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22节

作品:《斗春院

    许是春生这会儿着实是累了,外头客人又已经临门,便也不多做推辞。

    沈毅堂只扶着将她送了进去,仍是有些不放心,又将莞碧派了进来伺候着。

    春生躺在罗汉床上,脑海仍是在愣愣的回想着这一日的事情,只伸着手轻轻地抚着自个的小腹处,她其实比沈毅堂还要震惊,便是到了现如今仍是有些难以置信似的。

    小腹现如今平坦如初,可是,里头这会子竟然已经有了他的骨血了。

    春生欢喜之余,心仍是有些难以平静。

    一会儿想着沈毅堂替孩子取的名字,一会儿又想着是不是得往苏州母亲那里去一封信,一会儿又想着现如今其实还稀里糊涂的住在沈家呢,终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一会子又是沈毅堂那欢喜难以自持的笑容。

    迷迷糊糊间,只听到外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儿,春生的意识渐渐地薄弱,转眼便已入睡了。

    第273章

    这边几人在商议着要事。

    原来今日沈毅堂沐休, 朝堂上, 这些时日闹得沸沸扬扬的汶袁两家的事情终于有了定论。

    因着汶家小儿终究保住了一条性命, 又加上朝堂上众人求情,圣上也留了那袁仁昶一条性命, 给他定了条流放的罪责,半月后发配北僵, 以平息这场闹剧。

    袁侯爷松了一口气。

    不过那汶家长子汶允勖却不见得满意, 他们汶家驻守边疆, 独掌兵权, 向来独断惯了, 往日里谁敢主动招惹汶家。

    现如今全家溺爱的小弟瘫痪在床, 成了个无用的废人, 要那袁仁昶一条性命,已是便宜了他袁家。

    没有想到圣上竟包庇如此,也不怕寒了他们边疆十几万将士的心么?

    “汶家那莽夫当真是好大的狗胆,一听圣上定罪完, 竟然脸色都变了, 竟然当众与陛下争论, 气得陛下雷霆大怒,那莽夫怕是在山高皇帝远的北边独断惯了, 一下子忘了这江山到底是姓什么了罢···”

    说这话的乃是一名三十几岁的彪形大汉, 肥头大耳,满脸络腮胡子,气势彪悍。

    嘴里说旁人是莽夫, 但自个这粗鄙的架势,比起那莽夫,也不妨多让罢,这人乃是禁军副将于彪于将军。

    于彪乃是出自大俞赫赫威名的将军府,老将军曾乃是大俞的战神,三十多年前陛下刚即为时,彼时朝局不稳,前又有北僵突厥虎视眈眈,局势堪忧。

    亏得当时的骠骑大将军英勇善战,为大俞免去了后顾之忧,现如七十高龄,虽已退居朝堂,但威慑仍在。

    这于彪继承了老爷子的性子,直爽憨厚,典型的武人性子,说话时常不过脑子,未免过于冒失。

    譬如此刻,江俞膺闻言,就冲他使了个眼色,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妄论江山,自当失言,于彪自觉一时口无遮拦,忙紧闭上了嘴。

    沈毅堂听了他的话,微微抿着嘴,双眼一抹厉色闪过。

    这于彪虽说话无甚分寸,但说的未曾不是实言。

    江俞膺见状,随着开口道着:“其实那汶家小儿尚且留了一条性命,圣上如此定罪,亦算是合情合理,发配边疆对于袁家那次子而言,不过是留了一条苟延残喘的性命罢了,况且那边疆乃是苦寒之地,对于那种自小娇生惯养的纨绔而言,将来到底是何种劫数,还是未可知呢,毕竟那边疆可不就是在汶家的管辖范围之内么?”

    江俞膺意有所指。

    圣上名义上虽是如此定罪,一来那侯府立,又乃是圣上儿时的伴读之一,到底是有些情分在里头的。

    这二来么,现如今这东宫势威,俨然已要凌驾于皇权之上了,凡事过犹不及,势必会引起陛下忌惮的。

    陛下此举,何曾不是在警告。

    况且,那袁家次子的发配之地不就是在北疆么,凭着这汶家在北疆的势力,要对付一个发配的流犯,岂不是轻而易举。

    于是,江俞膺又道着:“那汶允勖着实冒进了···”

    “怕不指是冒进罢···”沈毅堂冷笑道。

    江俞膺等人闻言,倒是不敢接话了。

    沈毅堂神色晦暗。

    屋子了一时静默了一阵。

    沈毅堂一下一下摩挲着大拇指上佩戴的玉扳指,沉吟了片刻,忽而问着:“下朝之后,太子与宇家作何反应?”

    江俞膺忙道着:“这便是咱们几个速速赶来的原由,朝堂之上,东宫曾屡次谏言但皆被宇霁给压了下来,宇霁瞧着似另有章程,一下朝后,宇霁便携手汶允勖回了宇家,片刻后东宫暗访宇家,至今未归,像是在密谋些什么···”

    说到此处,方才忍了许久未曾开口的于彪忍不住开口补充着:“这太子竟然是走他们宇家的偏门进的,一路上鬼鬼祟祟的,一看便不安好心···”

    从进门开始便一直未开口说话的谋士薛礼这时适时道着:“前几日距京城五百里的通城不是传来消息,说通城的兵力部署有异么?”

    江俞膺闻言,忙扭头看向薛礼,诧异的道着:“先生的意思是?”

    薛礼沉吟了片刻道着:“通城的将领纪东蕴据说曾受过那宇家的恩惠,此事细说起来还得要从过世的宇霖说起,二者面上瞧着无甚丝交,可是私底下如何,就未可知呢···”

    薛礼说到这里,只忽而看向沈毅堂,朝着他作揖道着:“大人,东宫向来刚愎自用,而这宇霁自宇霖走后,无人压制,圣上看似待他礼遇,而自从三年前···沈家近来低调行事,整个朝堂唯他宇家独大,倒让那宇霁心傲了不少,宇家近两年行事作派未免过于猖狂了些,至于这猖狂的背后——怕是势在必得了,虽说之前宇家背后有汶家的支持,可汶家能够在边疆镇守多年,定乃是审时度势之人,未必敢拿着汶家的基业轻易冒险,之前许是不会,可是现如今有了汶家小儿这个契机,往后如何,倒是不好说了···”

    薛礼话音将落,便听到江俞膺一脸震惊的道着:“先生的意思,难道这东宫他···他真敢?”

    随后,屋子里却又是一静。

    半晌,只听到那沈毅堂嗤笑道着:“有何不敢?太子盼着这一天不是盼着好多年了么?”

    可江俞膺仍是有些难以置信的道着:“这皇家子嗣单薄,祁王神志有碍,瑞王又···这太子是东宫,又乃是陛下将来唯一可继承大统的人选,他委实不必如此的,除非,除非——”

    江俞膺说到这里,只猛地抬眼看向沈毅堂,震惊道着:“除非他已经知道了您的身份?”

    沈毅堂闻言,只半眯着眼。

    相比江俞膺的震惊,他倒是要显得平静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