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72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吓了一跳,立马挣扎了起来。

    沈毅堂却是伸着一只臂膀紧紧地将她摁在了怀,如何都不放开。

    春生急忙之间只忙道着:“你小心剪子——”

    那剪子在挣扎间只对着他的下巴,对着他的脖颈,对着他的喉咙。

    沈毅堂却是将她搂得紧紧地,越搂越紧,那只受了伤的胳膊也伸了过来,只紧紧的箍着她的腰。

    许是牵动了伤口,嘴里“嘶”了一声。

    却仍是不放开,只死命咬着腮帮子。

    咬牙切齿的对着她道着:“所幸给我一剪子好了,横竖全身都是伤,也不差这一道——”

    春生听了他的话微微怔住。

    挣了片刻,见他全然不管不顾,生怕手的剪子不长眼戳到了他的喉咙,又怕挣扎间碰到了他臂膀上的伤口,只忙止住了。

    一时,微微低着头瞧了他一眼。

    只见他正沉着一张脸,微微抿着嘴,眼里似有几分愤怒,又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似的。

    春生的呼吸不由一顿,握着剪子的手微微发着颤。

    半晌,只对他轻声的道了一声:“别动——”

    说着,轻轻地支起了身子,另外一手从沈毅堂的臂膀下挪了上来,轻轻地将手的剪子取了下来。

    生怕待会儿两人复又起了什么争执,以免伤了人,便一把扔到了床榻下的地面上。

    下一瞬沈毅堂只紧紧地搂着春生,忽然伸着大掌紧紧的摁压着她的肩膀,只忽而探着脑袋,将头深深地埋在了春生的肩窝里。

    只微微喘息着,用尽了力道,仿佛要埋进春生的身体里似的,良久,嘴里一字一句的道着:“你这个心狠的女人——”

    顿了顿又哑着声音道着:“痛,我好痛——”

    春生神色复杂,只僵着身子,一动都不敢动。

    听到他喊痛,只以为是他使了大力,碰到了伤口。

    忙道着:“哪儿疼?你···你且先放开我,我替你瞧瞧——”

    见那沈毅堂只埋在春生的肩窝里,闷不吭声。

    春生只试探着问着:“是不是碰到了臂膀上的伤口,还是···还是腿上——”

    沈毅堂只硬生打断着:“不是,都不是,不是臂膀,不是腿上,也不是头痛,而是——”

    说到这里,只忽而一把紧紧的捉着春生的手,语气一时变得松软了,只哑着声音闷声道着:“是这里,这里好痛——”

    一时,捉着春生的手贴在了他的胸口上。

    那里,一下一下的震动着,是强而有力的心跳。

    隔着薄薄的面料,却依旧觉得滚烫,仿佛要灼伤了她的指尖。

    春生面色有些呆。

    手指发颤着。

    触电了似的,想要收回。

    他却是捉着她的手,紧紧地按压在了他的心口。

    沈毅堂忽而从春生的肩窝抬起了头,只抬着眼看着她轻声道着:“这里痛了好些年,你来帮我瞧瞧,看它究竟是怎么呢——”

    春生面上呆愣,只忽而低着头,与他四目相对。

    他的双眼清亮,里头仿佛浸染了一片湿意。

    春生的呼吸一窒,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第239章

    屋子里很静, 静得能偶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春生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砰的直跳得厉害。

    沈毅堂的语气过于轻柔, 眼神过于···缠绵。

    春生目光闪烁。

    一时, 只忽而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她心里慌慌的,忙垂着眼, 只有些不敢看他。

    又觉得那两道视线过于炙热,仿佛要将她融化了似的。

    沈毅堂忽然间又凑了过来, 额头抵着她的额头, 闭着眼, 许久, 只哑着声音道着:“丫头, 你告诉我, 究竟我该怎么做, 它才不会痛,而你也···”

    语气忽而一缓,语气一软,沈毅堂只忽然间吸了一口气, 轻声喃喃的叹息着:“丫头, 你说, 爷该拿你如何是好啊···”

    语气竟透着一丝无奈的味道。

    不知为何,春生听了只忽而觉得心里头一酸, 一股又酸又涩的滋味顿时涌上心头。

    沈毅堂是意气风发的, 又是威严霸气的,还是头一回瞧见如此无奈,仿佛不知所措的样子, 春生只觉得心里又酸又涩,心隐隐有些抽痛,竟片刻都瞧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