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95节

作品:《斗春院

    沈毅堂张开双臂, 垂着眼静静地看着她, 只要瞧见她围着他忙前忙后,他心里头便觉得无比舒坦。

    又见春生认真细致, 微微扬着头正在替他系着脖颈处的扣子,一直系着到腰际, 系好后, 又取来腰带替他戴上。

    她与他挨得极近。

    他甚至可以瞧见她脸上毛茸茸的透明毛发。

    肤若凝脂, 螓首蛾眉。

    面目绝色, 然而沈毅堂更多的却觉得此刻的春生温婉贤淑, 软玉温香, 身上散发着一种平静而温柔的气息, 更令他心安踏实。

    芙蓉如面,满面春风,偶尔还能露出一丝小女儿的娇态,瞧着春生这幅小模样, 沈毅堂心不由发软, 如何都移不了眼。

    沈毅堂忽而问着:“这几日心思有些沉, 是不是在屋子待着有些闷,还是为着方才那桩事儿?”

    春生闻言, 只有些诧异, “哪里心思沉呢?”

    一时,只见他静静的瞧着她,神色认真专注, 春生便垂着眼道着:“唔,是有些闷,镇日里无事可做···”

    一时,替沈毅堂系好了腰带,又对他笑着道着:“方才那桩事儿?”

    沈毅堂摸了摸鼻子,面有尴尬。

    春生笑了笑,又替他理了理衣裳,转身去拿巾子,又往银盆里浸湿了。

    春生走到哪里,沈毅堂便下意识的跟到哪里。

    春生一转身,瞧见他就在身后,也并不觉得惊讶,握着沈毅堂的手替他擦手,擦完了一只,他倒是自觉的递来了另外一只。

    便听到沈毅堂忽而又道着:“晓得你这几日待在府里无趣,不是压着不许你出府,实在是这几日京城乱得紧,出府不安全,爷这几日确实忙活不开,许是抽不开身,待会子还得出府一趟,待忙完了这一阵,爷哪天领你到郊外走走,可好,或者叫夫子给晋哥儿放几日假,陪你几日···”

    原来这几日沈毅堂整日早出晚归的,偏生又不让春生独自出府,以往春生无聊时还可以往个铺子里转转,这几日沈毅堂特意交代了,竟门都不让出了。

    便是想要去江府走走,也不许。

    春生想了一下,只漫不经心的问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呢?”

    沈毅堂沉吟了片刻,低声道着:“京城目前形势森严,沈家本日前就处在这场漩涡的心,切莫大意才好!”

    关于涉及朝堂的事宜,春生懂得并不多,沈毅堂平日里亦是不会在她跟前提及,此时闻言,便觉得应当比较严重,春生想了一下,便对着沈毅堂点了点头。

    沈毅堂满意的往春生脸上捏了捏。

    见她这日好似极为好说话,沈毅堂只忽而盯着春生看着,若有所思的想了一阵,忽而试探着对着她道着:“沈家不久将要办喜事,府邸会忙碌不堪,爷许是得回老宅住上几日,丫头你···”

    沈毅堂说到这里,话语顿了顿,只试探着开口,轻声的问着:“届时,随着爷一道回府住几日,可好?”

    似乎,怕春生拒绝,忙道着:“随你的意,爷没有迫你的意思···”

    沈毅堂声音似难得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春生见沈毅堂如此神色,面色只有些复杂,又见沈毅堂不错眼的盯着她瞧着,见她久久无语,他忙低声道着:“你不乐意便算了,就当爷未曾说起过!”

    春生见状,沉吟了片刻,忽而垂着眼,轻声道着:“这便是当日你所说的交代么?”

    沈毅堂闻言面上明显一愣,见春生神色不明,忙伸手抬着春生的下巴,看着她的眼道着:“自然不是···”

    春生双目微闪,长长的睫毛轻颤着。

    沈毅堂捏着春生的下巴道着:“看着爷!”

    春生轻轻抬目。

    两人四目相对。

    沈毅堂微微抿着嘴,面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似斟酌了片刻,只伸手摸着春生的脸道着:“爷在谋一桩事儿,若是成了,爷便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了···”

    春生只觉得抚在她脸上的大掌宽厚,结实,她竟一时有些留恋。

    又见沈毅堂这日语气凝重,便觉得心一紧,忙下意识的问着:“若是失败了呢?”

    沈毅堂闻言,看着春生,忽而一把将她搂在了话,搂得紧紧的,低身俯在她的耳边道着:“失败啊···”

    这几个字说的极轻,轻得好似呢喃,仿佛不存在似的。

    然而下一瞬,只觉得语气陡然一变,沈毅堂只一字一句的道着:“不会败的,这世间从来只有爷不想办的,却没有爷办不成的···”

    那声音低低的,然而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决绝,前所未有的高傲自大。

    春生虽瞧不见沈毅堂此刻面上的神色,却依然能够感觉得到那股子凌厉气势,令她觉得陌生,却又熟悉。

    在这一刻,春生只觉得忽然又瞧见到了沈毅堂另外一面,不同于以往那般纨绔风流,也并非后来的森严冷面,只觉得身上散发着一股气势凌云,雄浑磅礴之气,深不可测,令人由衷信服。

    春生不由自主的伸着胳膊,试探着环上他的腰,脸埋在了他的胸膛。

    沈毅堂身子微微一顿,只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半晌,只低声道着:“丫头,你若是想知道,爷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春生想了一阵,只忽而摇了摇头,闷声道着:“我什么都不问,我信你。”

    沈毅堂微微一愣,只忽而觉得胸腔里一阵酸涩,忽而只往春生发鬓上吻了一下,喉咙里轻轻地“嗯”了一声。

    声音低低的,有些沙哑。

    随即,面上便又扬起了淡淡的笑意,仔细瞧着,便可瞧见那双原本深邃的眸子里忽而藏着些许湿意。

    一时,二人相拥,并无任何言语,却仿似胜过一切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