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09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身子猛地一抖,经受不住,身子笔直往后倒了下去。

    双手只用力的抓紧了身下的褥子,指骨发白,不多时,便已忍不住低声呜咽了起来。

    夜色寂静无声。

    春生身体的热潮一波接着一波,唯有夜知道。

    天色微亮时,春生已经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沈毅堂起身吃了杯茶,扭头往肩后瞧了一眼,喉咙里忍不住“呲”了一声,后背怕是被挠了好几道血印子吧,那丫头的指甲该剪剪了。

    虽然有些痛,也有些疲惫,然而沈毅堂却觉得无比的满足,唯一觉得有些遗憾的是——

    沈毅堂重新上了床,动作无比熟稔的取了个软枕搁在了春生的后腰下,只伸着大掌贴在春生平坦的小腹上一下一下轻揉着,嘴上喃喃地道着:“儿子,争口气啊···”

    沈毅堂搂着春生眯了一个时辰,便又起了。

    此时天外已经渐渐地亮了。

    沈毅堂临走前对素素道着:“伺候好你们姑娘···”

    往外走了几步,又命人将流苏喊了过来。

    只再次吩咐着:“将年后爷从元陵领回来的那几个丫头一并派到偏殿当差吧,过两日府里办喜事,爷事物繁忙,你将人精心伺候着,回头爷重重有赏···”

    流苏忙应下了。

    沈毅堂走后,流苏只将蝶依、香桃、小蛮几个喊了过来,嘱咐了几声,便派到偏殿当差去了。

    沈毅堂一早便去了王爷府。

    九皇子成亲,被圣上单独赐了府邸,赐亲王爵位,赐封号瑞。

    瑞王爷二十有三,本就是沈家的外孙,如今娶的又乃是沈家三老爷庶出的独女沈雅婷,自然是亲上加亲了。

    沈毅堂一进了瑞王府,便由着管家亲自领着进去了。

    沈毅堂边走边问着:“王爷这几日身子如何,腿疾可有复发?”

    管家只规规矩矩的回着:“回五爷的话,自从前些日子受了五爷特意寻来乡野医女的穴位按摩之法,王爷腿疾已经有些日子未曾复发了,不过这王爷腿脚不便,过两日上门娶亲···王爷却执意前往,五爷···您看···”

    沈毅堂听了,皱眉沉吟了片刻,却摆了摆手道着:“进屋说吧···”

    管家忙应下来了。

    只恭恭敬敬的领着沈毅堂进了一座雅致的院子。

    第264章

    沈毅堂一进去, 便瞧见窗子下坐着一名少年, 穿着一袭玉色锦袍, 坐在了轮椅上,背对着身子, 沈毅堂大步踏了进去,还未可知, 只微微垂着头, 不知在沉思些什么。

    沈毅堂喉咙里咳了一声。

    那人惊醒, 立即回过头来, 霎时便瞧见, 乃是一名面如冠玉, 秀美如双的翩翩少年。

    回头见到沈毅堂似乎有些诧异, 嘴里忙唤了声:“小舅···”

    便立即将轮椅转了过来,只见手捏着本书,原来方才是看书入了心。

    沈毅堂目光在他手的书上掠过,眉眼间带了淡淡的笑意, 似取笑着:“不日便要成亲了, 这会子还有心思瞧得进书···”

    说着便径直坐在了一旁的紫檀木太师椅上, 管家早已经命人沏了茶,亲自奉上, 又转身命人寻了一薄毯盖在了瑞王腿上, 随即便有眼色的退下了。

    瑞王瞧见沈毅堂堂打趣,面色似微微有些不自在,只忙将手的书合上, 转着轮椅缓缓地来到了沈毅堂跟前,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随即,含笑道着:“小舅今日怎么来了···”

    沈毅堂端着茶杯,揭开了杯盖,放在了鼻尖轻嗅了一下,漫不经心的道着:“听管家说那日迎亲你欲亲自前往···”

    说到这里,只又将茶杯盖合上了,抬眼看着瑞王道着:“怎么,这那么迫不及待?”

    瑞王面色一红,微微挑眉瞪了眼沈毅堂,不过忽而沉吟了一阵,嘴上却道着:“我现如今这幅身子,表妹跟了我是她受委屈了,唯一能够做的也只有在此等小事上精心了···”

    沈毅堂看了瑞王一阵,喉咙里“唔”了一声,忽而道着:“其实小五随了你,乃是她的幸事儿···”

    顿了顿,又忽而抬眼看着瑞王道着:“炎儿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是这大俞的亲王,皇室血脉,合该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女子···”

    皇家子嗣,本就是这世间最高贵的荣耀,别说瘸了腿,便是瞎了眼,聋了耳,也依旧是至高无上的。

    更何况,是这样一名无双的少年。

    九皇子温润如玉,又饱腹诗书,时常游历在外,十几岁便已盛名在外,曾乃是圣上最为宠爱的皇子。

    其实九皇子并非排行第九,当今圣上子嗣并不繁茂,尤其是当年,大皇子早夭,三皇子、五皇子一人染了重疾暴毙而亡,一人七岁时不幸坠了湖,到了年时膝下才仅仅留下了二皇子,四皇两位。

    九皇子实际排行第六,不过出生时身子羸弱不堪,恐早夭,圣上便特恩赐了“九”的称谓,只盼着能够活得长长久久,结果果然一日好过一日,圣上大为欣慰,自小便对其宠爱有加。

    九皇子也不辱圣命,七岁便拜了当今七旬阁老为师,自小饱腹诗书,博学多才。

    生母乃是当朝宠冠六宫的当朝贵妃,又有沈家为后盾,虽一直并未涉及朝堂,但在一众武眼里,已是谋到了不少美誉。

    为了朝局稳固,虽说早已经立了嫡出的二皇子为太子,但是东宫资质平庸,又性子暴敛残。

    却不想,在三年前——

    沈毅堂吃了口茶,忽而又看着瑞王,挑了挑眉道着:“今日原是大哥不放心,特意叮嘱我过来瞧一瞧的——”

    说到这里,又忽而抬眼,沉声道着:“大哥许是仍有些愧疚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