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93节

作品:《斗春院

    司竹听了,立在原地久久无语。

    菱兰吹了蜡烛,爬到床榻上脱衣睡了。

    半晌,司竹也轻手轻脚的爬到了自个的床榻上,解了衣裳,坐在床上坐了许久,临睡前忽然忍不住道了一句:“我虽关心姑娘,却也同样关心你,姑娘那般聪慧,未曾不曾发觉,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司竹说完,屋子里静悄悄的。

    司竹心不由又叹了一口气。

    第253章

    春生第二日醒来, 迷迷糊糊的伸手往身侧探了探, 空的, 顿时,慢慢的张开了眼。

    一瞧, 果然,人已经不再了。

    其实沈毅堂早起时, 她隐约是有些印象, 只半睁开了眼, 依稀记得沈毅堂还凑过来与她说了几句什么, 她睡眼惺忪的嘟囔回了几句。

    只到底说了些什么, 这会子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春生爬起来坐在床榻上坐了片刻, 不一会儿便瞧见素素与菱兰两个端着洗漱物件进来了。

    春生一时瞧见菱兰, 不过多瞧了两眼,这才想起昨个准了司竹的假,边起来边随口问着:“司竹今儿个出府了吧?”

    菱兰立即恭敬回着:“是的,姑娘, 那丫头天还没亮就一溜烟起了, 这会子怕是已经出城了吧···”

    春生闻言, 嘴上喃喃的道了句“还真是个记性子”。

    不过想到自个曾经亦是如此,倒是笑着点了点头。

    素素寻了身素净的衣裳伺候春生穿上, 见春生面上带着笑, 便忙道着:“姑娘,早膳已经备好了,现在吩咐厨房摆膳么?”

    春生这几日胃口不佳, 只淡淡的摆了摆手,嘴上随口道着:“等会子吧,现在还用不下···”

    素素还未来得及回话,倒是一旁的菱兰见状,犹豫的瞧了春生一眼,小声道着:“姑娘,那要不要先吩咐厨房备些肉粥往书房那边送过去···”

    春生闻言立即抬眼看向一侧的菱兰,微微有些惊讶的问着:“爷今日在府里么?”

    菱兰见春生一副不知情的模样也有些吃惊,半晌,只忙轻声的回着:“是的,姑娘,爷今日在府里,这会子在书房办公···”

    说到这里,语气微微停顿了片刻,又补充了一句道着:“爷今日起得早,早起在院子里练了拳,见姑娘未起,便又到书房去了···”

    一时,又见春生正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清澈干净,菱兰心里不由一窒。

    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不敢与之对视。

    春生换了衣裳,片刻后,这才对着素素道着:“素素,你去吩咐厨房传膳。”

    说完,又看着菱兰,淡淡的道着:“你去书房请爷过来。”

    素素与菱兰二人刚出厅子,便恰好撞见沈毅堂正从院子踏步进来。

    素素与菱兰忙与沈毅堂行礼,沈毅堂低声问着:“人醒了么?”

    菱兰忙回着:“回爷的话,姑娘已经醒了,正吩咐奴婢去书房请爷回来用膳,没想刚出来,爷您就来了···”

    沈毅堂微微点头,越过菱兰与素素二人,转身进了厅子,往卧房里去了。

    剩下素素与菱兰二人对视了片刻,半晌,只瞧见素素神色淡淡的对着菱兰道着:“我先去厨房了···”

    说着转身便走远了。

    菱兰立在原地待了片刻,便缓缓地跟在沈毅堂身后,进去伺候着。

    却说昨晚给远在扬州的林氏夫妇二人写的信件这会子还放在了书案上,一时想到了什么,春生又添笔想要往上加几句。

    只放下笔,又有些犹豫,只拧着眉,最终还是将笔搁在了砚台上。

    沈毅堂抱着臂膀,立在门口,瞧了一会儿。

    春生将信件收好了,一抬眼,便瞧见了立在门口的沈毅堂。

    春生见沈毅堂这么过来了,一时只有些诧异。

    沈毅堂几步走了过来,春生便也缓缓的迎了上前。

    身后的菱兰立马几步走过来,为沈毅堂端上茶奉茶。

    沈毅堂随手接了。

    菱兰又麻利的去将他平日里换的常服给取来。

    春生原本是自个亲自去的,见状,便一时止住了步子,只静静的立在了原处,面上并不异处。

    菱兰取了衣裳过来,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伺候主子爷更衣。

    又见春生立在一旁,静静的瞧着,没有要上前伺候的意思。

    菱兰便犹豫着,只小心翼翼的朝着沈毅堂走了过去。

    却瞧见那沈毅堂朝春生走近,忽而朝着春生张开着双臂,菱兰便抿着唇退居一侧。

    然而等了又等,只见春生立在主子跟前,正抬着眼静静的看着他,依旧没有要上前伺候的意思。

    菱兰抱着衣裳,立在原地,微微咬着唇,一时,只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