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88节

作品:《斗春院

    雯儿说完,见那袁仁昶久久不语,一时偷偷地抬眼望去。

    却见那袁仁昶一只手抱着臂膀,一只手摸着下巴,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雯儿。

    雯儿的脸顿时一红,只支支吾吾的道着:“二少爷为何这般看着奴婢,是···是奴婢哪里瞧着不妥么?”

    说着慌忙抬手往发间探了探。

    却见那袁仁昶忽而伸手挑起了雯儿的下巴,脸朝着雯儿步步探了过去,只一脸暧昧的道着:“没有哪里不妥,哪儿都妥妥的,就是咱们雯儿···”

    袁仁昶说着只往雯儿脸上吹着一口气,吊儿郎当的道着:“怕是吃味了···”

    雯儿闻言,脸瞬间刷红了,只慌忙低着头不敢去看那袁仁昶,红着脸支支吾吾的道着:“二少爷,您···您莫打趣奴婢了,夫人···夫人那里还等着奴婢了,奴婢···奴婢···啊···二···二少爷···您放开奴婢···”

    那雯儿话音还未落下,便被那袁仁昶一把搂在了怀里。

    那边二人在**取乐。

    而假山这边的春生与沈毅堂见状不由对视一眼。

    春生心里震惊,久久无法平复。

    她还以为自己是被那沈毅堂一时兴起给劫来的,却不想着背后还有着这样的章程。

    这般想来,心不由一阵后怕。

    而那沈毅堂双眼微微眯起了,眼底闪过一丝阴狠的气息。

    春生见沈毅堂撑在假山壁石上的手掌缓缓地握成了拳,手臂上的肌肉绷紧了,仿佛下一瞬便要火山爆发了似的。

    春生忙伸手抱着沈毅堂的腰,生怕他一时冲动便要闯过去了。

    见沈毅堂眯着眼低头看着她,春生忙对着沈毅堂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冲其道着:“今日乃是江府的寿宴,咱们···咱们还是莫要惹事了···”

    沈毅堂却是板着一张脸,一字一句阴冷的道着:“不知死活!”

    沈毅堂面色阴森,双目发寒,视线冰冷,像是两道毒箭似的。

    春生见了,心下担忧。

    忙伸着双手捧着沈毅堂的脸,扬着头盯着他的眼,小意安抚着:“沈毅堂,你冷静些,答应我,今日莫要惹事,有什么事儿咱们往后再去解决,可好?”

    许是春生难得温柔耐心,沈毅堂低着头盯着春生的眼。

    半晌,他眸的阴冷终是渐渐地赦住了。

    只忽而低着头,以额头抵着春生的额头,喉咙里低低的“嗯”了一声。

    不过牙齿仍是咬得吱吱作响,显然是真的动怒了。

    就在春生好不容易安抚了沈毅堂的同时,却听到后头凌乱的脚步似乎正往这边来了。

    只听到男子微微喘息的声音道着:“雯儿,你好美···”

    间夹杂着女子声音似慌张似娇羞的道着:“二少爷,别···别这样···啊···”

    似乎被凌空给抱了起来,女子发出惊叫声,男子顿时哈哈大笑。

    春生听着动静,忙拉着沈毅堂的手臂,急急道着:“不好,他们似乎往咱们这边来了···”

    第250章

    沈毅堂见春生面带焦急, 又听到动静似乎果真是往这边来了, 只抬眼往四处打探了一眼, 沉吟了片刻,忽而伸手握着春生的手腕, 对她低声道着:“跟着···”

    说着便拉着春生的手往假山深处走去。

    这一处假山嶙峋,春生紧跟着沈毅堂, 两人寻到了一处遮挡处, 沈毅堂紧贴着石壁立着, 便伸手将春生紧揽入了怀。

    这边二人刚藏好, 那边袁仁昶抱着雯儿便来到了春生二人方才的位置。

    春生心忙道了声“好险”, 便立即不敢动了。

    袁仁昶吃了些酒, 方才瞧见了春生心下已经开始躁动了, 可人没逮到,身下只冒火,这会子瞧着雯儿一脸羞涩的模样,便有些忍按捺不住了。

    雯儿乃是府里的老人了, 府但凡有些姿色的丫鬟, 哪怕没令他得手, 却也皆被他调戏过了,唯有这雯儿相貌虽清秀但不算貌美, 袁仁昶一直未曾正眼瞧过。

    在加上到底是自个老子娘跟前的丫鬟, 多少有些忌讳,袁仁昶倒从未动过什么歪心思。

    可许是这会儿邪火上头,又见她一脸娇羞紧张, 相貌虽清秀但胜在还算耐看,又生得面白如玉,那小脸嫩的,一手摸过去,滑溜溜的,竟一时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袁仁昶哪里忍得,抱着雯儿来到了假山后,将人摁在了石壁上便开始亲了起来。

    袁仁昶本就风流好色,历经几多妇人,雯儿哪里是他的对手,袁仁昶上下其手,嘴里亲着,手上开始抚弄着,没几下,雯儿便已别他侍弄得娇喘涟涟了。

    袁仁昶箭在弦上,见雯儿双眼迷离,伸手便去扒雯儿的衣裳。

    雯儿心口一凉,这会儿才渐渐地回过神来时,只忙护着胸一脸语无伦次的道着:“二少爷,别···奴婢···若是被人撞见了,奴婢往后还怎么见人啊···夫人···夫人那里还在等着奴婢回去伺候呢,二少爷,求求您···不要···”

    袁仁昶哪里忍得住,只气喘吁吁的含糊道着:“管他娘的,被人撞见便撞见了,横竖待本少爷爽了再说···”

    顿了顿,又含糊道着:“夫人那里甭管了,大不了本少爷向夫人要了你便是···”

    说罢,伸手用力一扯,便将雯儿身上的衣裳悉数给扒拉了下来,露出白花花的身子。

    雯儿又是羞涩又是紧张,不过,得了袁仁昶这番话,到底放下心来。

    没多久,二人便在这大白日里旁若无人的行事了起来。

    耳边满是粗喘及娇吟声,起先许是到底有些忌讳,特意压制了声音,可是没多久,二人便不管不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