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01节

作品:《斗春院

    蝶依自然晓得其的缘故,想了一下,只凑过来,凑到香桃耳边悄悄地说了句什么,便见那小香桃瞪圆了那双圆溜溜的眼,只一脸欢喜的抓住蝶依的手激动得手舞足蹈的道着:“真的吗,蝶依姐姐,是真的吗?”

    蝶依犹豫了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香桃高兴得直跳了起来。

    蝶依见状双眼带着笑,只双眼弯弯的对着香桃道着:“小香桃,咱们到院里去迎着吧···”

    可仔细瞧着那双眼亮晶晶着,霎时,便泛红了。

    香桃闻言,犹豫了一阵,点了点头。

    却说蝶依与香桃二人重新返回,恰好撞见那沈毅堂那一行人踏进了院子,只见身后跟着六七个小厮,五六个丫鬟婆子,浩浩荡荡的一行人,令向来寂静的惜春堂瞬间热闹了起来。

    沈毅堂走在最前头,身躯凛凛,气势如雷,而他手还牵着一名女子,落后他半步,似乎抬眼瞧见了这院子的院名,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

    沈毅堂见状,亦是随着止住了步子。

    春生瞧着门匾上“惜春堂”三个大字,只觉得心忽而一下子捣鼓得厉害,砰砰砰的直跳个不停,无须任何言语,亦不需要任何多的举动,瞧见了这几个字,立在这样一个陌生的院子里,这一刻,仿佛已是永恒。

    沈毅堂捏了捏春生的手心,对她笑了笑。

    春生回了他一道浅笑。

    沈毅堂便牵着她一步一步,走进了惜春堂。

    期间,春生伸手抚了抚鬓角的碎发,借故将眼角的热泪悄悄地给擦拭了。

    沈毅堂与春生进了屋,只将流苏唤到了春生的跟前,对着春生道着:“这个是流苏,有什么事情待会子吩咐流苏便是了,方才兄长屋里的小厮过来请爷,爷先过去打声招呼,你先换身衣裳,累了便躺着歇会子,爷去去便回···”

    方才一进府里便瞧见了,整个府里张灯结彩,已经在为喜事儿做准备了,路经前院时,遇到的下人个个是连着带跑的,已是忙碌不堪的。

    想来沈毅堂此番定是有要事在身的。

    春生扭头对流苏笑了笑。

    流苏忙朝着春生福了福气身子。

    春生便又转头对沈毅点了点头,忽而想了一遭,犹豫了一下,对他道着:“我···我住这里不合适,想换一个住处···”

    她指的是这惜春堂的正屋里。

    沈毅堂摸了摸春生的脸,对着她道着:“哪儿不合适,以往一直不都是这样住的么?”

    无论是以往在元陵沈家的时候,或是后来的静园,皆是如此的,沈毅堂没觉得有何不妥。

    春生却摇了摇头,坚持道着:“我想换个地儿···”

    以往在元陵沈家,她是他贴身伺候的丫鬟,虽并无名分,可贴身伺候他本就是她的本分,而后来在静园,唯有他与她二人,自是不同。

    可是此番,她并无名分,如此,明面上,委实是有些不妥的。

    沈毅堂见她坚持,想了一下,便道着:“那就暂且住在惜春堂的偏殿,回头咱们在议,可好?”

    春生抬眼瞧了沈毅堂一眼,点了点头,本来想说换个院子,可是瞧着他的语气,哎,偏殿总比正屋好。

    沈毅堂见状,便有些满意。

    这几日,待春生,那可谓是日日事事小意迎合着,甚至事必躬亲,她的一切要求,尽可能满足着,不敢丝毫怠慢反抗。

    这才答应了他回到了沈家。

    沈毅堂心止不住欢喜。

    又交代了几句,沈毅堂又扭头对着流苏嘱咐道着:“好好伺候着···”

    流苏内心早已又原先的震惊恢复如常了,忙不迭点头称是。

    第259章

    沈毅堂走后, 流苏忙请春生坐下, 又亲自为她奉茶。

    因一时摸不准春生的身份, 见随行的丫鬟唤她一声姑娘。

    斟酌了一番。

    便笑着随着唤着:“姑娘,奴婢唤作流苏, 一直在这惜春院里当差,姑娘初来乍到, 若是有什么不习惯的还请随意吩咐···”

    顿了顿, 又恭声道着:“爷方才吩咐将姑娘安置在偏殿, 这偏殿在惜春院的南边, 紧挨着爷的正房, 奴婢这便安排人去收拾, 将一应东西给备下, 若有哪处安排不顺当的,还望姑娘直言···”

    春生闻言,抬眼冲着流苏笑笑,道着:“辛苦你了···”

    流苏忙道着:“应当的, 应当的···”

    说话间, 忍不住抬眼飞的瞧了春生一眼, 见春生生得如此绝色,又气度不凡, 心隐隐赞叹。

    一时想到爷方才的做派, 还从未瞧见过爷待哪个女子这般小意迎合。

    甭说现在了,便是在早些年,爷花名在外时, 也不见待哪位像现在这位这般上心啊。

    流苏面上不显,心着实是震惊极了,只丝毫不敢怠慢。

    春生坐下后,往屋子里四处瞧了一眼,似在找寻些谁。

    下一瞬,便瞧见了候在屋子外的蝶依,香桃,小蛮几个。

    春生面上一喜,只立马从椅子上起了身子,步子下意识的往前迈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