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04节

作品:《斗春院

    手替林月茹揉了会子肩,又随手拿了件披给她披下来。

    嘴里未停,直道着:“姑娘若是闲暇,下午我便将小宝儿那小皮猴带来给姑娘磕头,陪着姑娘说会子话可好···”

    小宝儿便是玉迭与杨二生的小子,两岁多了,生得虎头虎脑,正是学舌的年纪,说的话含糊不清,有趣得紧。

    这小宝儿的乳名还是林月茹给起的。

    听到玉迭这般说起,想起了那小子,林月茹面上终于会心的笑着:“都好几日未曾瞧见宝儿了,心底还怪想念的,不是前几日受了凉,现如今好利索了么···”

    玉迭忙道着:“已经好利索了,前些日子蔫蔫的不爱用饭,嘴里还一直含糊唤着‘姨奶奶’、‘宝儿要姨奶奶’之类的,可是连我都不要了,只要姨奶奶了,我怕过了病气给姑娘,便一直没敢领过来···”

    林月茹对于宝儿的宠爱,不比她这个当娘的来的少。

    自玉迭有孕起,林月茹险些比她还要紧张,只勒令她回家里躺着,不许过来当差了,生下宝儿后,林氏让她回家带小娃娃,如何不肯让她回来当差了。

    玉迭如何肯,日日抱着宝儿在院外候着,一连着几日,林氏怜惜宝儿年幼,便心软了,这才同意她回来。

    玉迭见林氏喜欢小孩子,便时常将宝儿带过来,一来二去之后,林氏俨然将宝儿当做了自个的孩子在疼爱着。

    二人聊了会子,玉迭见报喜去了甚久未归,便又打发了院子里跑腿的小丫头前去查看。

    却说这日报喜在厨房外候了有小半个时辰了。

    这些日子府在准备喜事,过几日便要办喜宴了,府里又来了许多远客,厨房里忙碌不堪。

    五房这头虽设了小厨单独起火,不过调了几名婆子前去府里帮衬,这边小厨缺了人手。

    在加上这日爷回了府,掌勺尤家的得了消息,得知爷这日领了一位新人进府了,竟还破天荒的将人给安排在了惜春堂里。

    便暗自想着这五房怕是得变天了。

    自然想着法子巴结着。

    报喜刚去不久,那边惜春堂管事的流苏竟然亲自到厨房打点着,掌勺尤家的,自是高高的捧着,脸上笑着,褶子都皱成了一朵菊花了。

    自然是将报喜这边的先撩一边了。

    其实尤家的以往对朝奚阁并未怠慢,这五房里头自然先恭着太太那边,紧接着便是这朝奚阁了,虽说朝奚阁这头现如今已经不算得宠了,可这两年来,这整个后院都俨然失宠了,谁也不比谁强多少。

    朝奚阁的那位怎么说也是正经的姨奶奶,且爷跟前得力的杨二家的,又是那位跟前得力的丫鬟,这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小厨房这边待报喜向来算是客客气气的。

    报喜在外头候着,瞧见便是连太太跟前的心柳姑娘过来,那尤家的依旧是笑脸相迎。

    不过嘴上依旧是道着:“厨房这两日缺了人手,许是得要耽搁一会子,太太那头的老婆子我定是给紧着先做,劳烦心柳姑娘等会子···”

    又忙起先蒸的点心拿了两碟招待心柳。

    尤家的连番告罪,忙道着:“还望心柳姑娘替老婆子给太太转告一声,便说老婆子待会子亲自给太太送过去啊

    心柳往灶台上瞧了一眼,见上头正熬着炖着。

    方才过来时与惜春堂的流苏打了个照面,晓得怕是在紧着惜春堂那一头了,心知肚明,面上却不显。

    又抬眼瞧了那些个点心一眼,又见那尤家的笑眯眯的,到底未曾说些什么,随手拿了一块点心尝了,只交代了几句,便先去了。

    心柳走后,报喜便又听到厨房里在小声议论着惜春堂里那位如何如何,报喜听了微微愣住,忙不迭寻了平日走得近的丫鬟打探一番。

    只听到那丫鬟一脸兴致勃勃的道着:“听说爷今日领了位新人入府,还将人给安在了惜春堂里呢,你可是不晓得当时入府那阵仗,五六个丫鬟簇拥伺候着,后头七八个小厮搬着行礼物件,听说光是随行竟足足备了四五辆马车,我的个乖乖,连整个府里都给惊动了,现如今爷这会子人虽不在府,可是那惜春堂的流苏姐姐竟然亲自过来打点,你想想这里头的门道···”

    报喜听了微微怔住,想了一下,又忙问着:“可知这位新人是什么来头不曾?”

    顿了顿,又试探着问了一句:“可是姓陈?”

    那丫鬟闻言只摇头道着:“这个还不曾知晓,前些日子从元陵来的那位据说是老夫人亲自抬的身份,这一位啊,还真不好说,捂得可严实了,对了,方才只听流苏姐姐说道着,好像是唤作···唤作春生姑娘吧···怕也是位有些来头的吧,哎呀,咱们这五房往后可真是热闹了···”

    报喜听到“春生姑娘”几字时,心头一跳。

    果然。

    虽有些诧异,可是却又并不曾意外,只是想到当年一个庄子里长大的,到底有些复杂。

    报喜心对春生自是有些钦羡的,却不如寻欢那般嫉妒,寻欢打小高傲,两年前竟然勾搭上了二房的二少爷,现如今做了二少爷的妾,那二少爷整日不学无术,也不知寻欢过的如何了。

    报喜心叹了一口气。

    厨房那丫鬟一时口直心,说完才忆起这报喜乃是朝奚阁的,到底有些尴尬,忙寻了个由头进去了。

    报喜又等了约莫一刻钟,这才领着膳食回了朝奚阁。

    第261章

    却说这日乃是春生回来沈家的头一日, 不过是从一个院子换到了另外一个院子罢了, 对于春生来说, 说不上什么习惯不习惯的。

    不过对于这惜春堂子来说,却已是有了天大的变化了。

    春生午间歇了会子, 精神尚存,苏氏走后, 春生便让素素将她特意带的礼物与赏赐给大家伙儿分了。

    流苏乃是这院子的主事, 除了赏赐外, 还特意添了一对首饰给一并送去了。

    蝶依、香桃、小蛮几个皆乃是曾经的相熟的, 都是春生根据几人的性子特意挑选的, 余下的, 便将些个料子, 首饰、银裸子给院里的丫鬟们给一并分了。

    不一会儿,流苏便领了蝶依、小蛮几个过来谢礼。

    春生便又特意留了蝶依与香桃几个在偏殿叙话,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足够发生许许多多的新鲜又离的事情了。

    蝶依原是去年便到了年纪, 可以放出府成亲的, 只家里头一心想让她出人头地,进了这沈家老宅, 又听闻蝶依深受主子爷器重, 便一门心思盼着蝶依能够攀上这门高枝。

    曾给蝶依瞧了一门亲事,后来又寻着法子给推了,这一拖, 眼看这蝶依年满二十了,家里头便有些急了,正忙活着给她找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