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03节

作品:《斗春院

    香桃闻言,这才松开了春生的衣袖。

    春生与故人重逢,非常开心,倒是不算累。

    不过这会子刚来,对于沈府,对于这惜春堂还非常陌生,又见偏殿收拾好了,便过去洗漱一翻,又换了衣裳,到屋子里熟悉一翻。

    午到了用午饭时分,沈毅堂派人传信过来。

    只道着有要事,与长兄沈大老爷一道出门了,许是晚上才能回,吩咐春生自个好生用饭,等他晚上回来。

    春生见状倒是并不诧异,早已习惯他这般忙碌不堪了。

    饭用完饭后,歇了一阵。

    醒来后,苏氏到这里坐了会子,未曾久坐,问春生可还缺了什么物件不曾。

    只吩咐嬷嬷送了些绸缎料子给送了过来,吩咐流苏等人精心伺候着,便去了。

    苏氏走后,莞碧过来与春生说道着:“现如今这沈家乃是大太太掌家,您看,您要不要去给大太太请个安呢?”

    春生乃是由着沈毅堂私下接回府的,她无名无分的,其实,是无须过去请安的。

    只是,明面上,春生毕竟是那苏媚初的表侄女,又与江家有着一定的渊源,于情于理,是该去一趟的。

    只是。

    春生垂着眼,想了一阵,便道着:“沈家在办理喜事,想必大太太现如今忙得脱不开身了,还是待喜事办完后,再去吧···”

    莞碧闻言,觉得有理,便点了点头。

    这边惜春院因着春生的到来,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了。

    镇日里寂静无声的院子,因着搬进搬出,丫鬟小厮一趟一趟来回捯饬着,又夹杂着些欢声笑语,整个院子仿佛活了过来。

    而不远处的朝奚阁与南苑,却是寂静无声,与这一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却说在朝奚阁,一个十七八岁穿着浅蓝色衣裙的丫鬟踮起了脚尖往院子外瞧着。

    听到那头惜春院热热闹闹的,只竖着耳朵听着。

    正在此时,只听到一道沉稳的声音响起了,只低声问着:“在这竖着耳朵瞧什么呢?”

    那丫头一惊,忙不迭回头,见到来人,忙福了福身子,道着:“玉迭姐姐。”

    第260章

    前头那名十七八岁的丫鬟便是原先的报喜, 见玉迭发问,只犹豫的道着:“玉迭姐姐, 惜春堂瞧着好生热闹,怕是···爷回来了···”

    玉迭闻言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亦是抬着眼往惜春堂的方向瞧了一眼。

    随即,又淡淡的道着:“甭杵在这里了,到用膳的时候了,去厨房瞧瞧,午的膳食备得怎么样了, 姑娘这些日子胃口不佳, 吩咐厨房备些清淡的···”

    报喜忙应下了, 只抬眼看了玉迭一眼, 有些担忧的道着:“姨娘那边···”顿了顿, 又忙不迭道着:“我省得了, 我这便去瞧瞧···”

    报喜走后, 玉迭立在原地立了会子,便进屋了。

    只见这朝奚阁乃是单独的院落, 院落较大, 布局雅致, 有三四间屋子, 在这沈家的宅子里, 算得上是精心的院子。

    自家姑娘乃是妾氏,按理说,便是放到南苑与那些个旁的妾氏放到一处, 亦是说的过去的。

    只自家姑娘喜静,当时爷将姑娘接回京城的时候,便特意挑了这一处僻静雅致的院落给姑娘留着。

    依稀瞧着,该是留有几分情分的。

    只是——

    玉迭心叹了一口气。

    这朝奚阁清净,姑娘亦是不喜喧哗,便是原先的下人们,来京之际配人的配人,打发的打发,现如今这院子里除了她,便只剩下了报喜,还有一名老嬷嬷与一名跑腿的丫鬟了。

    姑娘不爱出院与太太或者旁的妾氏打交道,旁人也不爱往这朝奚阁走动,久而久之,这处院子就像是被人给遗忘了似的。

    朝奚阁向来不问世事,只是玉迭便是不去打探,对于前头的事情亦是一目了然的,她知道爷这日回了,还知晓那位···现如今也随着一道回府了···

    玉迭立在门口立了一阵,随即轻轻地推门而去,便瞧见一道清瘦的身影端坐在窗子前的案桌上,正提着笔,低头抄写着什么。

    穿着一身淡衣素服,头上仅仅绾了一个鬓,未曾佩戴任何首饰,长长的发丝垂到了腰际。

    面貌依旧绝美,身姿依旧曼妙,只是那美,仿佛透着些寡淡,透着些生人勿进的距离感,只觉得遥远、飘渺。

    有时候便是连玉迭瞧见了,依然有这样的错觉,姑娘明明就在跟前,却觉得离得很远似的。

    玉迭一走进,便瞧见一旁案桌上已经搁了十几页了,皆是些手抄写的佛经类的,玉迭端了杯热茶走了过去,恰逢林月茹落笔抄下了最后一个字,收笔了。

    玉迭忙上前道着:“姑娘,这都抄写整整一上午了,该歇歇了···”

    林月茹这才将笔搁在砚台上,这才抬起了头,冲玉迭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揉捏着手腕子,又接过玉迭递来的茶吃了一口。

    玉迭忙走到她的身后,替她揉捏着肩膀,边揉边道着:“我已经吩咐报喜去厨房查看了,姑娘这几日胃口不好,便吩咐备了些清淡些的,姑娘早上用得不多,午膳如何都得多用些···”

    林月茹淡淡笑着:“这会子什么时辰了···”

    玉迭回着:“到午时了···”

    见林月茹无话了,透过窗子,依稀能够听到从前头园子那头传来的喧哗声,见林月茹抬眼远远地瞧了过去,神色似有片刻愣神。

    玉迭忙道着:“姑娘昨晚睡得不好,待会子我燃些安神香,姑娘用完膳后午歇会子吧,不要没日没夜的抄写那些佛经了,别回头将眼睛伤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