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18节

作品:《斗春院

    许是心装着事儿,对于明天的到来皆有些忐忑不安,虽然闭着眼,但是却皆是久久未曾入睡,一直到了后半夜,春生这才含含糊糊的睡去了。

    这时,沈毅堂的双眼缓缓地睁开了。

    烛台上的蜡烛早已经熄灭了,整个屋子里陷入了一阵黑暗里。

    沈毅堂睁着眼盯着漆黑床顶瞧着,心里这会子早已经恢复平静了,只是,脑海仍是不自觉地在回忆着这么些年自己的所作所为,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她的伤害原来有那么大。

    只是,沈毅堂忽而闭上了眼,如果重新选择,唯有这样才能将人留在身边,他依然会是这样选择,尽管有些自私,可是,只要有她在身边,就足够了···

    第二日一早,二人同时醒来。

    春生精神有些不好,脑子有些昏沉,一抬眼,瞧见沈毅堂的气色也不大好,眼下一片乌青,眼里还泛着血丝。

    二人对视了一眼。

    春生双目微闪,率先从他怀起来,作势越过了他下床穿戴,然而沈毅堂却忽而摁着她的身子,嘴里柔声道着:“爷来···”

    春生微愣。

    却见那沈毅堂率先起来,只将春生摁在床榻上重新躺下了,又替她盖好了被子,自个倒是掀开被子下床了。

    沈毅堂将前一日备好的衣裳拿着穿戴好了,又将叠得整整齐齐的春生的衣裳双手捧着拿来了。

    春生忙挣着坐了起来,看着沈毅堂,沈毅堂却浅笑着道着:“往日里都是丫头你伺候爷,今日换爷来伺候你···”

    说着只将衣裳摆放在床沿边上,朝着春生伸出了手。

    春生抬眼看着他,见他面色始终带着浅笑,半晌,只将手缓缓的放入沈毅堂的掌心里。

    随即,只由着他牵着起来。

    女孩儿的衣裳本就繁琐,又是外衫,又是繁杂的比肩,然而沈毅堂却是无比的耐心,时而问着“这样?”又或者吩咐着“抬手”。

    末了,只替她将衣襟上的绣扣一颗一颗的仔细扣上了,伺候她穿戴后,又让她转了一圈,这才满意的道着:“好了···”

    顿了顿,又笑着道着:“爷这会子才晓得,原来光是伺候人穿戴竟也是个费力的活计···”说着,只凑近春生小声的道着:“丫头,你镇日伺候爷,辛苦了···”

    春生抬着眼,看着沈毅堂,只微微勾了勾唇,二人相视浅笑。

    正在此时,只忽而听到外头有人禀告着:“爷,何太医来了···”

    沈毅堂立即看了春生一眼,随即,只吩咐着:“将何太医请进来吧···”

    却见春生只忽而拉着他的袖子,眼似乎有些紧张。

    沈毅堂见状,忙改口吩咐着:“且先将何太医请到书房,派人好生招待着,爷待会儿便过去···”

    外头禀告的乃是蝶依,忙应下去了。

    沈毅堂只伸手将春生额间的碎发佛到了耳后,又抚着她的脸柔声安抚道着:“莫怕,丫头,现如今你的身子较以前已经好多了,以往爷一弄,你便晕过去了,现在呢,你看,便是爷如何使力,你都能够承受,身子分明已经结实许多了,外头那些个大夫时常危言耸听,夸大其词,做不了准的,便是果真有什么隐疾,何太医也定会医治好的,别怕,横竖爷会一直陪着你,嗯?”

    许是沈毅堂以往霸道张狂惯了,难得这般小意温柔,春生听了,心下渐渐地安心,又许是他这般露·骨的安抚方式,倒是令她转移了些心的紧张。

    不由瞪了他一眼,半晌,只朝着沈毅堂点头道着:“我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走吧··”

    沈毅堂伸手往春生脸上轻轻地捏了一把,只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了手心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觉得他的手有些微凉。

    二人进了书房,只见一位满头白发,年过六旬的老人坐在了椅子上,人虽已上了年纪,倒是精气神十足,尤其是那双眼,精神奕奕的,令人信服。

    身边还随行坐了一位年轻人,赫然是那曾经有过不少交集的小徐大夫。

    春生瞧见那小徐大夫,不由一愣。

    那小徐大夫瞧见春生倒是不算惊讶,冲她略微颔首,只眼有些复杂。

    春生正欲扬唇回应,只忽而觉得握着自己的大掌一紧,她忙收回了视线,抬眼看向了身侧之人。

    屋子里的人见沈毅堂来了,只忙起了身子,尽管是老者,何太医却对沈毅堂却莫名有些敬意,而沈毅堂待其亦是透着些尊敬。

    二人寒暄了片刻,见沈毅堂看向一侧的小徐大夫,何老太医忙道着:“这乃是老夫的徒弟,清儿对此类疑难杂症颇有些研究,便特意领过来了···”

    小徐大夫冲沈毅堂行礼,道着:“五爷···”

    沈毅堂瞧了小徐大夫一眼,只冲其微微点了点头。

    以往在元陵沈家时,小徐大夫时常被请到沈家替老夫人请脉的,应当皆是些老熟人了,然而,这会子,春生却觉得他们二人的交谈过于陌生了。

    以至于,春生都不好意思主动与之开口寒暄。

    片刻后,沈毅堂只扶着春生,对着何太医道着:“今日请何老过来,是想要请何老替我的内眷诊诊脉,她年幼时身子羸弱,不过现如今已经调养好了,较为硬朗健康,我想要何老帮着瞧一瞧,看咱们什么时候能够怀上孩子?”

    沈毅堂这一番话,说得直接又含蓄,无非是久久无喜,想要孩子罢了,虽没有直接点名春生的身子有异,却也略微透露身子曾许是有些虚弱,这许是肚子许久无甚动静的原因了吧。

    何老太医闻言心有些底,又见这位曾经的混世魔王此刻话语竟透着如此小心谨慎,分明是在顾忌着什么。

    何老不由抬眼看着身侧的女子。

    这沈毅堂的风流韵事倒素来有些耳闻,后院便是有百花齐争的景象,倒也并不算意外,只是却从未听闻过眼前这一位。

    见这小娘子年纪甚小,却生得如此美貌,何老心惊讶,不过,随即却又有些了然。

    这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又见这沈毅堂如此年纪,膝下却并无子嗣,何老态度便越发谨小慎微了起来。

    沈毅堂只将春生扶着坐到了屏风后的软榻上,亲自拿了个软枕放到了春生身后让她靠着,又坐在了她身侧,两人手至始至终握在了一起,未曾松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