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94节

作品:《斗春院

    正恍然间,沈毅堂忽而朝着菱兰侧眼看了过来,只眯着眼,淡淡的道着:“你退下吧,往后不要踏进这间屋子···”

    语气稀疏平常,可那话的内容却令菱兰心一窒。

    菱兰只飞的抬眼,微微张着嘴。

    只以往自己听错了似的,许久都未曾回过神来。

    又见那沈毅堂双眼渐渐地变得发沉,菱兰的身子陡然打了个寒颤,后脑勺一麻。

    当即反应过来。

    嘴上忙结结巴巴的道着:“是,奴婢···奴婢这就退下···”

    恍然间,又飞的抬眼看了一眼,却已看不清主子爷面上的表情了,只觉得视线一阵模糊。

    菱兰忙将衣裳放在了软榻上,只步履凌乱的速离了屋子。

    菱兰在卧房伺候得少,还是姑娘将搬来静园时,随着近身打点,不过彼时姑娘与主子爷关系并不怎么亲厚。

    后来姑娘离了一阵府,再次回来的时候,基本就留着素素与司竹在屋里伺候着,菱兰不常伴随身侧。

    然而近日,爷日日早出晚归,每每姑娘不是睡下,便是还未曾醒来,她与司竹每日轮流伺候,便又渐渐习惯了如此细致入微了。

    倒一时忽略了姑娘的存在。

    待后知后觉回过神来是已经来不及了。

    想到主子的那番话,想到那样淡漠发沉的眼神,菱兰只觉得心一紧。

    一时,又忽而想到方才姑娘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脑海一时回响着昨夜司竹的那番话——

    姑娘那般聪慧,怕是未曾不曾察觉吧。

    菱兰只忽而觉得手脚一阵冰冷。

    菱兰退下后,春生还一直望着她下去的方向,未曾收回视线。

    沈毅堂低声咳了一声。

    便瞧见春生抬着眼,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沈毅堂面上有些不大自在。

    又假意咳嗽了两声。

    大步走到春生跟前,只挑着眉假意低声喝斥着:“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一时,又觉得有些怪异。

    具体如何怪异,却又说不上来。

    许是觉得自个有些怪异,又觉得春生的神色表现的有些怪异吧。

    以往,他最是爱招惹些漂亮丫鬟了,便是与院子里的伶俐丫鬟调笑取乐亦是常有的事儿。

    只不知何时,已经习惯与一众女人保持些距离了,或者又是自个的性子变了,变得暴敛,喜怒无偿,亦是无人敢轻易靠近他。

    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丫鬟们对他退避三舍,而自个从未将任何人瞧在眼的习惯。

    冷不丁瞧见竟有人敢偷偷靠近他,竟还是当着春生的面,若是以往,沈毅堂怕是早搂在怀里揉弄了。

    然而此时此刻,不知如何,沈毅堂除了下意识的排斥外,竟还有些微微的不自在。

    当然,更令人觉得怪异的要数春生的表现了。

    若是旁的女子,遇着了这样的画面,怕是早该将丫鬟喝斥出去了吧。

    又或者得在他跟前闹啊,吃醋之类的,然而这个小丫头,竟然看戏似的,竟然还随着取笑他。

    沈毅堂心里顿时有些不爽,又觉得委实怪异,按常理,不该是这样的啊!

    沈毅堂见春生只笑着不说话,又瞪了她两眼,沉了脸道着:“还不过来给爷更衣!”

    春生目光在他脸上打转。

    半晌,只轻轻挑眉,笑模笑样的道着:“横竖有的是人乐意替您沈五爷效劳,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您还是唤别人吧,我也好顺道瞧瞧,看私底下到底还招惹了哪些···”

    “讨打吧你!”沈毅堂盯着春生死死瞧了一阵。

    忽而走到春生跟前,拉着春生的手,只手将她拉到了怀,揉了揉,嘴里沉声道着:“招惹了哪些,你不知道?这大早上的,差不多得了啊,惹了爷,看怎么收拾你!”

    沈毅堂半是威胁,半是解释着。

    他明知道春生是说笑着,可是心还是有些发急,一股脑的便解释着,嘴上随意,实则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这毕竟曾是他的本性,在她的眼前,是上演过的,已然发生过的事,便是如何后悔,皆如何都抹不掉的。

    沈毅堂心清明,春生嘴上不说,心定是介怀的,或许曾就是因着这一点,才待他若即若离的吧。

    沈毅堂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只在春生耳边低声催促道着:“饿死了,些替爷更衣洗漱···”

    春生抬眼看了他一阵,见他满脸不耐烦,只得抬起手替他解着领口的扣子。

    又替他将腰间的翔云玉腰带给解了下来,伺候着更衣。

    第254章

    春生替沈毅堂解了衣裳, 又到柜子里重新取了一套家常衣裳过来亲自替他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