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68节

作品:《斗春院

    下一刻,春生被人紧紧地搂着,二人双双又跌回了太师椅上。

    春生一时跌坐在那沈毅堂的腿上,脸埋在了他的胸膛里。

    屋子里这么多下人在场,春生忙挣扎着,可是那腰间却被箍得紧紧的,根本动弹不得。

    第236章

    沈毅堂搂着春生, 嘴里一直含糊不清的唤着她的名字。

    他浑身的酒气刺鼻。

    春生只趴在了他的身上, 姿势颇有些怪异, 只用手撑着他的胸膛,挣扎着要起。

    那沈毅堂却是忽然将脑袋埋在了她的脖颈里, 蹭了起来,温热的气流, 刺鼻的酒气悉数喷洒进了来。

    春生只忙羞愤的唤了一声:“沈毅堂, 松手——”

    哪知, 那人却是一边蹭着一边就在她的颈间细细密密的亲啄了起来, 嘴里一直不停含糊道着:“不松, 别走, 丫头, 别走——”

    嘴里含糊不清,人喝醉了,即便是神志不清了,也依旧是一副霸道丝毫不讲道理的模样。

    春生是又羞又怒, 然而挣又挣不过, 躲又躲不了, 被缠得无法,只得忙扭头唤了一声:“素素——”

    然而素素看了看那沈毅堂, 又看了看春生, 立即上前了一步,只颇有些为难似的,一时不知从何下手。

    倒是莞碧见状, 立即朝着屋子里的下人们道了一声:“都杵在这里瞧什么瞧,还不些退下——”

    丫鬟们许是被这样一副景象给瞧懵了,莞碧这一喊,这才反应过来似的,纷纷对视了一眼,面色不由有些发红,只立马眼明手的退下了。

    退下前,司竹还有眼力的将门给合上了。

    下人们悉数退下了后,春生这才发觉那人已经伸着手要解她的衣裳了,脑袋还一直蹭在她的脖颈间一下一下的轻啄着。

    春生不由仰起了脖子,身子不断往后仰着,他却是忽而一口咬住了她的下巴,嘴里生气的道着:“不许走——”

    春生直有些欲哭无泪。

    末了,只抬着眼,看着他,见他双眼含糊,面色泛红。

    许是见她挣扎着,面上似乎有些不高兴似的,微微蹙着眉,然而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松软,仿佛极怕她离开似的嘴里一口一个“别走”。

    春生双眼忽而有些泛红,心里一片复杂。

    半晌,只忽然一把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安抚道着:“好了好了,不走,没有人要走——”

    那沈毅堂额头贴着她的额头,闻言,面色似乎一喜,只低声的道着:“真···的?”

    舌头有些大,然而语气却是透着一丝小心翼翼。

    春生只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片刻后,只忽而一字一句颇为认真的道着:“真的,不走了,以后都不走了——”

    沈毅堂额头抵着春生的额头,闻言,喉咙里的喘息似乎加深了。

    刺鼻的的酒气不断地喷洒在她的面上。

    只忽而抬着手,伸手低着她的脑袋,额头用力的抵着她的额头,那力道大的,蹭得她的额头直发疼了。

    春生只忽疼的抽气了一声。

    身后的莞碧与素素瞧了,不由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春生见他似乎安静下来了,便趁机道着:“咱们别坐在这里了好不好,我先扶你进去,咱们进卧房里去,好不好?”

    边说着,边伸手到后腰,试探性的拉着他禁锢在她腰间的手。

    他的双手似乎一紧。

    春生忙与他十指相扣,伸着紧握的双手放到了他的眼前晃了晃,嘴上看着他的眼睛轻声安抚着:“咱们进屋去,好不好?”

    沈毅堂的目光随着他两紧握的双手看了又看,又抬眼看着她的脸,半晌,这才点了点头,喉咙里低声的“嗯”了一声。

    春生闻言,这才心下一松,身后的莞碧与素素见状,纷纷耸肩,呼出了一口气儿。

    春生这才动作轻缓地从他的腿上下来,身后的素素立马过来扶了春生一把,哪知那沈毅堂忽然间抬眼凶狠的瞪了素素一眼,素素顿时吓了一跳,身子忙不迭往后退了一步。

    春生见了,颇有几分无奈,只慢慢的扶着他,费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的步履踉跄,半边身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还压根不许被人帮忙,春生只得半扶半抱着他,这一路走得无比的艰辛。

    好不容易将人扶到了床榻上,她的额头上都冒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一时,春生要去为他盖被子,他却是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松开,春生便冲他柔柔一笑,道着:“我哪儿也不去——”

    见身后的莞碧端了温水,拿了巾子过来了,春生忙道着:“我先替你擦脸,好不好?”

    沈毅堂这才试探性的松开了她的手。

    春生忙爬到了床榻上,将被子打散了,盖在了他的身上,替他盖好。

    又拿了巾子放到银盆里用温水浸湿了,坐到床榻边上替他将额头上的汗擦拭了,又替他擦了脸,擦了手。

    期间,他一直睁着那双略微含糊不清的眼,一动未动的盯着她瞧着。

    方将巾子递给了莞碧,他便忽而挣扎着要起来。

    春生忙走了过去,握着他的手。

    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死命的不愿意放开,抬着眼看着她,眼里只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