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53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便僵着身子,脸只忽而“噌”的一下红了,一动也不敢再动了。

    沈毅堂知晓她的性子,没有想过要在这里与她欢/好,只将头埋在春生的脖颈间,深深地喘息着,用力的搂着她,仿佛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期间,春生只紧紧地闭着眼,丝毫不敢动弹。

    只用力的掐着他的手。

    不知过了多久,这才见那沈毅堂埋在她的身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儿。

    春生这才心下一松,随即,只忙挣着就要从他腿上起来,然而那沈毅堂却是如何都不撒开手,只低声威胁道着:“你还乱动——”

    两人正在争执间,正在此时,却听到外头奶声奶气的声音忽而响起了,原来是晋哥儿的声音,似乎正在对着素素道着:“素素姐姐,晋哥儿自己可以爬上去——”

    片刻后,似乎有人爬上了马车,而素素的声音这才适时的在马车外响起,对着里头禀告着:“姑娘,小少爷吵着要过来,素素便将人送过来了——”

    话音刚落,便瞧见前头的帘子被人一把给掀开了,只瞧见一刻胖乎乎的脑袋伸了进来,伴随着晋哥儿清脆的声音,欢的道着:“姐姐,叔叔,晋哥儿来了——”

    春生几乎是弹着似的,从那沈毅堂身上一跃而起。

    所幸赶在了晋哥儿进来之前,两人分开了。

    是以,晋哥儿抬着眼,瞧见的便是这样一番景象:自家姐姐满脸通红,只伸手捂着胸口,微微喘着气儿,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而···叔叔,则是一只手撑在身后的软榻上,半躺着,眼睛只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家姐姐瞧着,眼底带着浅浅的笑意。

    见他掀开了帘子后,二人非常默契的,视线直直的朝着他扫射了过来。

    晋哥儿瞧了瞧姐姐,又瞧了瞧叔叔,眼神微微有些疑惑,最终,在二人的目光,迷迷糊糊的踏了进来。

    原来这晋哥儿唯有在头一日与春生、沈毅堂二人待在了一辆马车里外,后面不知为何便主动要求坐到后边那一辆马车里去了。

    那日晚上歇息的时候,乃是沈毅堂与晋哥儿一同沐浴的,到了第二日,晋哥儿便自发的上了第二辆马车,春生深表怀疑,定是那厮与晋哥儿说道了什么。

    晋哥儿其实定是想要与姐姐待在一处的,只是,他答应了叔叔的,便一直强忍着。

    只这会子眼见马车停了下来,马上将要进城了,便想要与姐姐待在一块儿说会儿话,心想着这么一小会儿应当是不成问题的,这才巴巴的过来了。

    晋哥儿歪着脑袋看了看春生,又看了看沈毅堂,只对着春生道着:“姐姐,你站在那里做什么,些过来坐呀···”

    说着便拉着春生的手,要让她坐下。

    春生闻言,面上的红潮还未曾褪下。

    这青天大白日里做着这样的事儿本就是令人羞愧,况且还是在马车上,俨然就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这会儿还差点被自个的弟弟撞了个满怀。

    她已经羞得面红脖子粗了,那个作俑者却是好不要脸的躺在那里偷笑来着。

    不是千/年玄/冰脸么?

    不是面无表情,不苟言笑,威严得令人不可直视,望而生畏么?

    如何就变得这般泼皮无赖,哪里还有以往最初在静园初见时,那般令人兢战的样子。

    见他还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她,春生只瞪了他一眼,抱着晋哥儿坐在了软榻上,自己隔得他远远地。

    半晌,只低着头,问着晋哥儿饿不饿,累不累之类的,晋哥儿直摇着头,与春生说这话,却是想起了什么,只忽而一脸激动地对着春生道着:“姐姐,咱们到汴城了,咱们又到汴城了哦,姐姐,咱们去过的那些地方,你不是最喜欢汴城了么?”

    说着,又回过头冲着那沈毅堂道着:“叔叔,咱们在汴城玩几日可好,晋哥儿带你去吃汴城最好吃的素丸子,还有盐焗鸡,还有···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

    沈毅堂闻言,只忽而眯起了眼,盯着晋哥儿瞧了片刻,只忽而神色不明的问着:“晋哥儿之前来过汴京城么?”

    晋哥儿一个劲儿的直点着头道着:“来过呀,咱们以前在这里住过的——”

    晋哥儿说完,却见那沈毅堂原本带着笑的眼慢慢的凝固住了,搭在膝上的手微微握紧了。

    春生见状,微微咬着牙,没有说话。

    马车里静了一阵。

    第226章

    马车堵了约莫半个时辰, 方才入城。

    刚入城, 便有暗卫前去打点好了, 住的是汴城最大的客栈。

    自从在马车里的那一阵沉默后,沈毅堂的脸便隐隐有些绷着的趋势了。

    一路上, 没有怎么开口说话。

    许是瞧着气氛不对,晋哥儿坐在春生身边, 亦是小心翼翼的, 便是与春生说着话, 也随着压低了声音。

    只晋哥儿虽然懂事老成, 到底还只是名六岁的小孩子, 到了曾经熟悉的地方, 自然是激动连连。

    不一会儿, 只小心翼翼的掀开了帘子偷偷往外瞄着,时不时指着外头熟悉的景致激动地与春生说道着。

    春生偶尔回几句,说话间,只忍不住偷偷抬眼瞄了对面那人一眼。

    沈毅堂脱了鞋, 半躺在了软榻上, 一只腿弯着, 手随意的搭在了膝盖上,戴着玉扳指的大拇指一下一下的摩挲着。

    只微微闭着眼, 正在闭目养神。

    许是察觉到春生的视线, 原本合上了双眼,只嗖地一下睁开了,微凉的目光直直的便朝着春生瞧了过来。

    春生微怔, 只忙不迭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只歪着头,用手撑着脑袋,继续与晋哥儿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话。

    到了客栈后,下马车之前,只淡着一张脸,提醒了下春生,对着她说了两个字:“面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