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15节

作品:《斗春院

    说着便又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额头,沉吟了半晌,忽而抬眼看了那袁仁昶一阵,只又扭头对着秦氏哑着嗓子道着:“你去准备一下,今夜连夜将昶儿送出京城去罢···”

    话音一落,屋子里寂静了一阵。

    秦氏与袁仁昶二人对视了一眼,显然还未曾反应过来。

    忽而,秦氏咽了口口水,哑声道着:“老爷,这这···昶儿不过是一时糊涂,那···那汶家小儿不过是受了些伤,应当无性命之忧的,咱们这···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袁侯爷却是冷眼瞪着她,眼珠子都将要鼓出来了,厉声道着:“现如今东宫势威,朝局如此,宇家可谓是一手遮天,岂是咱们这败落的侯府能够招惹的,你让我如何···”

    袁侯爷说到这里,又长叹了一番,似不想在多说下去了,只伸手捂了把脸,缓缓道着:“你若是想保住昶儿,便听我的,只速速将人送走罢,余下的···”

    袁侯爷说到此处,便彻底止了声儿,不再多话。

    面上一阵疲惫,瞧着,只觉得瞬间苍老了许多。

    秦氏与袁仁昶见状,心这才开始恐惧了起来。

    秦氏呆了一阵,随即立马反应了过来,只拉着袁仁昶的手惊慌失措的道着:“儿子,来···随娘···随娘来···”

    说着,便心急如焚的将人往屋子里拉着。

    袁仁昶这才惊觉好似闯祸了,只扭头看着坐在椅子上心灰意冷的袁侯爷,嘴里喃喃唤着:“爹···”

    当下,秦氏便将东西收拾好了,派了马车将人给送走,却不想,府邸的大门打开,马车刚驶了出去,却忽而被人一把拦住了。

    秦氏拉开帘子往外一瞧,便见不知何时,整个府被一众穿着铠甲的侍卫给团团围住了。

    秦氏面色一白,只跌坐了回去。

    若是往常,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自然是报官走正常的程序,只目前朝局混乱,东宫势威,朝局俨然唯独太子独大。

    内不稳,而外不固。

    恰在此时,北方突厥忽然异动,汶家正在全力背战,这档口汶家的爱子又生死不明,以太子以宇家为首的势力,自然要据理力争。

    袁仁昶被官府拘留了起来。

    汶允涛救回了半条命,不过后半生怕是得瘫在床上了,便是救活了,终究废人一个罢了。

    此事传到了北疆汶家的耳朵里,整个汶家勃然大怒,只马加鞭的派了长子赴京,只带了一句话回:定要袁家那小儿命偿。

    袁侯爷长跪在殿外,只求圣上开一面,留小儿一条性命。

    平日里与袁家走得近的,或者与太子敌对的一方亦是随着求情。

    然以太子为首的势力强势谏言,咄咄逼人。

    皇上看着朝堂上以东宫为首压倒似的的谏言,只冷着一张脸,竟久久不曾发话。

    因着这一桩妓馆夺人事件,俨然已经引发成了一场朝堂上的僵局。

    东宫态度强硬。

    皇上的态度引人深思。

    而自三年前还是九皇子的瑞王遭遇了那一番变故后,以沈家为首的一派“势力”,此番却是保持了立,未曾发表任何意见,依稀觉得亦是有些耐人寻味。

    这桩事儿一时间在整个京城闹得沸沸扬扬。

    便是连身居高宅内院,一贯不参合外事的春生,亦是听到了些许传闻。

    只下意识的追问了一番:“你说的是袁家,侯府袁家?”

    莞碧忙点头道是,她本就在书房当差,沈毅堂书房这一段时日未曾断过人,虽每每皆是密谈,终归勉不了听了一耳朵。

    在加上袁家与宇家这一桩事近日着实闹得沸沸扬扬的,莞碧怕春生在院子待着闷,便捡了当做稀罕事儿说给了她听。

    春生听了,却是心下有些复杂。

    若是旁人,春生兴许真当做稀罕事听了,可是这袁家与宇家···

    偏偏是这两家···

    想着昨夜那沈毅堂天亮了才回,这一阵只忙得两脚不沾地了,这会子歇着人还未醒了。

    沈毅堂镇日忙碌。

    偏偏此时袁家与宇家一起牵扯到了一块儿,私底下便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袁家先且不论,那宇家,春生却是知晓的。

    天子近臣,皇家国戚,用这世间最威严显赫的词来形容都不为过,曾经沈家可与之并肩,可自三年前,九皇子遭遇那一番变故后,东宫独大,宇家的权利更是随着水涨床高,俨然成了比沈家还要厉害的势力。

    而春生的曾祖父曾经与现如今宇家的当家人宇霁有过过节。

    这是春生托江家,又私下派了铺子的亲信各忽打探到的线索。

    然而,她无权无势,当年的事儿便是果真有知情人,凭着现如今宇家的权势,谁敢撼动?

    可是现如今。

    春生不由将手的帕子给一把握紧了。

    不由想到了早前,沈毅堂对她道的那一番话,他说,都交给他···

    春生的心忽然砰砰的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