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26节

作品:《斗春院

    其实二人皆是心知肚明罢了,既然人都已经进来了,便是一种妥协,一种答应,一种默许罢了,出不出去又有什么两样呢?

    这些时日沈毅堂忙碌不堪,整日早出晚归的,虽夜夜同寝而睡,实则已有好几日未曾来得及说过两句话了,春生闲来无聊,私底下念叨过两回,却不知何时入了他的耳?

    沈毅堂也知她嘴上这般说说而已,此番看似虽拿着打趣,到底是带了些认真的。

    春生却是垂了眼,嘴里仍旧重复道着:“我就待在这儿···”

    其实心仍是有些乱,也并无多少章程,却只晓得这般呆呆的道着。

    沈毅堂闻言,却觉得心窝子忽而一阵酸软,只低着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低声的问着:“你可知,现如今待在爷身边,是何其凶险?”

    春生闻言微怔,半晌,只轻声道着:“我只知道,便是再如何凶险,也的待在一块儿,你,我,还有咱们的宝宝,咱们三个···”

    她终究还是信他的。

    说着,只忽而握着沈毅堂的大掌,搁在自个的小腹间。

    腹部平坦,与往日无异,然而沈毅堂的大掌却只有些发颤。

    忽而觉得心一阵意动,觉得心似有千言万语,可这会子却觉得喉咙堵住了似的,竟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半晌,沈毅堂嘴里只喃喃道着:“丫头,丫头···”

    说着,只用力的低着她的额头,鼻忽而加重息。

    沈毅堂只轻轻地捧着她的脸,唇缓缓地落在春生眼睛上,又顺着落到了鼻梁、鼻尖,一下一下,轻轻地啄着。

    动作极尽温柔,仿佛对待上等的珍品似的。

    最终来到了唇上,只忽而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唇齿撬开,舌头熟稔的伸了进去,轻轻地吸允着,啃咬着。

    没有以往那样激烈,只缓缓地,却足以令人心里发酥、发麻。

    春生只忽而睁开了眼,却见出现在眼前的这张放大的脸,沈毅堂只紧紧地闭上了眼,面上极为动情,温柔得不像样子。

    春生心里一下子忽而变得平静了下来。

    其实真的不敢想象日后将会要面对、经历些什么,便是现如今这样的深宅大院,春生都尚且无任何勇气及把握能够顺利的走到最后的,更何况,倘若···

    那又是怎样一个巨大、坚固的牢笼呢?兴许,困住她的将会是这漫漫一生。

    可是,能怎么办呢?

    谁叫她遇到的是他?

    谁叫他如此蛮横霸道呢?

    谁叫他···是他···

    他身份尊贵,府门第森严,他有妻有妾,他本就不是她的良人,可是,这于他,哪里又有什么错呢?

    他位高权重,不是他的错,他的家族繁茂,也不是他的错,到了合适的年纪,谈婚论嫁,娶妻纳妾,哪里又错了呢?

    或许,唯有的错,便是遇到了她。

    然而命运弄人,偏偏就这般遇到,纠缠上了。

    他本可风流罔顾,继续做他的花花大少,他本就是意气风发,邪魅张狂的,却变得曾经酗酒度日,阴冷狠绝的样子。

    便是在她跟前如何的松懈、如初,春生到底是晓得的,在外人面前,已是一个沉得令人胆寒之人呢?

    每每见到如初,春生其实心是有些心疼的。

    他与她之间,纵使是他一直在强迫着,逼迫着,却也是他一直在付出着,春生她自己终是死守着自己的心防,丝毫不敢松懈。

    她与他之间,她永远在退缩,永远立在原地不动。

    可是终究已经遇到,终究已经纠缠上了,终究也已经···心动了,不是么?

    她站在原地,没有退缩,他便已经很高兴了。

    若是她也试着向前走一步呢?

    春生心这胡乱想着,只忽而轻轻地探着舌儿,舔舐了一下。

    沈毅堂只觉得尾骨一麻,激动得忙睁开了眼。

    春生忙不迭的闭上了眼。

    沈毅堂只呆愣了片刻,随即,面上一喜,只忽而伸手抵着春生的后脑勺,加深了嘴上的力道。

    只用力的舔舐着,啃咬着,仿佛要将整个人都吃到自个的肚子里去似的。

    不肖多时,春生已是呼吸困难,气喘吁吁了。

    就在春生即将要窒息的前一刻,沈毅堂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只依旧将人搂着,细细亲吻舔舐着她唇上的津·液,舍不得松开。

    沈毅堂见春生身子发软,已瘫痪在了他的怀,又见她满脸绯红,过了半晌,仍是缓不过气来,只忙伸手往她背后轻扶着,替她顺着气,嘴里不由道着:“真没用···”

    春生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

    沈毅堂问她渴不渴,见春生嘴里哼哼两声,沈毅堂摇头轻笑,眼无比溺宠,半晌,只伸手从几上端了杯茶过来,喂春生吃下了。

    许是,因着终究了却了一桩心事,且瞧着小丫头这一回并没有跟往日那般,缩在她的乌龟壳里,躲着不出来,而是勇敢地面对着,并暗自支持着他。

    沈毅堂变得浑身充满着斗志。

    其实沈毅堂对那些个劳什子权势并没得多少兴趣,不过是情势所逼罢了,他想要的生活无非就是这样,清闲懒散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