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20节

作品:《斗春院

    只觉得失控了似的,竟然如何都笑不出来了。

    沉着这张脸,他生怕进去吓着她了。

    立在了屋外立了好一会儿,只忽然伸手揉了揉两颊的肌肉。

    忽然听到书房里头的莞碧直道着:“姑娘,您当心些——”

    沈毅堂一抬眼,便瞧见春生已经挣着从里头出来了,走了两步,瞧见了沈毅堂便立马止住了步子,只伸着双手拉拽着身下的裙子,亦是立在远处,遥遥的看着沈毅堂。

    眼睛分明已经泛红了,连鼻头都是红红的,分明是哭过了。

    沈毅堂瞧着,只觉得双眼酸涩,不多时,眼圈亦是泛红了。

    只立马踏着步子急急的走了过去,准备将人一把搂在怀。

    然而脑海却适时的想起了方才何老嘱咐的那一番话“切不可有大的动作”。

    沈毅堂举着的双臂瞬间僵住了,只忽而有些不敢碰她。

    春生却觉得鼻尖发酸,又是欢喜,又是满心酸涩,只忽而一把搂住了沈毅堂的腰,自觉的紧紧地抱住了他,将脸埋在了他的胸膛里。

    又是哭又是笑的,眼的眼泪如何都止不住似的。

    沈毅堂只僵着身子,好半晌,这才缓缓地探出了双臂,将人搂在了怀。

    这一刻,忽而觉得整个人生都圆满了似的。

    两人默默地抱了许久。

    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语,这一刻,却觉得无声胜有声似的。

    她与他相拥在一起,便已胜过了千言万语。

    身后莞碧与素素对视了一眼,纷纷退到了一旁。

    好半晌,沈毅堂这才忽然想起,早起折腾到现在,两人还未用过膳食的,不,不是两人,这会子应当是三人了。

    沈毅堂这般想来,只轻轻地将春生扶着,小心翼翼的问着:“丫头,早起还未进食的,这会子肚子饿不饿,爷这便命厨房备了早膳送过来···”

    说着,只又立马对着莞碧道着:“莞碧,命厨房将早膳备好送过来,直接送到书房来···”

    顿了顿,只想起了一茬,又道着:“待会子杨二取了方子过来,派个得力的丫鬟守着将药熬好了送来,不得有任何闪失···”

    话毕,只觉得思绪有些微微混乱,又想到了一茬,又忙问着:“厨房里的血燕还够不够,不够了便与库房说,日日都不许短缺了,还有前头宫赏赐的上好的鹿茸,野参也一并取了来,吩咐厨房炖了···”

    春生这会子已经缓过神来了,见沈毅堂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似的,且言语极为夸张,忙道着:“哪里用的了这么多补品,补药是不能乱吃的···”

    说着,只忙扭头对着莞碧道着:“只须将膳食用来即可···”

    莞碧原本听着爷的话,在偷笑着,这会子听了春生的话,立马应下了,亲自去厨房安排打点。

    沈毅堂听了微微沉思,想了一阵,还是有些不放心似的。

    只忽而道着:“爷待会子进一趟宫,去向贵妃娘娘讨要一位安胎的嬷嬷过来照看你,你现如今身边都是些个小丫头,没得半点经验,未免怠慢了你与孩子···”

    说着,又微微拧着眉,心不知还在计较些什么,一副紧张难安的模样。

    春生仰着头看着这样的沈毅堂,心里头无比的动容。

    忙伸着手抚在了沈毅堂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嘴里安抚道着:“爷,甭担忧,我与孩子这会子好着呢,不必如此惊慌——”

    沈毅堂在春生的细声安抚总算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只捉着春生的手亲了一口,又将她的手心贴在了面上,嘴里仍轻声道着:“丫头,爷心里头有些慌···”

    春生双目微闪,半晌,只拉拽着他的手,将他的手拉着贴在了小腹上,嘴里道着:“爷,你感受下···”

    春生的小腹还平坦如初,然而沈毅堂的却只隐约觉得里头有跳动的脉搏,在一下一下震动着他的掌心似的。

    不多时,厨房已经命人将膳食送过来了。

    屋子里人多了起来,春生忙对着沈毅堂道着:“爷,咱们过去罢···”

    沈毅堂忙点头,扶着春生的手往里走。

    然而走了两步,又忽而停了下来,只突然弯腰一把将春生给打横抱了起来,嘴上道着:“往后你去哪儿,爷就抱你去哪儿···”

    第272章

    屋子里这么多人瞧着, 春生只满脸通红, 想挣却又挣不过, 嘴里只忙低声道着:“沈毅堂,你些放我下来···”

    沈毅堂只朝着她勾唇浅笑, 直径将她抱着来到了桌子前,这才轻手轻脚的将她给放下了。

    旁边一众丫鬟候在身后, 见状纷纷捂嘴偷笑。

    春生只微红着脸, 瞪了沈毅堂一眼, 沈毅堂见她红脸羞涩模样伶俐可爱, 如何都瞧不出竟然是怀了孩子的人了。

    这般想来, 只觉得心一阵发软, 越发止不住怜惜、怜爱。

    只忍不住伸手往春生脸上轻轻地掐了一把。

    春生眼神往后偷瞄了一眼, 只红着脸拍开了他的手。

    沈毅堂见状,扭头瞧见身后的丫鬟们都在偷笑,一个眼神便扫了过去,个个顿时低眉赦目, 忙埋下了脑袋。

    许是瞧那沈毅堂眼神里并无怒气, 眼睛里还隐隐带着些笑, 个个倒也并不害怕,不过却也并不敢在发出任何声音罢了。

    沈毅堂这才作势咳了几声, 坐在了春生身侧, 亲自为她舀了一碗汤,笑着道着:“多吃些,可别将咱们的儿子给饿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