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83节

作品:《斗春院

    又见穿着一身佯红色的锦缎,衬托得整个人娇艳夺目,令人观之难忘。

    姜氏正愣神间便见春生朝着她福了福身子,嘴上笑着道着:“小女子春生,见过太太···”

    顿了顿,又似有些不好意思笑着道着:“合该唤一声‘小婶婶’的,不过这般年轻的婶婶,春生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唤出口,还望太太见谅!”

    姜氏虽未曾瞧见过春生,却绝对多次听到过她的名讳的。

    姜氏闻言,只立马拉着春生的手,一脸欢喜的道着:“呀,原来是春生啊···”

    一时,只忍不住又细细打量着春生的眉眼直赞着:“生得可真俊啊,啧啧啧,怪道母亲时常在咱们跟前提及你,但凡瞧见哪位俊俏的小娘子,总勉不了要道上一句‘咱们春生如何如何’今日一瞧,果然令人惊为天人啊!”

    春生这般被夸,只有些不好意思。

    姜氏忙拉着春生的手道着:“来来来,些进屋里说话,母亲自前两日收到了你的信件,日日都在挂念着呢,方才我出来时还在念叨来着···”

    一时亲热的拉着春生,又对着苏媚初道着:“来,媚初,你也一道···”

    姜氏并不知春生与沈家的渊源,当时春生在元陵入住江家时,姜氏已随着夫君一同前往京城了。

    虽与苏媚初相交甚好,却不并不曾讨论过这样的事儿,是以,并不知情。

    这边春生进了屋直接去拜见江夫人,纵使时隔三年未见,然彼此皆是甚为挂念着,书信往来亦是从未曾断过。

    一时见了面,江夫人便有些眼红了。

    夫人膝下无女,只将林氏收坐了义女,将春生当做孙女般疼爱着,又怜惜春生的身世,及在沈家的遭遇。

    此番见了,只拉着春生不住眼的瞧着道着:“好好好,回来了便好,往后可不要在四处跑了···”

    这边江夫人直拉着春生不住的说着话,问这两年所发生的事情,问林氏夫妇及晋哥儿的事情。

    春生便一一道来。

    春生只忙道着:“晋哥儿前两日变天受了些凉,染了风寒,待病好后定特意领着来与您磕头问安···”

    又见这两年遇到的好玩的、有趣的事娓娓道来。

    春生言语幽默,时而又带着些狡黠,就像是在家里对着林氏,对着张婆子似的,带着些亲近,只逗得江夫人乐呵呵的直笑着。

    这边二人聊的不亦乐乎。

    外头宾客开始渐渐地入府了,一时宾客满盆,好不热闹。

    男女分开设宴,男子在前院吃酒看戏,言笑晏晏,女子这边亦是设了戏曲及茶宴,可听戏,吃茶,吃点心,聊笑。

    姜氏一直在外头宴客,苏媚初随着帮衬,见客人到了不少,姜氏见江夫人那头还未曾有半点动静,心知怕是聊上头了。

    这日所到之人,皆乃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官家太太小姐,便是与那皇家沾亲带故的都大有人在,可比不得以往在元陵是那般随意,自是怠慢不得。

    姜氏只得亲自去请人。

    不多时,便瞧见江夫人被人扶着姗姗来迟。

    只见江太太身着一身翔青色的锦缎褂子,鬓上佩戴了简单的金钗,头上偶有几根银发,虽年乃五旬有余,然而保养得甚好,瞧着还不到五十岁了。

    穿戴不算奢华,举手投足间透着一副世家夫人般的尊贵祥和,许是见多识广,极有涵养,只见面带浅笑,和蔼可亲。

    江家老爷子常年外放为官,鲜少回京,在场好些夫人还是头一回到江家拜宴了,自然是第一时间将目光投放到了江夫人身上了。

    然而当江夫人坐在了椅子上,待方才扶着进来的那道身影转过身来时,瞧见了春生的面色,顿时,所有人为之惊艳。

    第246章

    众人只瞧见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袅袅婷婷的立在江夫人身侧, 生得一脸绝色, 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悉数给吸引了过去。

    只见她不卑不亢, 眉眼低垂,面上挂着浅笑, 神色娴静。

    又见她穿了一袭佯红色衣裙,腰间挂着上好的羊脂玉佩, 手腕子上套着一对金镶玉手镯, 穿戴虽简却奢。

    施施然的立在那里, 无论是颜色还是涵养, 皆乃是上上乘, 自成了一道绝佳风景。

    屋子里静默了一阵, 众人各自纳罕, 心下无不赞叹。

    江夫人视线落在众人面上,片刻后,面上含笑的对着春生道着:“来,春儿, 些过来见过诸位夫人吧···”

    春生闻言, 对着江夫人微微一笑, 随即,双手置于腹间, 朝着众人屈膝福了福身子, 嘴里道着:“春生见过诸位夫人,诸位夫人万福金安···”

    盈盈施礼,举止优雅, 从容不迫。

    当即,便立马有人将春生从头到脚的直直打量着,忍不住开口问着:“江夫人,这位乃是···”

    众人皆知,这江家育有三子二孙,膝下未曾有女,而孙辈的年纪尚小,从未瞧见过府有这般大小的小娘子,众人纷纷猜测许是乃是江夫人娘家亲戚那边的小辈。

    却见江夫人笑着对着众人道着:“春儿乃是故人之后,曾乃幼时闺蜜之后,哎,只可惜故人去得早···”

    江夫人说到这里语气似有遗憾,不过转眼却又忽而一笑,只拉着一旁春生的手拍着道着:“不过所幸咱们春儿聪颖伶俐,又蕙质兰心,我呢向来喜欢女儿孙女,可惜我这个肚子不争气,一连生了三个臭小子,这不,便认作了春儿她母亲做义女,成全了我这个女儿梦,这认了义女便又得了个这个乖巧伶俐的孙女,可谓是全了多年的愿了···”

    江夫人面上一直笑呵呵的,一口一个咱们“春儿”,显然对眼前这位“孙女”非常满意。

    惹得众人纷纷附和道“江夫人好福分”“孙女好孝顺优秀”之类的。

    此番前来拜宴的皆乃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官家太太,大抵皆是与江老爷同级或者下级官僚的家眷,其身份最为尊贵的要数侯夫人秦氏了。

    这侯府袁家世袭爵位,自是尊贵无比,只是爵位承袭三代,到了现侯爷这一代,已是到了第三代了。

    偏偏侯府世子平庸,次子纨绔,侯府后代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