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65节

作品:《斗春院

    第234章

    近日, 静园的氛围显得颇为压抑、沉重。

    一众下人们个个是诚惶诚恐, 轻易不敢随意开口说话, 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撞在了枪口上, 惹得主子不痛。

    话说,在此之前, 所有人皆以为那春生姑娘乃是主子养在这私宅的一名外室。

    静园的下人们一惯遵规守矩, 明面并不敢乱言, 但私下还是偶尔会忍不住谈论一番的。

    只道着那姑娘谈吐不凡, 又生得甚美, 方一来静园时, 瞧着那穿戴那气度, 又瞧着平日里的用度,那举手投足间的做派,便隐隐可以瞧出,定非寻常百姓家能够养出来的。

    果然, 后来隐隐得知, 手里头产业不薄, 却不知到底是怎样的身家,那样要容貌有容貌, 要家世有家世, 寻个体面的人家做个正头奶奶绝非难事儿。

    没想到,却甘愿沦为一名外室,虽然主子身份显贵, 但是,哪个女儿家的不想觅得一方良婿,大家委实有些替春生觉得可惜。

    后又想,如此女子,此番又日日在主子爷屋里伺候着,虽现如今只是名外室,只要运道好,假以时日能够为主子添个一男半女的,何愁往后没得造化?

    直到这日正房太太亲自登门造访了,直接指名道姓的要将人亲自给请到老宅子里去,还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那春生姑娘却——

    众人这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压根不是那春生姑娘运道不够,只能委身于着私宅做一名无名无分的外室,而是···而是人家压根就不稀罕啊!

    自那日主子摔门而去后,主子已经整整三日未曾回过院子了,日日宿在了书房,二人分房而睡。

    两位主子在闹腾,受难的自然是下面这一帮子下人了。

    其实,姑娘瞧着倒是与往日无异,春生向来体己下人们,为人和睦,从不会刻意为难她们,倒不会令人惶恐。

    可是那位主子爷就——

    最倒霉的莫过于在书房里伺候的那两位丫鬟了,这几日可谓是处在水深火热之。

    莞碧方一过去,其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鬟便拉着莞碧的手一脸苦兮兮的道着:“莞碧姐姐,您可算是来了···”

    莞碧是特意过来打探消息了,问主子每日办公到几时,每日几时歇息的诸如此类的,又问情绪如何,可有发脾气刁难下人之类的。

    这不问还好,这一问啊,便见眼下这名小丫鬟一时红了眼。

    只满脸委屈的将那沈毅堂这几日的动静一一道来。

    说到最后,又细细啜泣道着:“昨儿个爷半夜吃了酒,一身的酒味,将书架上那个青花缠枝莲纹的古董花瓶给砸了,画儿姐姐去收拾,被爷狠狠地往心窝子上踹了一脚,疼的一时趴在地上起不来身了,手心还蹭在了地面上,被花瓶碎片给划了一道血口子来···”

    小丫头语气又又急,一边说着一边用袖口擦着眼泪。

    顿了顿,又继续道着:“主子···主子这几日委实太过吓人了,莞碧姐姐,现下画儿姐姐伤着了,就剩我一个在屋里头伺候着,爷一瞪眼,我···我就慌了,我···我实在是害怕得紧···”

    这主子爷的书房乃是重地,旁人是轻易不得进入的,只莞碧向来是随着在书房里伺候的,又原是府里的老人。

    其实,昨夜莞碧得了动静,便立即赶来了,只彼时书房已经收拾好了,画儿也已经退下了,莞碧瞧见爷已经歇下了,便也随着退了出去。

    夜深了,怕惊醒了主子,昨夜便没来的细问,这今日一问,到底还是出了些事儿。

    不过莞碧听了倒也不觉得惊讶。

    小丫头又一连着又说了好几遭,无非是主子爷如何如何吓人之类的,小丫头年纪小,还有些经不住事儿。

    那沈毅堂原本就一脸威严冷峻,平日里便是未曾动怒时,那通身的威严霸气便已经令人望而生畏了。

    更何况这几日时时冷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戾气,只叫人心惊胆战得紧。

    莞碧打探了一番,又安抚了小丫头几句,末了,便匆匆回了院子。

    一进了院子,便瞧见菱兰正逮着一名跑腿丫鬟在屋子外的角落里训话,莞碧瞧了一眼,直接进了厅子,里头司竹正领着一名丫鬟在打扫屋子。

    一时,瞧见莞碧忙放下了手的活计迎了上去。

    莞碧问着:“姑娘可是在里头?”

    司竹忙回着:“姑娘在卧房里头呢,这会子正在查看账本,前日素素抱了那厚厚的一沓进来了,姑娘一连着查看了两日,方才我出来时,姑娘只说还余下几册,今日定要查看完···”

    莞碧听了,只忙点了点头,见屋外一小丫头手提着一个小银壶进来,壶嘴里还冒着热气,莞碧瞧见了,忙道着:“来,给我吧,我拿进去···”

    小丫头忙递了过来,莞碧提着小银壶,便要往里去,走了两步,忽而想起了什么,又忽而回过身来,目光往外瞧了一眼,只压低了声音问着:“外头菱兰怎么呢,那小丫头犯了什么事儿···”

    司竹闻言,一时,只蹙着眉道着:“压根就没多大点儿事儿···”

    说到这里,面上的表情只有些怪异,只忙看了外头一眼,有些犹豫的道着:“最近菱兰姐姐也不知是怎地,脾气大得紧,大伙儿都不爱往她跟前凑,生怕惹着了她···”

    一时,又补充了几句,似意有所指的道着:“自从这一回姑娘回了后,她就变得怪怪的···”

    莞碧闻言,只意味深长的看了司竹一眼,两人对视了片刻。

    末了,莞碧便点了点头,又往屋外瞧了一眼,见那菱兰已经进来了,莞碧便对着司竹道着:“我且先进去了···”

    一时,便提着银壶进了卧房。

    春生正坐在软榻上查看账本,旁边的几子上正堆着一沓厚厚的账本,旁边还摆放着一副笔墨,只见春生只手拿着账本正一目十行的参看着。

    忽然只见眉头轻轻的皱起,便支起了身子,端坐直了,是随手拿着几子上的毛笔往账本上标记一下,又往一旁的册子上记录一二。

    莞碧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进来里头才瞧见那素素歪在几子的另外一边睡着了,睡得可香了,只微微撅着脑袋,呼吸绵长。

    莞碧见状只无奈的摇了摇头,提着银壶到桌子前泡了一盏茶端了过来。

    恰好瞧见春生将最后一册账本合上了,莞碧便轻声的对着春生道着:“姑娘,忙完了,来,吃杯茶润润喉吧···”

    春生忙活了两日肩颈有些疲惫,只伸手揉了揉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