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06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走到了厅子里一瞧,便瞧见了一个两岁多得孩童正在素素怀不断地扑腾着,嘴里只含糊不清的唤着爹爹。

    春生忙几步走了过去,将人一把给接了过来,嘴里问着:“这小孩童哪里来的?”

    又忙低头安慰着小家伙,柔声道着:“小哥儿不哭,姐姐帮你找爹爹,莫哭莫哭···”

    那边素素道着:“在院子里捡的,这小娃娃摔了一跤,我怕他伤着了,又见四下无人,便暂且见人给抱了进来···”

    春生闻言,点了点头道着:“该是哪房的小哥儿或是哪个妇人的小娃娃一时走丢了吧,素素,你派人去瞧一眼,应当就在这附近,莫叫寻的人着急···”

    素素应下忙去了。

    春生将小家伙抱着放在了软榻上。

    见小孩童胖头胖脑的,只伸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从几子上端了茶喂了小家伙吃了几口,又从碟子里拿了块点心捏碎了喂给小家伙尝。

    第262章

    许是因着晋哥儿的缘故, 春生对付小孩子很有一套。

    原本在素素怀不断挣扎的小家伙这会子乖乖的坐在了软榻上, 春生低着头喂他尝了几口点心, 小家伙便摇晃着小胖腿活络的唤她“姐姐”。

    又伸着胖乎乎的小手指着碟子里的果子,嘴里含糊道着:“果果, 要果果···”

    春生见他如此不怕生,倒是笑了, 便拿了果子去了核喂了他, 见他吃的满嘴果汁, 又拿着帕子替他擦嘴, 嘴里道着:“小哥儿慢点儿吃, 这还有呢···”

    边说着边低着头查看他腿上有无伤着, 方才听到素素说摔了一跤, 查看了后发觉所幸并未大碍。

    又逮着问他名讳,几岁了之类云云。

    “小···宝儿···”见春生问,小家伙便乖巧的回着。

    顿了顿,又忽而举着肉肉的小手, 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仰着圆乎乎的小脑袋看着春生一脸认真的道着:“小宝儿···两岁了···”

    瞪着双葡萄似的眼珠儿, 摇头晃脑的,只觉得天真可爱。

    春生便又逗着小宝儿说了会子话, 许是与春生熟络了起来, 不多时,小家伙便蹬了脚上的鞋子,爬到了软塌上玩耍。

    一时, 只扶着春生的胳膊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忽而瞧见了春生头上赤金的金钗,只有些激动地指着道着:“姨奶奶···姨奶奶有···”

    春生见状,只有些疑惑,扭头瞧见小家伙指着自个的头上,不由伸手摸了摸,一时触碰到了发鬓上的金钗。

    想了一下,便试探的问着:“小宝儿是说,姨奶奶···也戴着这样的金钗么···”

    小宝儿摇头晃脑,咯咯直笑着,也不知听懂了没。

    转眼便扑腾一下跑到软榻上打滚玩去了。

    春生坐着,思绪停顿了会子。

    又见小家伙撅着屁股要起来,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伸手去挠他痒痒。

    小宝儿的小身板顿时像是泥鳅似的直打颤着,嘴里咯咯直笑。

    春生瞧着,便也随着笑了起来。

    二人玩的不亦乐乎。

    沈毅堂进来时瞧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画面。

    他踏了两步忙止住了步子,只立在了原地,抬着眼瞧着春生与一个两岁的小娃娃玩的甚是开心,还是头一回瞧见到春生如此开心的模样,沈毅堂神色不由愣住。

    春生与小宝儿玩了一阵,见他额头上发了一身的汗,便将小家伙抱在了腿上,一抬眼,便瞧见了沈毅堂抱着双臂认真的盯着她们这边。

    见春生看了过去,沈毅堂便大步走了过来。

    春生抬眼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慢慢的赦住了,半晌,只轻声问着:“回呢···”

    说着便又低着头,拿着帕子去替小宝儿认真擦汗。

    沈毅堂“嗯”了一声,径自走到了春生身边坐下,双目又盯着春生瞧了片刻。

    忽而伸着粗粝的手指往小宝儿脸上掐了一把,眼睛却是依旧看着春生,问着:“这个小娃娃哪儿来的?”

    许是沈毅堂人高马大,身上又有股子威严凛冽的气质,小宝儿便有些害怕。

    只伸着两只肉乎乎的小手,紧紧地拽着春生袖子。

    见沈毅堂掐他的脸,只往春生怀钻着,双眼有些躲闪。

    春生见状,立马将沈毅堂的手给拍下,瞪了他一眼,嘴上道着:“你吓着他了···”

    又忙将小宝儿抱紧了几分,低声哄着:“姐姐在这里呢,宝儿莫怕莫怕···”

    沈毅堂见春生这般耐心温柔,又见那个小娃娃在她的轻声细语下果然被渐渐地安抚了。

    还偷偷地扭过头来瞧他,触及到他的双目,又立马缩了回去。

    过了片刻,又忍不住瞧了过来。

    一来二去,像是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似的。

    沈毅堂长这么大以来,还是头一回与这般小的小娃娃对峙,觉得新的同时,胸腔里头还有股子说不出道不明的异样感。

    正在这时,方才出去寻人的素素掀开了帘子进来了,一时瞧见沈毅堂在屋子里,忙与沈毅堂行礼。

    沈毅堂冲着素素摆了摆手手,只歪着身子躺在了软枕上,长臂搭在了春生的身后,俨然将人圈在了怀里似的。

    春生未曾发觉,只抬眼问着素素:“可是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