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27节

作品:《斗春院

    不过,只要有身边之人始终在侧,便是那无聊的权势,或许也会变得有趣得多吧。

    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原本心的担忧瞬间消失的无影踪,只剩下满心活、欢喜。

    沈毅堂心情大好,又亲自动身煮着茶吃,与春生坐在亭子里的软榻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话,偶尔与春生说着朝堂上的局势,春生偶尔应一二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特意提及了宇家及袁家的近况。

    只递了一杯茶过来,对春生道着:“林家当年的事儿,还真与那宇家有些关系,当年你外祖父在翰林院当差,职在刊辑经籍,据说因你外祖父学识渊博,博学多才,挡了许多人的道,难免遭人嫉恨,其便包括当时同在翰林院当差的宇霁,又加上你外祖父性子耿直,不懂迂回,对当时不学无术,滥竽充数进翰林院的宇霁极为藐视,几经如此,引得那心高气傲的宇霁心生憎恨,这才遭了宇霁的陷害···”

    春生闻言,握着杯子的手不由发紧。

    沈毅堂瞧着,只又捏了块点心递了过来,对春生道着:“这些都是往事了,你不必难过,林大人既然清廉清正,定会得到昭雪的,而横竖宇家作恶多端,定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以往的事儿咱们爱莫能助,为愿现如今、往后咱们若在其位,便能谋其职,做到不忘初心、问心无愧罢,来,别难受,吃块点心···”

    春生见从沈毅堂嘴里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微怔住,心不由觉得沈毅堂将来定是个大有作为之人,心忽而共生出些澎湃之感来。

    又见沈毅堂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她,不由哭笑不得的接着,然而沈毅堂却直接递到了春生嘴边,道着:“咬一口···”

    春生双眼弯了起来,无奈就着他的手轻咬了一口。

    沈毅堂仔细瞧着她的眉眼,又打量眼前这美好温馨的时刻,嘴里忽而道了一声:“真好···”

    春生闻言看了过去,只见沈毅堂将剩余半块在往自个嘴里送,看着春生道着:“真好吃···”

    春生只狐疑的看着他。

    沈毅堂却是笑了笑,真的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睡着了,刚醒来,抱歉抱歉···

    第277章

    春生有孕的消息, 虽沈毅堂心喜不自胜, 却并未曾大肆宣扬。

    一来当前朝堂局势紧张, 不宜过于声张,这二来到底还并未给春生安插任何名分的, 无论是于春生还是于肚子里的孩子,终归不便张扬。

    但那日府到底是请了太医的, 这件事情终归是瞒不住的, 惜春堂对外声称乃是春生姑娘身子有异, 特请来何太医为其调养调养。

    但稍有心思之人, 略微打探便可知那何太医精通各类疑难杂症, 尤其是关于女子各类顽疾, 甚为精通。

    是以, 沈家五房各个院子便有些怀疑,但终究没得十足确信的讯息。

    尤其是那惜春堂守口如瓶,每日两次取药皆是由沈毅堂跟前的亲信杨大杨二亲自负责,厨房里煎药皆是由着素素, 司竹几个亲力亲为, 旁人无法轻易靠近打探, 每每便是连药渣都给一并带走了。

    而那惜春堂向来围得跟个铁通似的,尤其是这两年爷不常往后院去了, 惜春堂往日里便极少在与后院打交道, 除了正房那里偶有交集,其余的怕少有来往了。

    于是,众人明面皆只知惜春堂里的那位怕是患了某种顽疾, 难以受孕。

    当然,也有人生疑,猜测着约莫怕是···有了。

    终归不过猜测罢了,到底无人证实。

    春生有孕暂且还只不过月余,面上是瞧不出任何动静的,且又还未到孕吐的时候,除了心的异样,与往日瞧着并无异处。

    然而沈毅堂却早早吩咐只将屋子里的尖锐之物皆给清理出去了,不许置放球形易滚动滑落之物,便是连案桌上摆放的花瓶之类的装饰物件都给取了下来。

    屋子里也不允许洒扫,只许用干抹布跪着擦地,后仍是有些不放心,只吩咐将整个屋子各个角落都铺上了地毯。

    每日里这惜春院各个说话走路皆是小心翼翼的,不许过于大声喧哗,不许肆意冲撞了姑娘,整个偏殿陷入了高级警戒状态。

    蝶依甚至压着香桃不许她随意进入了,生怕她大大咧咧的,一时冲撞了春生及肚子里的小主子便不好了,香桃甚是委屈。

    春生瞧着这一波赛过一波的行事做派,只觉得有些阵阵无奈,只觉得有些头疼,每日皆是哭笑不得。

    然而又瞧着个个整得比她还要紧张,终归是担忧及关心她,心又有些感动,到底随着大伙儿去了。

    日子就这般一日一日的过着,准眼便已过了将近一月。

    而这一个月的时间,京城俨然已经变了天了。

    尤其是近半月以来,街上巡逻的将士日渐猛增,几乎是每隔半个时辰便有一躺从街上巡视而过,外头寻常老百姓只不知道一时间到底所发生了何事,然瞧着这般局势,到底不敢随意上街溜达。

    坊间有传闻,只道着日前这朝局混乱,原来早在半月前,东宫在朝堂上,竟敢公然忤逆圣意,圣上一气之下,只罚太子在东宫幽静半月,面壁思过。

    然在这半月光景里,昔日着手调查瑞王三年前的汴城知府,历经三年终于成功捕获了当年谋害瑞王的一窝暴匪,现如今已被压着送人进了京城,三日后方可抵达。

    瑞王自乃是圣上最宠爱的幼子,圣上自然上心,当即着手点名命大理寺卿蔡庸亲自审查此案。

    大理寺夜以继日盘问了整整三日,结果那暴匪首领竟然在狱被人投毒谋害,此事引发圣上震怒,全朝骇人。

    本以为事情已经陷入了死胡同来了,却不想事情又一时峰回路转,原来那大理寺清理现场时,却无意瞧见在那牢房的草席之下的隐秘之处,竟然写了个带血的“翼”字,众所周知,翼乃是东宫的名讳。

    大理寺检查尸体,果然瞧见尸体指尖破损,且血迹干涸,分明已过了好几日了,分明乃是在死前所为,由此可见,这死者分明是剑指东宫。

    此事引发全朝哗然。

    大理寺蔡庸本是个固执己见的迂腐老头,全然不管满朝如何震动,只要陛下未曾发话,依旧揪着东宫不放,正在深入调查,虽现如今尚且未曾找到新的证据,但若是在继续深入调查,结果如何倒是真的不好说了。

    毕竟,虽并无证据,这样的事儿诸位久居朝堂的权贵并不陌生,皆算是心知肚明。

    朝堂分两派,亲东宫派,及立派,这一回两派之人却是吵得不可开交了。

    然圣上心思沉沉,任凭下头如何争论不休,已是沉默了好些天了,既没下令继续调查,也没有下令阻止。

    朝堂为此陷入了一股诡异的死寂。

    而在这片死寂之,掌管京城治安的沈大人忽然派重兵巡视整个京城,分明有股子示威警告的味道,给这片死寂忽而带来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凌冽紧张之感。

    众所周知,这沈毅堂乃是瑞王的亲舅舅,若真乃是东宫所为,这个京城的霸王怕也不是个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