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77节

作品:《斗春院

    他每日回府的第一句话便是询问“人呢?”,便是她私自出府,在她瞧不见的地方,永远也会有一对精悍的暗卫如影随形。

    部署得这般周密,然而沈毅堂心仍然不安,仍然有些患得患失,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抵不过那头轻轻一点带来的安全感。

    沈毅堂便是到了现在心仍是有些激动,欢喜,忽然发觉,这似乎还是第一次,她在向他点头,心甘情愿的。

    沈毅堂忽然发觉,相比当时讨论事情的本身,她的态度更令他在意。

    彼时讨论的什么事儿。

    哦,对了,关于那尹芙儿的事儿,还有,还有关于他与她的将来。

    想到这里,沈毅堂双眼一眯,眼底忽而变得讳莫如深。

    “这一次,爷不迫你了,爷要你心甘情愿的跟着爷——”

    沈毅堂嘴里喃喃道着,忽而又凑过去,想要亲春生一口。

    却忽而闻到一股幽香,令人蚀骨酥魂,沈毅堂只觉得心下一荡,嘴里咕哝了一句“好香。”

    一时忍不住凑近春生的脖颈间细细的嗅着。

    又闭着眼,凑到春生的耳后闻了闻。

    随即只觉得身子一阵意动,连呼吸变得浑浊了。

    沈毅堂闭着眼,嘴里含糊的呢喃着:“丫头···”

    鼻尖蹭着她的耳根,来到脖颈间,又蹭着往下。

    沈毅堂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

    只忽而用牙齿咬着春生脖间的衣领,慢慢的往下拨着,鼻尖凑到了春生的衣领里用力的嗅着,似乎仍觉得不够似的,沈毅堂只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因着他一只手搂着搂着春生的后背,一只手被春生压着,怕惊醒了她,便猛地埋着头,凑到了春生的胸前,张着嘴,用牙齿咬着,将春生的领口的扣子一口一口的咬着解着。

    八月份的天气还有些燥热,晌午时分又恰逢是一日最为炎热的时候,这日有些闷热,窗外无风。

    两人搂得紧紧地,身子相拥得无一丝缝隙,不多时,沈毅堂额间已经开始冒汗了。

    春生才将睡着不久,只觉得热,此刻睡眼惺忪的睁开眼,便察觉自己手脚完全被钳制住了,竟丝毫动弹不得。

    一低头,便瞧见胸前埋着一颗脑袋,正费力的撕扯着什么。

    下一瞬,春生只觉得胸前一凉。

    沈毅堂只将春生外衫的扣子一颗一颗用牙齿给解开了,又咬着将衣裳挑开,随即,露出里头葱绿色的肚兜。

    沈毅堂双眼顿时一暗,只觉得喉咙里冒火,只忽而埋头凑了上去,用鼻尖抵在春生的胸前,用力一嗅,随即,张嘴隔着肚兜便轻轻一咬。

    春生起先还有些睡眼迷糊,这么突然来的一口,只令她瞪大了双眼,春生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了,只忙伸着手护在了自己的胸前,瞪着眼气呼呼的道着:“你···你这个登徒子——”

    沈毅堂眼前的美景不再,立马抬头,便瞧见春生已经醒了,正一脸恼怒的瞪着他。

    沈毅堂压着心的一团燃烧的火,只强自冲着春生微微扬着唇,嘴里轻笑道着:“醒呢?”

    话音将落,却是复又低下了头,不再看她,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春生胸前。

    见春生伸着手死命挡着,便觉得连那双纤细葱白的手,都像是上好的琼脂玉似的。

    沈毅堂只忽然蹭了上去,鼻尖抵在春生的手背上用力的闻了闻,随即,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嘴里喃喃道着:“好滑——”

    春生只觉得一阵滑腻,随即,整个身子一颤,浑身不自觉的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忙抽回了自己的手,攥紧了拳头,张了张嘴,竟一阵无语。

    沈毅堂闷声轻笑了一声,复又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只用牙齿叼着春生的肚兜,缓缓地,由下往上的慢慢的掀着。

    春生顿时吓了一跳,忙用手去挡,嘴里急忙道着:“别,别这样,这还是大白天了···”

    然而手一伸过去,沈毅堂张嘴便咬。

    春生吓得立马缩回了。

    竟一时不知该是拦还是不拦,又不知该如何拦,顿时,只有些欲哭无泪。

    而沈毅堂这般逗弄了一番,只觉得心里压着的那团火愈加炙热了,额头上已是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绷得紧紧的,已然忍不住了。

    沈毅堂用牙齿掀起了春生的肚兜,一手伸到春生的后腰去解那根细绳,一手便要去解春生腰间的裤腰带。

    春生见那沈毅堂动了兴致,心里便有些慌,只忙手忙脚乱的去推着沈毅堂的身子,掰他的手,嘴里结结巴巴的道着:“沈毅堂你停手,这可是大白日,我不要——”

    沈毅堂嘴里咬着东西,只含糊不清的道着:“那你继续睡吧,就当做不知情罢了,我弄我的——”

    沈毅堂手脚麻利,话音将落,便将春生后腰的带给解了,又将春生的亵裤给扒了,随即,嘴里咬着牙用力一抬,肚兜被一把掀开了。

    沈毅堂呼吸不由一顿,双眼开始泛红。

    春生忙伸着双臂护住了身前,面上又羞又燥,双眼里头都浸染了一层水雾了,面上羞愤道一阵羞愤。

    这大白日里被人剥光了躺在这里,春生只觉得羞愧不已。

    然而瞧在那沈毅堂眼里,却只觉得面含春,色,娇羞不已。

    “甭怕,丫鬟们都被爷打发走了,这里不会有人过来,没人瞧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