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17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忙倒着:“你慢点儿···”

    沈毅堂一口喝完了,只看着春生道着:“好喝···”

    就将碗随手递给了一旁的司竹,并吩咐着:“余下的留着,待会儿爷回来继续用···”

    司竹闻言,立马应下了。

    春生用帕子替沈毅堂擦了嘴,沈毅堂忽而一把抓住了春生的手,忽而认真道着:“丫头,你待爷真好,爷心里头好生爽···”

    春生闻言,面上只有些别捏,推了他一把,道着:“些去···”

    沈毅堂只凑到春生耳边又小声道了一句:“这些日子爷忙坏了,一时冷落你了,回头爷定加倍补上···”

    说着,又忍不住往春生耳垂上啄了一口,这才去了。

    司竹与素素二人就在跟前,二人见了对视了一眼,纷纷捂嘴偷笑。

    春生的脸微红。

    春生一连着等了沈毅堂一个时辰,好不容易从大房出来了,回到了南院,又听说有人过来拜访,便又直接去了书房。

    只特意吩咐杨二过来传话,让她先吃,甭等她了。

    春生晓得有时候忙碌起来,用饭歇息都被丢一边去了,便备了些膳食让杨二送了去,叮嘱多少得用点儿。

    如此一日便这般过去了。

    这日晚上倒是回得早些,临睡前,沈毅堂忽而对着春生道着:“丫头,爷今儿个往太医院递了贴子,明个儿便将宫里的太医请了来,替咱俩诊诊脉···”

    春生听了不由一愣。

    这是之前沈毅堂便跟她说过的,春生还曾担忧过几日,只是这些日子他镇日忙碌,只以为忘记这一茬了,现如今猛地提及,春生便有些吃惊。

    “前些日子,太医院的太医都悉数扎堆在了宇家,镇日为汶家那小儿看病,再加上这些日子爷忙得两脚不离地,这才往后推了几日···”

    一时,絮絮叨叨的与春生解释着。

    忽而瞧见春生一直沉默无语,沈毅堂忽而支起了身子凑过去瞧她,只见春生闭着眼将脸埋在他的臂弯里,表情有些怪。

    沈毅堂一愣,忙问着:“怎么呢,丫头···”

    春生缓缓地睁开了眼,抬眼看了沈毅堂片刻。

    忽而轻声道着:“我小时候身子羸弱,到了三岁还不会开口说话,还不会下地走路,又镇日病痛,险些活不过来了,后来又加上···大夫说过早欢爱,对身子有碍,较常人恐会难以受孕···”

    春生静静地说着。

    沈毅堂听了,只觉得心随着紧了又紧。

    他面上神色较往常无异,然而心却是犹如翻起了惊涛骇浪似的,眼的神色变了几变。

    良久,沈毅堂只忽而将春生用力的搂紧了,只忽而用下巴抵在了春生的头顶上,哑声道着:“是爷的错···”

    顿了顿,又一连喃喃道了几遭:“是爷的错,是爷的错,丫头,都是爷的错···”

    说着说着,声音似乎有些哑了。

    春生只觉得眼圈一红,忽而伸手抱着沈毅堂的腰,将脸埋在了他的胸膛,闷声道着:“不怪你···”

    然而眼泪却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沈毅堂察觉到胸口的湿意,只觉得那眼泪将要灼烧了他的身子似的。

    只用力的抱紧了春生,嘴里沉声道着:“莫怕,太医院的何太医是妙手,当年贵妃娘娘生长公主时遭了难,后来一直亦是难以受孕,还是何太医帮着调理,这才有了瑞王,丫头,爷定会想法子的,大不了···大不了爷往后不要孩子便是了···”

    第270章

    春生听了他的话顿时一愣, 俨然已经忘记流泪了。

    沈毅堂只喃喃道着:“甭多想了, 先好好睡一觉, 横竖明个太医就过来了,回头有什么事儿待太医诊断了咱们再说, 嗯?”

    “嗯···”春生闷声应着。

    闭上了眼。

    其实,她的身子历来不大好, 尤其是···她没有说出口的, 其实是三年前离开沈家时大病了一场, 一直拖拉着, 病了长达两个月之久。

    还是后来离开了扬州, 外出四处游玩时, 这才渐好。

    母亲林氏一直想着法子在替她调理, 身子渐渐大好,她便没有在意。

    还是数月前,他与她整日缠绵,她心有些担忧, 彼时两人之间还存着许多问题, 她还远不如现如今这般坚定, 有些犹豫踟蹰,便私下请了大夫诊脉, 这才晓得身子的近况。

    那个时候, 说真的,只觉得松了一口气似的。

    可是随着两人越发亲昵,渐渐地, 春生觉得自己待他渐渐地已经多了些信任了,心这才开始有了彷徨与担忧。

    尤其每日早起醒来时,瞧见腰下的那个软枕,尤其是待她晓得他那么祈盼着孩子的时候。

    他已是到了而立之年了,更何况是在沈家这样的大家族里,子嗣,乃是何等重要的事情,春生不可谓不知道。

    沈家办喜事之前,沈毅堂提及要请太医,春生心里头便有些害怕,她害怕她的身子果然有问题,害怕果然怀不了孩子,也有些害怕···他的失望。

    可是,方才听到他说的那一番话,春生只觉得心里头是震撼的,随即,又有些酸涩不已。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眼,相拥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