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23节

作品:《斗春院

    以前他尚且是困惑的,自记事以来,老爷子便待他管教严苛,从不准他私自出府,他虽性子闹腾,调皮捣蛋,但小时候基本都是在府胡作非为罢了。

    后来一次在九岁那年的上元节忽然招人行刺,所幸被贴身的暗卫所救,并未伤及性命,那一次过后,老爷子便特地替他请了教习先生教他功夫。

    但他历来娇生惯养,又有老夫人庇护,时常偷懒耍横,未曾正经学过。

    到了十一二岁的时候,这牢笼似的府邸已经困不住他了,时常私下偷摸着出府玩耍,许是一来二去后,便越发大胆了起来,直到十三岁那一年,摆脱了暗卫,落了单,却不想竟然遭人暗算,生生受了一刀。

    就在险些丢了性命之际,被追上来的护卫给救下了,那护卫替他挡了一刀,当场身亡,而他留下了一条性命,只是肩上受了重伤,便是到了现如今也时常有些无力,是以,时常喜欢懒洋洋的歪在椅子上。

    那名护卫留一女,沈毅堂后来将孤儿寡母给接到了府安顿着,那女儿便是现如今的小香桃。

    也就是从那一次后,沈毅堂才开始正经的学起了功夫。

    后来也曾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劫难,譬如上一回与春生一道回京之际,遇到的火灾,那个时候沈毅堂只以为是沈家在朝堂上的宿敌所为,直到了现如今,这才开始渐渐地明了。

    也是,那深宫的皇后娘娘向来毒辣,便是猜忌,虽并无证据,宁可秉着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人的性子,也断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而此时时刻,东宫剑指皇权,指日可待,可是许是确信了他的身份,这才不管不顾,狗急跳墙了,继而试探铤而走险罢。

    对方越是急不可耐,沈毅堂反倒是越发的淡定了,只忽而提起墨笔,飞的写了封信,将信封好了,交由江俞膺,道着:“将这封信速速派人送去北僵,切记,得亲自交到我四哥手,不得落入他人之手。”

    江俞膺晓得事情的重要性,沉吟了片刻,朝沈毅堂道着:“交由他人我不放心,我还是亲自走一趟罢···”

    沈毅堂想了片刻,道着:“不可,你此时过去过于惹眼了,且你留在京城还有重任在身,这样罢,瞿三儿这两年在京晃荡,无甚要职在身,他为人狡猾,又历来四处乱跑,将此事交由他,我较为放心——”

    江俞膺闻言,忙应下了。

    沈毅堂又与众人一道细致周密的一一安排了京城的防卫,末了,沈毅堂只道着:“这些时日  怕是得辛苦诸位了,京城,皇城目前掌控在咱们手,北疆虽是汶家的势力,但是那支十万人的军队远在边疆,毕竟远水救不了近渴,况且北疆还有四哥坐镇,临城还有五万人的支援,想来汶家并不敢轻举妄动,我唯一有些担忧的便是关外突厥突然起兵,到那时情势便变得复杂了,是以,此番得提前通知四哥,让他做好部署,至于通城的八万兵力——”

    沈毅堂说到这里,忽而冷笑着:“还真怕他不反!”

    沈毅堂话音,便忽而听到里头哐当一声。

    所有人视线朝里头瞧去。

    那于彪还嗖地一下将身侧佩的大刀给扒了出来。

    第274章

    沈毅堂一听到里头的动静, 这才想起春生还在小次间里歇着了, 只立即站了起来, 见那于彪将大刀都给扒了出来,不由皱眉看了他一眼。

    于彪这个彪形大汉被那一眼瞧得整个身子顿时一顿, 忙不迭将大刀给推了回去。

    沈毅堂这才大步往里走了去。

    一把将帘子揭开,只见春生正立在八仙桌前, 许是因着刚睡醒, 面上还有些混沌。

    却又因着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 双眼睁得老大, 整个身子虚弱无力, 双手扶在了桌沿, 借着这力道似乎才能站稳了似的。

    而脚下一个紫砂杯掉落了下来, 已滚落在了地毯上。

    沈毅堂一进来,便见春生目光有几分呆愣的看着他,扶着桌沿的手微微收紧了。

    沈毅堂的目光在春生脸上一寸一寸掠过,二人对视了片刻, 只见那沈毅堂往前走了两步, 忽而弯着腰, 将滚落在地毯上的紫砂杯给拾了起来,又往前走了几步, 走到了春生跟前。

    春生只觉得心扑腾扑腾直跳得厉害, 只觉得现如今脑海还有些昏沉似的,像是在梦里似的。

    沈毅堂面色倒还算平静,只将手的杯子放到了八仙桌上, 又重新取了一个新的杯子,提着茶壶往里头倒了杯水,递到春生跟前,嘴里柔声的道着:“醒呢?可是渴了?”

    春生双目微闪,只瞧瞧抬眼看了沈毅堂一眼,见他面上出的平静、温和,无论是神色,还是举止皆是与往日无异,这才觉得心跳渐渐地缓了下来。

    犹豫了片刻,只缓缓地伸着手,接过他递来的水,慢慢的吃了一口。

    又抬眼瞧了他一眼。

    这才将杯的水一口一口的饮尽了。

    “还要吗?”

    接过春生手的杯,沈毅堂伸手替她擦拭了嘴边的水渍,轻声问她。

    春生闻言,只缓缓地摇头,小声道着:“不用了···”

    沈毅堂便笑了笑,扶着她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嘴上道着:“爷前头立马完事了,你且里头稍坐片刻,待会儿咱们一道回屋用午膳!”

    春生闻言,立马道着:“你···你去罢···不用惦记我这里,你···”

    春生只觉得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又补充了一句:“你···你去忙你的···”

    沈毅堂握着春生的手放在掌心里捏了捏,这才道着:“等着爷!”

    春生忙点了点头。

    沈毅堂这才转身出去,只转身间,忽而抬眼瞧了眼身后诚惶诚恐的莞碧一眼。

    莞碧被那一眼瞧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手心都冒汗了,忙不迭低下了头去。

    沈毅堂眯着眼瞧了她一眼,这才离去。

    便是人已经出去了,可这屋子里的气氛仍是有些凝重。

    春生只坐在凳子上,脑子里还有些迷瞪,愣在那里,心的震惊久久无法平复。

    莞碧只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她一眼,丝毫不敢出声,便是这么些年,早已练就了一番沉稳老派的做派,可是方才听了那么一耳朵,着实惊出了一声冷汗。

    震惊之余,心渐渐地染上了一抹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