惯与人包扎伤口似的,拿着纱布微微一撕,没有撕开,眉间便微微蹙起。

    春生视线往一旁篓子里的剪子上上瞄了一眼,蠕动了下嘴唇,到底没有说话。

    与春生上完药包扎完后。

    春生收回了手腕子,看了他一眼,只忽然道着:“我明日想回一趟蒋家——”

    春生心忧心家里,此番一连着失踪了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家里是个什么情况。

    沈毅堂闻言抬着眼看着她,嘴上只说“好”,似乎知道她心的顾虑似的,又低声的道着:“放心,他们无碍——”

    春生闻言,知其意,便微微放下心俩,半晌,只“嗯”了一声。

    一时,二人便无话了。

    屋子里的下人们早早便已经退了下来,一个月之后的独处,因着两人之间的关系有着细微的变化,只与往日相顾无言的气氛有些不同。

    三年前的时候,二人独处,因着“浓情蜜意”,二人便是待在一处好几日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又或者说,那时,基本少有不说话的时候,那时,沈毅堂爱闹腾,她若是不理会了,他自有的是法子逼着她搭理他的。

    而之前在静园的时候,两人基本上皆是在沉默度过的,因着双方仿似都在叫着劲似的,便也不觉得如何。

    反倒是现如今,看似和好了,又好似始终隔着一层什么,若说没有和好,比起在静园的时候,已是好太多了。

    晚上,沈毅堂又替春生将身子上下悉数上了药,春生合上了衣裳,只朝着里头侧躺着。

    沈毅堂将灯灭了,便也挨着她躺下了,亦是侧身躺着,只忽而将长长的手臂伸了过来,紧紧地箍在了春生的腰上。

    春生只觉得勒得有些难受。

    他的胸膛紧紧地贴着她的后背,呼吸间胸膛一起一伏,春生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子也随着一起一落似的。

    明明极困了,却是如何都睡不着。

    闭着眼,等了许久,只觉得身后的呼吸变得绵长了,春生只小心翼翼的抬起了搁在了腰间的手,眼看着将要拿走了,然而下一瞬,那只大掌忽而探了过来,只一把准确无误握住了春生的小手。

    与她十指相扣着,头也埋了下来,埋在了她的肩头,嘴里含糊的低声道着:“睡。”

    春生只觉得他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温热的气息也悉数喷洒在了自己的脖颈间。

    心默默地衡量利弊,最终,终究只默默地闭上了眼。

    一夜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