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86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说完,便朝着二人福了福身子,转身去招待其余人了。

    春生走后,秦氏还在抬眼眼盯着她的背影瞧着,见她与这沈家五房太太苏氏果真相熟,又旁敲侧击的与苏氏闲聊一番,得知果真乃是她的表侄女,一时,秦氏眼若有所思。

    沉吟半晌,只忽而招呼身后的大丫鬟雯儿过来,与之低声耳语了几句。

    只见那雯儿闻言面上似有几分诧异,抬眼往不远处的春生瞧了一眼,半晌,立即点了点头,只忽而匆匆地离开了园子。

    第248章

    却说春生忙活了一阵, 姜氏前头事情忙完便立即赶过来了, 见园子里被打理的妥妥当当的, 姜氏忙拉着春生的手道着:“辛苦你了,这会子我事情都弄完了, 这边便交给我,你过去歇歇吧···”

    春生并不觉得累, 不过许是天热, 吃了些茶, 倒是觉得小腹微胀。

    春生便与姜氏打了声招呼, 从亭子里出来了。

    待绕过游廊, 走远了些, 便觉得耳边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小了些呢。

    春生并不爱听戏, 沈家老夫人原先爱听戏曲,以往刚入沈家那会儿年纪还小,便偶与香桃几个偷摸着过去远远地瞧稀罕,后来大了, 便不爱往热闹人堆里凑了。

    从沈家出来后, 游历的那两年也偶尔听过, 不过相比听戏,春生更爱扮作男子装扮与素素两人坐在茶馆里听着老人家说书。

    吃吃茶, 嗑嗑瓜子, 听着老人家满腹经纶,妙语连珠,委实有趣。

    不过这两年年纪大了, 并不适合抛头露面了。

    尤其是近来,自打搬到静园后,便是连外出走动的机会,皆是少之又少了。

    这般想来,免不了便又想到了那人,想到了方才在院子里的那短暂的一通会面,以及想到了方才在厅子里,秦夫人所道的那一番话。

    春生只忽而觉得心有些闷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知为何,她忽而发现自己其实是有些心虚的,尤其是当三个人同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于众人眼,尽管关系许并不如何亲厚,但是他们二人永远是夫妻,这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在那一刻,春生内心忽而有些胆怯。

    不知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感受,在此之前,这是在此之前,从未曾有过的现象,便是当年在元陵沈家与沈毅堂在一块的时候,面对着苏媚初,都不曾有过的。

    而现如今,只要对上苏媚初那一双淡然释从的双目时,有那么一瞬间,春生内心是无措的。

    并非因着她显赫的身份,并非因着她乃是沈家五房的正房太太,也并非乃是她名义上的表姨,或许,仅仅只是因着她是他的妻吧。

    尽管早早的便做好了心理准备,然此刻春生心里仍是有些燥意,只绕到湖边的柳树下吹了一阵风。

    待心里微微平静了些后,忽而只见远处有一行十五六岁的小姐们被丫鬟簇拥着往这边来了,一路说说笑笑的,明明是同龄人,然春生却觉得难以融入进去。

    春生绕出了园子,一时想着素素与司竹二人怕还守在里头等着她,她方才是绕出来的,未曾撞见她们二人,便想着要不要回去寻人,怕二人丢了自个难免担忧。

    然绕了几遭,因地段不熟,一时不知绕到了何处。

    见前头有丫鬟捧着托盘经过,春生忙上前问路。

    丫鬟忙恭恭敬敬的帮着春生引路,可是走了一段路,春生却发觉竟是越走越偏,耳边唱戏的声音早已听不见了。

    春生一时心生疑虑,正欲开口询问,正在此时,忽然一只大掌由后伸过来,紧紧的捂住了春生的嘴。

    春生被这般突然的举动唬了一跳,立即挣扎呼叫,然而却只听到发出“唔唔”的声音。

    声音细小,走在前头的丫鬟并未曾听见,直径往前走着。

    春生这才开始惊慌了起来,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然而她的力气甚小,虽然未曾瞧见,但是身后分明是名身强体壮的男子,春生根本抵不过。

    直至春生被人捂着嘴,一直被拖到了假山后,前头的丫鬟还未曾察觉过来。

    春生被人捂着嘴,挟持着拖到了假山后,这里颇为偏僻,少有人会寻过来。

    这江府办宴,所到皆是被受邀的宾客,理应不会混入歹人的,然到底人多口杂,春生脑海一时乱糟糟的,尚且无法判断对方的身份。

    正在春生惊慌失措间,却见身后的人捂着春生的嘴,将她带到了假山后一处隐蔽之处,只忽而将春生由后半抱着,低着头,便朝着春生的后颈亲了上去。

    春生觉得后颈一阵滑腻,顿时大惊,只吓得手脚冰凉,还未待其回过神来之际,便见身后之人松开了钳制她双手的大掌,只捂着她的嘴,抬手作势要去撕扯她的衣裳。

    春生吓得面色发白,不住的挣扎,然并未起到任何作用,春生只竭力令自个镇定下来,这里地处偏僻,绝对有人会来救她的。

    这日所到宾客,皆乃是京城有些头脸的官宦人家,便是她此刻真的被人玷污了,倘若对方身份尊贵,终是江家愿意为她主持公道,然春生定不会令其为了自个开罪权贵的恶,到最后,左不过是配给了人家做妾罢了。

    不,万万不可,绝对不能如此。

    这般想着,春生只忽而伸手用力的去掰开捂住自己嘴巴的大掌,又抬脚不住的往后胡乱去踹着身后之人,许是没有料到她忽然这般疯狂的回击,一不留神间,身后之人被她狠狠的踹了一脚。

    春生只听到一声低低的闷哼声。

    这样的声音春生却忽而觉得熟悉,面上顿时愣住。

    忙低着头去瞧那只大掌的衣袖,乃是湛蓝色的锦缎,并非翔紫色的,且衣裳上的熏香并非春生熟悉的。

    春生迷迷糊糊间,只忽而又胡乱抬脚往后踹了一脚,便又听到了一声闷哼声,半晌,只听到耳边咬牙切齿的道着:“还来——”

    春生一愣,只觉得握住自个嘴巴的大掌力道微松,春生一把将其扒拉了下来。

    一转身,却瞧见了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重新换了一身新的衣裳,只微微皱着眉,正一脸不的瞧着她。

    春生瞧见此人便是沈毅堂,心是又气又恼,忍不住抬脚又往沈毅堂的膝盖骨上踢了一脚,转身气呼呼的便走。

    身后的沈毅堂边揉着腿,边追过来拦住了她,春生瞪了沈毅堂一眼,一言不发的绕过了他继续往前走,却忽而又被他从后一把捂住了嘴,春生气得“唔唔”直叫嚷着。

    却听到沈毅堂凑到春生耳边低声道着:“别出声,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