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75节

作品:《斗春院

    瞿三儿遂将昨个沈毅堂如何醉酒,醉酒时如何要死要活的抱着他直“丫头”、“丫头”的唤着的场面添油加醋的一一说道给了江俞膺听。

    江俞膺闻言,面上只有些诧异,随即只随着勾唇浅笑。

    而那瞿三儿一想到昨日的景致只捧腹笑到不行,笑了一阵,嘴上忙道着:“没想到咱们那位沈霸王也有那样的时候,实在是乐死我了,哎哎哎,不行,不能够在继续往下说了,小爷的肚皮都给撑破了——”

    一时,书房的门忽然被猛地给推开了,沈毅堂正踏着步子进来了。

    瞿三儿见状立马正襟危坐,乖乖地闭上了嘴。

    沈毅堂直接坐在了椅子上,丫鬟立马上了茶,沈毅堂随着接着端在了手,掀开盖子,杯子里的热茶滚烫。

    沈毅堂漫不经心的吹了几下,轻啜一口,眼皮始终未曾抬一下。

    瞿三儿见状,不由摸了摸鼻子,寻思着怕是将他方才的话听进了一耳朵吧。

    不过细细打量着沈毅堂脸上,虽不言不语的,却要比往日里那副雷公脸要好太多,瞿三儿见状面上一笑,忙道着:“哥哥今个儿气色瞧着不错,怎么着,酒醒了?”

    沈毅堂闻言,目光在瞿三儿面上略过,只微微眯着眼。

    瞿三儿却也不怕,只砸吧砸吧嘴冲着一旁的江俞膺挑眉道着:“乖乖,江兄,瞧见没,瞧着这神清气爽、满面春风的模样,看来,昨个怕是——”

    一时说到这里,只微微挑着眉意味深长的道着:“看来,还是咱们这位小嫂嫂厉害,这是御人有术啊——”

    关于这位小嫂嫂,在他们几个人眼底,已不觉得陌生了,虽未见其人,却早已闻其大名了。

    沈毅堂闻言,懒洋洋的吃着茶,半晌,只依旧面不改色的道着:“哪里比得过你屋里的那位御人有术——”

    瞿三儿屋里的可是元陵有名的悍妇。

    瞿三儿面上一噎,一时,瘪了瘪嘴,嘴里低声的嘀咕了几句骂人的话。

    其实,这春生只是那沈毅堂的妾,哦,其实,便是连妾兴许都算不上,而那瞿三儿屋里的却是他们瞿家的正房太太,若是旁人将一个妾与他屋里的妻子相提并论,甭管瞿三儿,便是无论哪一位,怕是都得跳脚了吧。

    然而瞿三儿却丝毫并未觉得哪里有甚不妥的。

    往日那沈毅堂阴沉,便是连着他这个镇日与他交好的哥们都闷不吭声的不敢随意触其霉头,而这一日沈毅堂面色舒缓,虽依旧威严气势,较之以往,却是面色和善太多,只觉得又回到了当初,哥几个人一块调笑玩乐的日子。

    瞿三儿向来是蹬鼻子上脸的性子,见沈毅堂这日如此和睦,不由扯着脖子腆着脸道着:“我说哥哥,您看这小嫂嫂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说咱哥几个也是打小光着屁股一块儿长大的不是?这于情于理怎么的您也得将人请出来,弟弟几个也好认认人,敬杯酒不是?您就别捂得那么严实,将人请出来,让咱哥几个见一见呗?”

    一时,又对一旁的江俞膺使了个眼神。

    江俞膺抬着眼看了沈毅堂一眼。

    沈毅堂却仿佛没听见似的,只对着江俞膺道着:“江老爷子过几日寿宴,府定是忙碌不堪,而俞膺今日百忙之抽空一道过来了,是不是有甚要事?”

    江俞膺见沈毅堂提及正事,便如实道来。

    那边瞿三儿只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嘴里道了一声“小气吧啦”,不过见开始谈论正事,倒也打起了精神,正襟危坐起来。

    第241章

    却说那沈毅堂在书房议事儿, 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只将丫鬟都撵了出来, 正在闭门密谈。

    春生用了饭后,一时无所事事, 素素忙眼巴巴的对着春生道着:“姑娘,咱们今日还出府么, 我昨个已经与管家打好招呼了, 这会子马车早备好了···”

    春生闻言, 想着那沈毅堂今日在府, 一时便有些犹豫, 沉吟了片刻, 忽而道着:“还是明儿个再去吧, 今日···今日暂且不去了——”

    素素闻言,双眼顿时失了神色,嘴里小声的嘀咕着:“姑娘见色忘友,我就晓得怕是去不成了···”

    春生只抬眼瞪了素素一眼。

    素素缩了缩脖子, 却也并不害怕。

    春生闲来无事, 拿着本话本子坐在窗下的摇椅上随意翻着, 一时,脑海想着这今日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 想着昨日那沈毅堂与她说道的话, 心只有些五味陈杂。

    每每下定了决心,随即,所有坚定的信念, 在瞧见他的那一瞬间,便已是溃不成军了,春生忽而有种错觉,好似,这辈子永远也逃不出他的手心了。

    一时,只忙甩了甩头,罢了罢了,事已至此,便是想再多怕也是空想吧,她与他,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多思无虑。

    春生拿着话本子打发时间,后无事便又寻着笔墨画了几手铺子里首饰的花样子。

    素素与司竹两个守在屋子里下着五字棋,这还是原先春生交晋哥儿与素素下的,这会子素素又教给了司竹。

    春生抬着笔认真的描绘着,偶尔抬眼往两人那处瞧上一眼,整个屋子里静悄悄地。

    临近午膳时,莞碧特意派人到书房打探一番,不多时,莞碧进来与春生说道着:“爷这会子还在书房里头了,书房门窗紧闭,瞧着怕是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

    春生闻言忽而对莞碧问着:“莞碧姐姐,今日到访的可是江家的江公子?”

    莞碧想了一下,回着:“正是,今日来访的正是江家的江大爷,及瞿家的瞿三爷,这几位皆是爷平日走得近的几位朋友。”

    这沈毅堂的朋友春生见得不多,还是当年春生在沈家做丫鬟时,在老太爷的寿宴上差点冲撞了几位外男,后得知是那沈毅堂的朋友,春生却是并不晓得哪个是哪个。

    瞿三爷名讳有些耳熟,春生闲暇时许是听到那沈毅堂提及过吧。

    而那江家大爷,春生当年离开沈家时曾在江家住了几日,后江夫人又随着她们一道回了扬州,春生便得知了沈毅堂与那江家的渊源,只是,彼时江家大公子未在元陵,春生只闻其人却一直未瞧见过。

    思及至此,春生只对着莞碧道着:“劳烦姐姐前去厨房通报一声,吩咐厨房备足膳食,多备些个爽口的口味菜,今日府有客人留膳——”

    莞碧闻言忙点头去安排了,春生又对着司竹道着:“司马,你派个丫鬟到书房外头候着,待爷与客人议完事儿出来后,便与爷禀告,说厨房备好了午膳,将客人请到前院用膳吧——”

    司竹闻言,忙不迭去了。

    却说那头沈毅堂与瞿三儿几个议完事后,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已经到了晌午了。

    瞿三儿坐在椅子上只伸了伸懒腰,又伸手揉了揉肩道着:“今个儿真是又累又饿又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