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85节

作品:《斗春院

    后头那些夫人瞧着,纷纷交头接耳,低声询问,没有想到这江家与沈家关系竟如此亲厚。

    这沈毅堂的名头自是听说过的,那沈毅堂自小便是在京城长大,曾乃是京城有名的混世魔王,这京城的权贵便是没有瞧见过,定也是听见过他的大名的。

    只是这些年沈毅堂成亲后,回了元陵老家侍奉在双亲身侧,于京城的见闻比之以往倒是渐渐的少了。

    此番瞧见,瞧着那通身的威严霸气,又见性子沉稳不惊,分明乃是个冷静缜密之人,哪里又与当年那个混世魔王的性子牵扯上半点关系呢?

    又见那幽默风趣的瞿三儿,波澜不惊的江俞膺,个个皆乃是人龙凤,耳语之间交谈,纷纷觉得可惜,为之叹息,若是在年轻几岁,尚未娶妻便好了。

    而一众十几岁的千金小姐们听了,纷纷垂着眼一脸羞涩,又忍不住抬眼往前偷偷地瞧去,男子三十而立,是最有魅力的年纪,个个心里砰砰直跳,忙红着脸低下了头。

    这头瞿三儿与江夫人说话间,早已眼尖的瞧见候在江夫人身侧的美人了,许是这般美貌出挑的小娘子并不多见,瞿三儿忍不住一连着多瞧了几眼。

    可是架不住越瞧却越是觉得有几分眼熟,瞿三儿心想了又想,可是着实是想不起来。

    又瞧见后头姜氏与苏媚初一道走近,瞿三儿便忘了这一茬,他向来嘴甜,立马招呼着,左一句嫂子,右一句嫂子不离嘴。

    苏媚初淡淡的笑着,却是抬眼看了那沈毅堂一眼。

    沈毅堂朝着她淡淡地点了点头。

    随即,只立即往春生瞧去。

    却见春生微微垂着眼,面上瞧不出任何情绪。

    沈毅堂执于腰间的手微微紧了紧。

    那边姜氏走到了江俞膺跟前,低着声儿问着他外头宾客的情况,又与他道着:“咱们正要去前院听戏···”

    江俞膺与姜氏在低声耳语。

    瞿三儿见自个挡在了沈毅堂跟前,立即给苏媚初腾地方道着:“来,来,嫂子,您往这边——”

    又扭头看着沈毅堂打趣道着:“我就不挡着你们夫妻二人的道了···”

    却见那沈毅堂眯着双眼,双眼发寒的直盯着自个瞧着,那眼底是深不见底的幽暗,只瞧得瞿三儿满是心惊胆战的。

    瞿三儿立马收回自个的目光,一时,只不知道自个说错了什么,瞧了瞧苏氏,又看了看江夫人,却是立马噤声,不敢多言。

    沈毅堂眯着眼瞪了瞿三儿一眼,又看了苏媚初一眼,这才对着江夫人道着:“毅堂暂且不打扰诸位了,且先去前院,回头在与夫人久叙——”

    这满院内眷,不便久留。

    说着,便又对着后头一众夫人微微颔首施礼,嘴里道了一声“告辞”。

    目光收回之时,速的往春生面上掠过,见一旁的江俞膺朝他颔首,二人转身便要离去了。

    瞿三儿见二人离去,后知后觉的道了声“哎,等等我呀”,说话间,亦是立即朝着江夫人行了个礼,立即随着跟了去。

    只是,走了几步,不知如何,便又忍不住回过头来瞧了一眼,只瞧见立在江夫人身侧,原本低眉赦目之人忽而缓缓地抬起了脸。

    远远地与春生的视线撞到了一块儿。

    原本隔得近倒不觉得,现如今隔得远些了,原本有些面熟的面容却在脑海忽然清晰了起来。

    瞿三儿只忽而觉得心下一跳,喉咙里的几个字险些要呼之欲出了。

    又立马收回自个的目光。

    不敢再乱瞟了。

    喉咙里的那句“小嫂子”被生生的咽进肚子里了。

    我的个乖乖,一个嫂子,一个小嫂子,这一回算是看走眼,马失前蹄了。

    却说沈毅堂三人与江夫人行礼,便匆匆离去了。

    春生一行人进了园子。

    台上正咿咿呀呀的开唱着,临湖的亭子及廊下设了软榻小几,小几上摆放了满满当当的果子点心。

    年长的夫人坐在亭子里听戏,年轻的小姐们寻了相投的结伴到园子里去逛了。

    春生随着姜氏搭把手,随着一道在前头给诸位长辈们斟茶伺候,一时,斟了碗茶,抬眼,却见那头秦氏正坐在软榻上笑着与身侧的苏媚初说道着什么。

    这秦氏身份尊贵,在场的大部分女眷她并未曾放在眼底,不过这苏氏则不同,苏氏乃是沈家五房太太,又时常出入皇宫,便是连那宫的贵妃娘娘都对其赞誉有佳,秦氏待她自然不同寻常。

    秦氏有心结交,苏氏又不好推拒,便随着一道聊笑。

    春生端着茶走近,便听到那秦氏对着苏媚初笑着道着:“想当年那沈五爷活脱脱霸王般的性子,这满京城谁敢轻易开罪了去,便是连沈家老夫人都管束不了,没想到今日一见,倒是越发威严稳重了,可见,娶妻当娶贤,这一切定皆乃是沈太太你的功劳啊···”

    苏媚初闻言,面上微愣,却是未曾多言,半晌,只淡淡附和着笑道:“夫人,您真是说笑了···”

    春生走近了听到这几句话,只当即停下了步子。

    那头苏媚初说笑间似乎有所感应似的,只忽而抬着眼朝着春生远远地看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相撞。

    春生握着茶碗的手微微一紧,半晌,只面色如常的走了过来,双手端着茶递给了秦氏,嘴上道着:“夫人,请吃茶!”

    又递了一杯给苏媚初,苏媚初伸手接了,看着春生片刻,忽而开口道着:“我瞧你忙了有一会儿了,今日天热得紧,可别累着了,先且坐着歇一歇,吃口茶,听会子戏罢···”

    春生闻言面上微怔,随即,只淡淡的笑着:“不碍事儿,前头有些要紧的事儿,婶···婶婶她被唤到前头帮衬去了,我且先替她一替···”

    说着又对着秦氏与苏媚初二人道着:“若是招待不周,还望二位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