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55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说先沐浴,视线往屋子四处瞧了一眼,只忽而问着:“晋哥儿呢,他在做什么?”

    春生边问着,边掀开被子起了。

    素素忙拿着披肩给她披上了,又将刚兑好的温水端了过来,冲着洗漱的春生回着:“爷今儿一早便领着小少爷出去游玩去了,说是···说是要逛逛这汴城——”

    春生闻言,擦脸的手微微一顿。

    素素似乎有些不满似的,微微噘着嘴,只在一旁喋喋不休的道着:“这爷也真是的,也不知道待姑娘起了,领着姑娘一道去逛逛——”

    春生却是抬着眼,瞧着素素,嘴里道着:“甭拿我说事儿,我看是你想要去逛吧——”

    素素闻言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半晌,却有是理直气壮的道着:“我是想去来着,难道姑娘不想去么?”

    春生倒是无所谓去不去。

    汴城是个美食圣地,春生一家子游历时,曾在这里停留过,住了两个月,晋哥儿彼时年纪小,贪图这里的美食,素素亦是个贪嘴的,是以,二人便对着这里情有独钟。

    沈毅堂昨日有些生闷气,一整日未曾与她说话,到了晚上还折腾了她一宿。

    许是,听闻她曾来过这里吧。

    她知道他定是派人找过她的。

    关于她离开的那两年,像是个禁忌似的,他从未开口问过,她自然不会主动提及。

    那是她与他之间,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两年。

    也是他们两人之间存在的一个结,至今尚未曾解开过吧。

    他们在汴城一共待了三日,第三日时,倒是领着春生一道外出逛了逛。

    在后来,每经过一座城时,他便会咬着牙问她:“这里去过没有?”

    春生一说去过,他便会命人停止赶路,入城休整。

    一路回京,她曾经去过的地方,走过的路,他也要再随着她重新走一道。

    第227章

    却说原本只需大半个月的行程, 这般走走停停, 竟然花费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还是走在半道上, 沈毅堂突然收到了从京城马加鞭送过来的信件,似乎是有什么紧急的事, 这才开始正儿八经的往回赶路。

    春生等人以往常年在外游历,习惯了赶路, 在加上前两月走走停停, 权当作再一次游历了, 并不觉的累。

    只是后头一连赶了七八日, 却不想, 在即将入京的头一夜, 在京城邻城的驿馆内竟然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驿馆半夜走水失火, 整个驿馆差点都被烧尽了。

    彼时已经到后半夜了,春生睡得比较沉,沈毅堂其实也才将歇下不久。

    只是沈毅堂向来怕热,只觉得这一夜整个人燥热得不行, 将合上眼不久, 便给热醒了, 摸着黑去倒茶,却忽然明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正在此时, 忽然听到黑夜响起了一道锐利的口哨声儿, 那是沈毅堂暗卫的警戒声。

    沈毅堂提着茶壶的手一顿,下一瞬,便听到暗卫首领略微焦急的直在门外不断的拍打着:“主子, 驿站走水了——”

    沈毅堂随手披着衣裳,将门一拉开,一股刺鼻的浓烟悉数喷了过来,这才发现驿站起火了,外头暗卫已经倾巢而出,救火救人,然而火势却不小。

    沈毅堂立即返回了屋子,随手披了件衣裳,只拍了拍春生的脸,嘴里唤着“丫头,丫头”,见她迷迷糊糊的醒了,只睡眼朦胧的问着“怎么了”。

    沈毅堂无暇顾及其他,随手摸了件袍子及斗篷将人包裹着,裹得紧紧地,便一把将人给打横抱着一把抱了出去。

    屋外火势已经蔓延到了隔壁屋子,春生被浓烟呛得不行,熏醒了,只趴在沈毅堂怀呛得难受。

    沈毅堂只将春生搂在怀里,紧紧地护着,就在将要逃出去的时候,春生只彻底的醒了过来,看着这迅速蔓延的火势,只忽而一脸惊恐的道着:“晋哥儿,沈毅堂,晋哥儿,晋哥儿和素素还在里头···”

    驿站的出口被挡住了,沈毅堂只将春生一把夹在了腋下,一脚将窗子给踢开了,嘴上回着:“莫怕,晏宇在里头——”

    晏宇是暗卫首领,方才沈毅堂已经吩咐了。

    然而沈毅堂将春生救出来时,晏宇却还未曾出来。

    彼时,火势已经到达了鼎沸之势,整个驿站已是起了熊熊大火了。

    春生只捂着嘴,急得眼泪都要掉落了下来,只从沈毅堂身上挣扎着下来,光着脚便要往回去。

    沈毅堂紧紧握住了春生的肩,往方才出来的地方瞧了一眼,对着她历声喝斥着:“你好好待在这里——”

    顿了顿,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复又轻声道着:“我去,我去将晋哥儿救出来——”

    说着,只往春生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二话不说,转了身子,便原地返回了。

    春生只朝着他的背影大喊了一声:“沈毅堂——”

    沈毅堂的身子一顿,回过头来瞧了她一眼,下一瞬,便利落的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春生只朝着他的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然而下一瞬,便被一群后知后觉的暗卫给一把拦住了,因着沈毅堂的举动太过突然,这一众暗卫亦是未曾来得及阻拦。

    随后,又有两名暗卫随着跟了进去。

    春生只捂住嘴,眼泪已是滚落了下来,身子发软,一把跌坐在了地面上。

    原来暗卫首领晏宇去救人的时候,这才发现里头有两人,许是被烟熏了,两人已经陷入了昏迷。

    晏宇一手捞了一个,刚出屋子时,却被一根从屋顶上掉下里的半根横梁砸到了脚,一时被卡住了,顿时有些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