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82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听了微微怔住, 双目微闪。

    不过这么几个字, 春生便已经领会其的意思了。

    片刻后, 这才神色淡淡的道着:“没事, 走吧, 咱们下去吧···”

    素素闻言, 又深深瞧了春生一眼, 见她面色正常,遂放下心来,率先下了马车。

    又站在马车外替里头的春生撩开了帘子。

    彼时时间还尚早,春生特意赶早过来的。

    江家初回京, 江家老爷子六十大寿, 虽说一切从简, 不会大办,但是江家目前颇得圣眷, 自有的是人上赶着结交。

    这会儿宾客还不多, 但管家小厮早早的便迎在了门外,笑脸相迎。

    春生一挑开帘子,瞧瞧见对面的马车上亦是有人重复着她的动作。

    一身锦衣华服披身, 金银玉器傍身,气派十足。

    两人视线撞到了一块。

    四目相对。

    春生目光平静。

    对面的苏媚初似乎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很恢复了神色,对着春生微微颔首。

    春生亦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两人各自下马车。

    这还是自上回在静园后,两人头一回会面。

    春生知道,只要她与那沈毅堂还有纠缠,势必往后这样的会面定是少不了的。

    其实,这样的场所,凭着沈家与江家的关系,那苏媚初会到场,春生并不会觉得意外。

    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早碰见罢了。

    二人神色都还算是平静。

    还是苏媚初先与春生打的招呼,往她这边走了两步,淡笑着道着:“没有想到还有人会比我先到,不过瞧见那人是你,倒是并不稀了···”

    这春生与江家的关系,苏媚初自然知晓。

    说话间,目光往似乎往后瞧了一眼,像是在瞧那沈毅堂是否一道随行。

    要说这春生与江家关系匪浅,这苏媚初却也并不差多少,苏媚初与江家大太太姜氏也就是那江俞膺的发妻相熟,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早在三年前,姜氏随着江家大爷入京,便与那苏媚初一见如故。

    此番乃是姜氏打头一回亲自主持打点这样重要的寿宴,苏媚初经验十足,自然帮衬着出谋划策,这日自然要早早过来聊表支持了。

    春生听了听那苏媚初的话,亦是淡淡的笑了笑。

    其实,春生与那苏媚初二人之间并无嫌隙。

    当初春生在沈家做丫鬟时,便有传言,说是那正房太太对春生另眼相待,当时沈家老太爷寿宴时,还亲自将人调派到了身侧当差,似有意提拔。

    苏媚初从未为难过春生,她们二人之间并无过节,便是后来春生被那沈毅堂收房了,还是亲自安排在了爷的正屋里头,都从未见那苏媚初刁难过她。

    从她的言行举止间,依稀可见,苏媚初应当是乐意将春生留在府里的。

    这一点,从上一回苏媚初到访静院便可得知。

    那一回在静园,春生不觉得那是挑衅,相反,她觉得那苏媚初是真心实意的。

    二人私下并无仇怨,相反,因着林氏的缘故,二人似乎还算得上是较近的亲戚了。

    因着这一层缘故,两人不痛不痒的寒暄了几句。

    不过,却也并无深交。

    见街头开始有马车行驶过来,苏媚初便对着春生道着:“怕是有宾客到了,那咱们先进去拜访长辈们吧——”

    春生点了点头。

    管家对沈家五房太太自是认得,早早的便恭敬的迎了上来,倒是瞧着春生,似有些面生。

    春生立马递了拜帖。

    管家见了,当即恭恭敬敬的道着:“原来是春生姑娘,请,夫人昨个亲自交代了,春生姑娘乃是贵客,里边有请——”

    这边两行人方进了府里,便瞧见那头几个丫鬟簇拥着一位贵妇从里头过来了。

    瞧见那位贵妇二十五六岁年纪,头戴蝶恋金钗,身子略微丰盈,银盘脸,面白唇红,面容十分出挑,性子爽利落。

    此人便是江家大太太姜氏。

    姜氏边走着,一边笑着迎了上来,与那苏媚初似乎十分熟稔,只笑着道着:“你可算是来了,来,来替我瞧瞧,看哪里还是什么不妥的地方——”

    苏媚初目光四下瞧了一眼,便笑着道:“瞧着有模有样的···”

    那人听了便稍稍松懈一口气。

    一时,便又瞧见了身后紧随过来的春生,见有些面生,微微有些诧异。

    见十六七岁年纪,可是却生得貌美绝色,那样的音容相貌,便是连风姿卓越的姜氏瞧见了,都有些微微失神,只见袅袅婷婷,美若天仙。

    又并非空有相貌,施施然的走过来,那一举手一投足间,竟是端得一副优雅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