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98节

作品:《斗春院

    用过午饭便匆匆回了,回时恰好撞见一行人三人正从书房出来。

    一个三十几岁的彪形大汉,身长八尺有余,只见身着一袭青色战袍,腰间系着一条暗绿色条纹腰带,腰间别着一把大刀,肥头大耳,满脸的络腮胡子,气势彪悍唬人。

    另外二人,一位四十上下,高瘦,嘴角一边一撇八字胡须,双目炯炯有神,一副颇为精明算计的模样。

    一位三十不到,生得倒是眉清目秀,面白无须,执一柄折迭纸扇,嘴上噙着淡淡的笑意,面目温和,平易近人。

    三人走出来时,只听到那个彪形大汉仿似冲着那位清秀男子骂骂咧咧。

    而那名男子手一下一下的摇着纸扇,嘴上的表情至始至终无甚变化,始终噙着笑意。

    反倒是气得那名彪形大汉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气节攻心。

    三人边闹腾边出来,恰好瞧见春生牵着晋哥儿走了过来,后头跟着素素及司竹二人。

    只见那名彪形大汉一时瞧见,顿时双眼泛痴,瞪着双目一脸结结巴巴的道着:“这···这这是哪儿来的仙子···”

    三人顿时止住了步子,纷纷朝着春生瞧了过来。

    春生方从府外回来,一听说沈毅堂这日早回了,便直接领着晋哥儿过来了,倒是一时忘询问是否有客人在不在,此番一时迎面撞上了外男,都是未曾瞧见过的。

    又听到了那人的那话,只有些不大自在。

    转身便要走,又觉得过于冒失,有失礼教,沉吟了片刻,春生只垂着双目,朝着众人从容行了行礼,淡然处之。

    那名彪形大汉仍旧瞪着双目,面露痴意。

    晋哥儿见春生如此,便也抱着小拳,朝着几人有模有样的作揖。

    另外二人立即回过神来,忙朝着春生回礼。

    随即,二人对视一眼,纷纷有些惊艳。

    春生微微抬眼,撞见那彪形大汉依旧呆愣的神色,面色一热,只速的抬眼又往里头书房瞧了一眼,恰好瞧见那沈毅堂与江俞膺二人并肩走了出来。

    沈毅堂一时瞧见春生,面色一喜,随即又见前头几人呆愣在原地,面色又有些不虞。

    五步作三步速朝着春生走了过去,走到春生跟前,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只挡在了春生跟前,遮住了众人的视线。

    却是对着那行三人直接下逐客令道着:“方才不都说要去外头消遣消遣,还在这里磨蹭什么,还不滚!”

    听这语气,倒像是朋友间的语气,不像那些个官员属下的。

    说完,又扭头对着春生轻轻喝斥着:“还立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进里头去···”

    春生闻言,抬眼瞧了他一眼,见他拧着粗粗的眉毛,似有些不,越过他直接往里头去了。

    经过那三人身边时微微福了福身子,见到后头江俞膺,两人微微颔首,相视一笑。

    春生进了书房。

    这边沈毅堂见那彪形大汉还一连痴意的扭头瞧着春生,面上便沉了下来。

    旁边那名白面男子见状,心微微惊讶,脚下伸脚踹了旁边人一脚,那彪形大汉嘴里咒骂了一句,“他娘的,有本事你再踹一下试试?”

    一转头,瞧见沈毅堂面色微冷的双眼,心里顿时一惊,只看着那沈毅堂支支吾吾的道着:“你···你这样瞧着我作甚,怪瘆人的···”

    这么大块头,说着这样小心翼翼的话,只有些滑稽。

    沈毅堂嘴上冷哼了一声,不言不语。

    倒是旁边那名白面男子摇着扇子看着沈毅堂似笑非笑的道着:“这位便是小嫂子罢,人都在跟前了,也不给哥几个引荐一下,也太不够意思了罢···”

    一旁的彪形大汉得知竟是那沈毅堂的得心人,顿时脸上一变。

    沈毅堂瞧了他一眼,又瞧了那白面男子一眼,面色稍缓,只嘴上道着:“行了行了,改日在说,你们几个些消失罢,都眼对眼好几天了,看到你们几个就烦···

    这几个乃是沈毅堂原在京城的哥们,彪形大汉与白面男子皆是朋友,旁边那个年长的乃是谋士,打小一块儿在京城胡作非为长大的,性子皆是熟悉得紧,也不做计较。

    几人打诨几句,便如愿“滚”了。

    江俞膺追上几人,听到大伙儿还在讨论着方才的事,便一脸淡然的插了一句:“想当初,唐宴新那厮不知情,见那位生得貌美,便当做寻常的小丫头调戏了几句,只以为相安无事,结果···现如今——”

    江俞膺说到此处,话语一停。

    现如今那唐宴新的处境,大家皆是心知肚明。

    当初那唐宴新赔礼道歉,确实相安无事,只后来春生失踪,沈毅堂性子大变,不知为何,对那唐宴新格外厌恶,处处针对,大伙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竟然来了个秋后算账,但凡谁曾招惹过那位的,统统一一偿还了回来。

    那唐宴新也是个倒霉的。

    那彪形大汉面对着众人的奚落,只一脸无辜的道着:“大爷我一没干啥,二没说啥,不就是说了  一句‘哪来的仙子么’,去你们大爷的,这算调戏么?”

    见大伙儿纷纷投来了一个“你完了”的表情,不由崩溃咒骂了一声:“他娘的!”

    嘴上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要是晓得是那位霸王心尖上的人,便是借我一百个胆子,大爷我也不敢啊···”

    其余三人见状,不由对视一眼,眼里纷纷染上了一阵不怀好意的笑意。

    沈毅堂将人都打发走后,这才推开门进了书房。

    一进来,却发觉春生不搭理人。

    沈毅堂想起方才情急之下吼了她一遭,不由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好在晋哥儿是个伶俐的,对他尤为崇拜,尤为亲近,这日在他与姐姐之间,竟然对他还要热情得多。

    直至,两人下了一盘“精彩绝伦”的棋后,沈毅堂忽而想起前几日听春生说,晋哥儿在跟着夫子学下棋,这棋艺,还真是有些消受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