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78节

作品:《斗春院

    一边说着,一边凑过去亲春生的嘴,边亲边安抚着:“爷知道你面皮薄,你若是实在不好意思,便闭着眼好了,一切交给爷,爷今日来侍奉你,成罢——”

    说着,语气忽然放软了,“爷已经好些日子没有碰过你了,丫头,爷难受——”

    一时说着,便要去掰春生的手,春生死命咬着牙,只护得紧紧地。

    沈毅堂心发笑,却是探着粗粝的大掌探到了下头,嘴里轻声道着:“丫头,爷来了···”

    第243章

    沈毅堂话音刚落, 春生喉咙里顿时低低的叫出了声来。

    怕被外头丫鬟听到, 只慌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紧紧地蹙着眉, 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唇,只觉得撑得难受。

    又见那沈毅堂喘息着凑过来要亲她, 春生心恼怒,不由握着拳去捶打他, 去砸他。

    然而他的胸膛坚硬如铁。

    沈毅堂握着春生的拳头, 嘴里低低道着:“别将手砸坏了···”。

    一低头便瞧见春生身上的外衫、里衣都被他解开了扣子跟细带, 此刻正松松散散的挂在肩头。

    而里头的贴身穿着的肚兜早被他给扒了。

    只见冰肌玉骨, 玉体横陈, 那白的晃眼的肌肤, 那精致的锁骨, 圆润饱满的胸,如水蛇般纤细的腰肢,身段婀娜妖冶,玉体明媚晃眼。

    沈毅堂呼吸沉重。

    春生躺在贵妃榻上, 背后垫着个大软枕, 似坐非坐, 似躺非躺着,这样的姿/势二人还未曾尝试过。

    一时, 只捂着春生的两道手腕子放到了自己的肩上, 让她搂着他的脖子。

    而沈毅堂自己搂着春生的腰慢慢的跪了起来。

    随即,只绷着腮帮子掐着春生的腰咬牙捣鼓了起来。

    春生只觉得身子难受得不行。

    又觉得这白日宣/淫的勾当着实令人心虚,心是又怒又羞。

    沈毅堂凑过去咬住春生的耳垂, 又蹭到舔吻着春生的耳后。

    许是这大白日身子过于敏感羞涩,不多时,春生只觉得整个身子顿时一颤,就那样生生的丢了身子,只觉得身下化做了一团春/水。

    沈毅堂似乎一愣。

    只抬着眼直勾勾的盯着春生瞧着。

    春生似乎也有些懵,随即,脸“噌”地一下红了。

    春生又羞又燥,脸红得滴血,只伸手遮着自己的脸。

    末了又将脸侧过去,紧紧地闭着眼,将脑袋埋在了软枕里。

    沈毅堂心又是欢喜,又是得意,见小丫头一副难得娇媚羞涩的模样,沈毅堂心软的不成样子。

    又见春生面红如血,只侧着脑袋,脖颈纤细性感,头上绾着的鬓发凌乱不堪,衬托出一种妖娆别致的美。

    沈毅堂再也忍不住了,只拼命的疯狂的摁着春生弄了起来。

    末了,还觉得不够,又将春生的身子翻了过来,癫狂的捣弄着。

    春生起先还咬着牙强忍着。

    不多时,只呜咽着,又嘤嘤哭了起来。

    末了,两人紧紧相拥着,只气喘吁吁的,许久,均有些回不过神来。

    屋子里一股子靡/靡味道。

    不知过了多久,沈毅堂由身后拥着春生,只握着春生的肩,在她的肩头轻轻地咬了一口。

    春生身子顿时一颤。

    沈毅堂见状低低的笑出了声儿来,嘴里道着:“真是个敏感的小东西——”

    顿了顿,又一脸得意的道着:“怎么着,爷侍弄得可还满意?”

    见春生不说话,沈毅堂自说自话着道着:“爷可是觉得甚是活···”

    春生还沉浸在那股子惊涛骇浪的情/潮,只觉得身子骨发软,累得一动都不想动,不想搭理他。

    沈毅堂支起了身子凑过去瞧春生的脸,只见春生双颊泛红,面含春/色,明显一副被浇灌滋润过的模样。

    又见春生双眼含着春水,微微喘息着,许是唇瓣干涸,只忽然间伸着粉色的舌尖添了下嘴唇。

    沈毅堂只觉得心口什么东西瞬间炸开了似的,双眼又开始慢慢的变得幽深。

    只忽地抬起了两条结实的胳膊,将瘫在软枕上的人轻而易举的一把给抱了起来,直接转战阵地,朝着床榻一步一步走了去。

    春生顿时被唬了一跳,瞧着沈毅堂的举动,春生大惊,只蹬着双腿连忙挣扎了起来。

    然而一切皆只是徒劳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头天色已经开始变黑了,里头的动静才开始渐渐的止住。

    春生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