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81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面上顿时一红,只觉得又痒又羞,脑海不由想到了难以启齿的画面,顿时又有些恼。

    只抬着脚用力的挣了挣,嘴里咬牙道着:“你作甚,走开,不用你了——”

    一时,抬着脚便用力的踢着,一只脚被沈毅堂握在了手心里,另外一只脚因着动作大,险些踢到了沈毅堂的脸上。

    沈毅堂顿时脸黑,眯着眼只一动不动的看着春生,眼似乎隐隐有冒火的趋势。

    春生一时有些心虚,半晌,只轻轻的别开了眼。

    在一看过来时,便瞧见那人蹲在自个的脚边,正微微低着头,一本正经的替她换着鞋。

    许是动作还有生疏,却是一丝不苟,认认真真的,仿佛在对待一件多么上心的事情似的。

    春生眼底忽而有些动容。

    眼前这人,曾经是何等的高高在上,他是可呼风唤雨的主子,在她们那些下人的眼,他是掌控着她们生杀大权的人,宛若天人般。

    而她们呢?

    宛若蝼蚁。

    便是连与他说一句话,都会战战兢兢,心生惶恐。

    春生从未曾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蹲在她的脚下,如此细致的伺候着她,却甘之若素。

    沈毅堂替春生换好了鞋,便令她站起来。

    裙摆下探着一小截玫红,与身上的穿戴色系相呼应,分外适合。

    沈毅堂瞧了又瞧,总算是满意的道着:“如此,便完美了——”

    春生见状,便小声的对着沈毅堂道了声谢。

    哪知那沈毅堂却得寸进尺的凑了过来,凑到春生的耳边低声道着:“昨夜的事儿不记仇了罢,那么今晚咱们——”

    说着,后头的声音渐小。

    可是却成功的令春生面上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又渐渐地开始失控。

    春生不由咬牙切齿的看着那沈毅堂,又羞又愤的道着:“休想——”

    说罢,只越过了沈毅堂不在搭理他了。

    沈毅堂见状,只微微挑了挑眉,冲着春生的背影慢条斯理的笑着道着:“那咱们走着瞧···”

    春生立马出了卧房。

    不多时,司竹领着两名小丫头备了热水过来。

    春生出去了,沈毅堂只得自个洗漱,自个穿戴了。

    用完膳后,春生将送去江家的贺礼复又重新查看了一番,待到了时辰,便乘着马车去江家了。

    不过,却是未曾与那沈毅堂同行。

    凭着沈毅堂与江家的关系,他自然会过去。

    只是,春生与他的关系不清不楚,于情于理,没有同他一道前去的道理。

    沈毅堂此番好似也并未曾强求。

    话说春生趁着那沈毅堂去了一趟书房,便直接领了素素与司竹出府了,三人坐在了马车里,马车极为宽敞,素素与司竹亦是坐在了马车里,春生身边一人一个。

    素素历来跟随春生走南闯北,算是瞧见过市面的,倒是司竹,她是被直接发卖到静院的,除了静院哪儿也未曾去过,是以便有些小心紧张。

    春生瞧在眼,倒也未曾多说些什么,司竹年纪小,比不得院里的菱兰稳重,但人却勤老实,心性不错,春生较为喜欢,横竖往后若是跟在她身边的话,终归是会慢慢适应的,春生倒不急。

    就像是她们当年一样。

    因着昨夜那沈毅堂折腾得较晚,春生微微有些疲乏。

    正是因着今日有正经事儿,昨夜那人还不依不挠,是以春生早起便有些不,这才有了方才那厮嘴里的“昨夜的事儿不记仇了罢”这么一说。

    想到那沈毅堂的恬不知耻,春生忽而发觉,只不知在何时,曾经那股子熟悉的味道好似又回来了似的。

    与以往,现如今皆略有不同,但是,仍是她熟悉的样子。

    春生忽而觉得,那个不言不语,沉默寡言的沈毅堂,她似乎更为怀念。

    春生闭着眼靠在软榻上靠了会儿,只觉得刚闭眼,马车便停了下来似的,春生一睁眼,便听到素素在跟前道着:“姑娘,到了···”

    于此同时,只听到外头不远处亦是想起了一道清脆的声音,道着:“太太,咱们到了···”

    第245章

    司竹先行下马车, 随即素素掀开了帘子正欲下去。

    却见她似乎一愣, 动作一时停住了。

    “怎么了···”

    春生见状随口问道。

    素素回过身来看了春生一眼, 眼底有丝犹豫,嘴唇蠕动了下, 许久没有吱声。

    半晌,这才小声的道着:“是沈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