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54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戴好面巾后,他便抱着晋哥儿先下马车了。

    随后,还是也抱着她下了马车,只是将人放下后,一言不发,转身便往里头去了。

    晋哥儿偷偷拉着春生的手,只踮起了脚尖抱着春生的胳膊,春生微微侧着身子,便听到晋哥儿凑到她的耳边,小声地问着:“姐姐,你是不是惹叔叔生气了···”

    春生闻言,抬眼往那人背影瞄了一眼,微微瞥了瞥嘴,只冲着晋哥儿小声地回了一句:“没有,不用搭理他——”

    晋哥儿闻言只微微蹙着眉,显然是不信的。

    瞧着春生瞥嘴的动作,又瞧着那沈毅堂一言不发的背影,圆乎乎的小肉脸一时皱得起了褶子。

    半晌,只忽然“哎”地一声,似乎颇为无奈似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儿。

    春生见状,微微一笑,只伸着细长的手指,戳了戳晋哥儿的脑袋。

    姐弟两个这才不紧不慢的随着一道进去了。

    用过饭,沐浴洗漱完后,春生披着件薄薄的斗篷到隔壁屋子去看晋哥儿,素素守在了晋哥儿屋子里。

    小家伙赶路有些累了,用完晚膳后还练了半个时辰的字,这会子春生过来时,已经眯着眼睡着了。

    素素在一旁收拾东西,春生闲来无事,便也随着一起收拾。

    完了,又有一下没一下的拉着素素说着话,素素累了一整日,来了困意,只拉拢着眼皮子对着春生道着:“姑娘,今个儿赶了一天的路了,您去歇着吧···”

    春生捏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未曾撒手,半晌,想了一下,只犹豫着道着:“我···我今晚歇在这屋里吧,好久···好久不曾陪过晋哥儿呢···”

    素素双手撑着下巴,头一点一点的,下意识的道着:“那那位爷怎么办啊···”

    一时,说到这里,双眼只忽而嗖地一下睁开了,人似乎清醒了过来,直勾勾的盯着春生道着:“姑娘,您方才说的什么?”

    春生见素素睁大了眼,一动未动的盯着她,只忽而笑眯眯的打趣着:“姑娘,我说今日你怎地如此怪,一直赖在这里不走了,该不会是···你与那位,你们两个···该不会是闹别扭了吧···”

    素素觉得新鲜,因为在她的心目,春生向来淡然,无论遇着什么事儿,总是不惊不慌的,在素素看来,便是天塌下来,她也不会慌张,横竖有她们姑娘顶着呢。

    春生永远是素素心目的精神支柱。

    只忽而觉得这段时日以来,自家姑娘开始变得···嗯···怎么说,平日里还是与往常那般无二,只是,只要在那位跟前,便开始变得···口是心非?言不由衷?嘴硬心软?

    素素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总之,与平日里相比,总是会有那么些不同。

    以往住在静园时还不算明显,只觉得乃是从这一路开始的,尤其是这一日,这会儿。

    春生被素素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视线有些乱飘,末了,将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只瞪了对面的素素一眼道着:“瞎说什么了,我随口说说罢了,好了,今儿个时日不早了,你也早些歇着吧,我回屋了···”

    只将手的杯子往桌上不轻不重的一番,春生便立马起了身。

    素素只捂着嘴,盯着春生的背影一个劲儿的偷笑着。

    春生一打开门,便瞧见一道身长屹立的身板堵在了门外。

    猛地一时撞见,春生被唬了一跳。

    一抬眼,便瞧见那沈毅堂抿着嘴,正眯着眼看着她。

    里头穿着一身凌白的里衣,外头披着一件长长的袍子,长长的头发披在了身后,已经沐浴完了。

    春生想着素素嘴里方才那句“闹别扭”,一时,心里有些微微不大自在。

    半晌,只冷冷淡淡的道着:“你立在这里做什么?”

    沈毅堂未回话。

    春生只咬着牙,直径往屋子去了。

    只觉得身后的人不紧不慢的跟了进来。

    方一进屋,门刚合上,春生只觉得眼前一黑,只忽而觉得整个身子一翻,只被一道大力推了一把,整个人忽而被一把抵压着趴在了门背上。

    春生顿时被吓了一跳。

    一下刻,只觉得有粗粗的喘息声在耳边响起。

    春生一时被抵押着,趴在门背上,丝毫动弹不得。

    外头是过道,尽管这一层都被包了下来,四周并无外人,可是,春生知晓,他的暗卫就在周围守卫着。

    这样大的动静,就在门口的位置,怕是早就被惊动了。

    春生一时又羞又气,被他压着,又隐隐有些喘不过气来。

    半晌,只咬着牙,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道着:“你要做什么,还不撒手!”

    身后的人还是不说话,却是用结实的胸膛,只一把将她压得紧紧地。

    忽地只喘息着凑了过来,一把含住了春生的耳垂。

    继续着白日里在马车里未完的事儿。

    第二日春生醒来时,已是到了午。

    身子有些累,有些酸,却没有上回那般疼痛难受了。

    方要起身时,身子忽而一顿,腰下又是垫着两个软枕。

    春生拿在手,盯着瞧了片刻,只微微皱起了眉来,沉思了许久。

    恰逢外头素素端着热水进来了,瞧见春生已经醒了,立马问着:“姑娘,您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先用点东西,垫垫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