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73节

作品:《斗春院

    眼底忽而浸染了一片湿意,闭眼之间,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慢慢的流淌了下去。

    沈毅堂只觉得脸上一凉,随即身猛地子一颤。

    意识到那是什么,心也随之一颤,却是久久未曾睁眼,半晌,只喘息着,将春生搂地愈加的紧。

    许久,春生亦是颤抖着,伸着双臂慢慢的朝着沈毅堂搂了上去。

    以往,大多时刻,春生习惯背对着他躺着。

    而这一晚,春生是枕在沈毅堂的臂膀上睡去的,她微微侧着身子,枕着他结实的手臂上,沈毅堂一手搂着春生,一只手依旧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贴在胸口。

    夜已深了,烛光摇曳,满室涟漪,微弱的光线,洒在床榻上相拥而眠的两道身影上,宁静安详。

    一夜无梦。

    许是头一晚折腾得较晚了,第二日到了往日里要起的时辰,里头却是并无半点动静。

    司竹与素素在外头转过好几遭了,素素只一把拉着司竹的袖子道着:“竹子,你进去瞧瞧吧···”

    若不是昨个开罪了那沈毅堂,此番素素早就进去了。

    她向来口直心,往往说话做事不经大脑,心想些什么嘴巴一张就全都出来了,一想到沈毅堂那张发青的黑脸,素素便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然而,瞧见司竹一副犹豫的模样,素素又一连不耐烦的道着:“得了得了,甭那副扭扭捏捏的模样,我去,我去得了吧——”

    昨日姑娘说今日要到外头逛逛的,过几日江家老爷寿辰,姑娘说要亲自去挑贺礼。

    素素瞧着日头不早了,一时,又想起昨日那沈毅堂到底喝醉了,便有些担忧。

    轻手轻脚的将门推开了,瞧见整个屋子里静悄悄地,烛台上的蜡烛早已燃尽了,床榻前的纱帘放了下来,一时,瞧不清里头的动静。

    素素又蹑手蹑脚的来到床榻前,小心翼翼的往里头探了探,只依稀能够瞧见里头隆起的一大片,犹豫了半晌,素素只鼓足了勇气小声的唤了一声,“姑娘——”

    里头没有动静。

    片刻后,素素咬着牙,又低声的唤了句:“姑娘,该起了——”

    不多时,只瞧见一只大掌由里轻轻地挑开了帘子一角。

    素素对上了一双幽深的眼。

    顿时,身子吓得下意识的往后移了一步,只慌忙伸手往胸口处轻轻地拍了拍,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吓死我了——”

    说话间,见那沈毅堂醒了,素素忙低着头,朝着里头小声地道着:“爷,该起了···”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姑娘昨日便吩咐奴婢,今日早起要出门一趟——”

    素素话语方落,便听到里头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低声的“嗯”了一声,随即,淡淡的吩咐着:“下去吧。”

    素素犹豫地又往里头瞧了一眼,在那纱帘放下之前,只依稀瞧见自家姑娘正闭着眼,躺在爷的怀正睡得香甜。

    素素顿时面上一愣,忙不迭退了出去。

    沈毅堂垂着眼,一低头就瞧见了春生的睡颜。

    柔和的侧颜,均匀的呼吸。

    沈毅堂心一片柔软。

    前几日两人吵架,他一个人睡在书房,彼时如何彻夜难眠,此刻,便是如何的平静安宁。

    那几日是翻来覆去,整夜都合不了眼,心倍是煎熬,然而此刻,沈毅堂只觉得诧异,原来即便什么都不做,就单单这样将人抱在怀,也能够感觉到心安满足。

    他其实早早便醒了,以往每一次醒来,她都是背对着他,唯有这一回,似乎有些不同,他一低头,就能够瞧见她。

    沈毅堂就这样睁着眼瞧了一个早上。

    论姿色,春生无疑是绝色,沈毅堂无疑是喜爱绝色的。

    且他的要求极高,便是连府里的丫鬟、小厮,那也须得是个相貌伶俐讨喜的,免得瞧见了些个磕碜的平白污了他的眼。

    他年少时骄傲霸道且放纵,无论做什么事情皆是由着自个的兴致来,当然,他也有那个资本。

    他想,他对她的好感,第一眼,便是源自她的相貌吧,即便那个时候她还那样小。

    只觉得忽而有些庆幸,庆幸他有着这样的一个霸道而无理的要求,这样,才会第一时间注意到她。

    沈毅堂不知道对于春生的宠爱,是不是全然皆是因着她的相貌。

    他只知道,除了她,好似这世间所有的女子仿佛都入不了他的眼了。

    他历来走南闯北,时常在外四处奔走,可谓是阅人无数,比春生还要美貌的女子他所见到的并不多,但却也并非没有瞧见过,尤其是这诺大的京城,怎样的芳华绝色没有?

    然而令人感到诧异的是,除了她以外,其余的绝色在他眼里,仿佛悉数失了颜色似的,内心竟毫无半分波澜。

    思及至此,沈毅堂慢慢的牵着春生的手,拿在手细细把玩着。

    又仔细端详了半天,细嫩的手指,纤纤蛮夷,肤若凝脂,只觉得便是连双手,都令他移不了眼。

    沈毅堂盯着瞧了片刻,只忽而将春生的手置于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

    一时,惊醒了怀的人。

    春生嘤咛一声,悠悠转醒,昨夜睡得极沉。

    方一睁眼,便听到头顶传来一声低低的声音,道着:“醒了?”

    春生微愣,下意识一瞧,便瞧见自己头枕在了沈毅堂的臂膀上,半个身子趴在了他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