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330节

作品:《斗春院

    外头兵马集结。

    太子兵临城下。

    整个京城的街道上除了身着铠甲腰佩大刀镇守的将士,在无一人。

    所有的百姓都诚惶诚恐的关了门躲在了家里, 不敢随意出来。

    而在沈家府上,外头沈家的护卫里三层, 外三层的将整个宅子给守护的严严实实。

    沈家所有的男主人都已外出抵御谋逆, 唯留有七十余岁高龄的老太爷镇守沈家。

    沈家掌家太太谢氏派人将沈家各房所有女眷都集结到了庭院, 只见此刻谢氏立在庭院间, 一脸威严正气, 声音铿锵有力的道着:“此刻, 不分嫡庶, 不分正房还是妾氏,这一刻,咱们都是沈家人,外头咱们夫君, 儿子在抵御谋逆, 保家卫国, 咱们女眷虽不能随着到前线抗战杀敌,但若是敌军来犯——”

    说着, 只见谢氏眯着眼, 视线在每个人身上略过,只忽而从身旁管家将士的手,将一柄明晃晃的大刀拔出, 举着向院子里所有的女眷道着:“这把大刀,要么□□敌人的身子,要么插入自己的胸腹,我沈家儿女岂能束手就擒,遭人肆意□□——”

    谢氏一语话毕,只见整个院子一片寂静无声。

    不多时,又见苏氏苏媚初亦是随着在身侧高声道着:“我等沈家儿女此刻誓死与大俞一起抗击逆贼,荣辱共处之!”

    一惯柔弱的妇孺,为难关头也是可以展露威严的。

    原本因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谋反而诚惶诚恐的众人,因着沈家两位女主人的这一番话,顿时  只觉得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心还是有些战战兢兢,但终归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除了些个不经事的丫鬟婆子仍是紧张害怕得双腿打颤,但大抵所有的主子还算镇静。

    毕竟能够成为沈家的主子,便是寻常的妾氏,也绝非一般的无知妇孺。

    春生立在人群后头,便是连她,尽管现如今于沈家非主非奴的,然这一刻,心也不禁有些动容。

    没有紧张,没有害怕,心无比的平静淡然。

    自她九岁起,便来到了沈家,过了年后,她已经十七了,与沈家的渊源,满打满算,足足已有八年了。

    她的这一生,有一半的岁月,竟是与这一家子有所关联的,这一刻,好似自个也已俨然是半个沈家人似的。

    春生不由伸手轻轻的抚了抚小腹处,心里又想着外头主事的沈毅堂,面目前所未有的淡然。

    正在尔等凝重紧张的时刻,只忽而听到府外响起了一阵奔腾的马蹄声,顿时,各个面色各异。

    不多时,只见沈家三少爷从马上飞跃而下,顿时瞧见了,面色不由一松。

    谢氏忙迎了上去,问着:“聪儿,你如何回了,外头现如今形势如何?”

    沈之聪穿了一身铠甲,面如黑炭,气势凌云,步履匆匆,只冲谢氏匆忙道着:“外头逆军现如今已经兵临城下,马上便要攻城了···”

    众人闻言,面上顿时又泛出紧张。

    沈之聪说完,只见一双膺眼忽然速的朝人群之扫了一眼,便匆匆对着谢氏道着:“大伯娘,此番侄儿过来,是奉了五叔的嘱咐,特前来接人的!”

    谢氏忙问乃是何人。

    沈之聪沉吟了片刻,却是忽而朝着人群走去,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沈毅堂笔直走到了春生跟前,见她双手置于腹前,施施然的立在那里,举止优美淡然,面色无一丝惶然之色,端得一派优雅风华气度。

    沈之聪眼里不由有些复杂,半晌,只朝着春生低声道着:“春生···姑娘,五叔让我即刻送姑娘回江家,请姑娘随我来!”

    然而话音将落,却见春生仍是施施然的立在原地。

    沈之聪忙扭头再次抬眼看她。

    春生却是冲他微笑,道着:“我就留在沈家——”

    沈之聪闻言微微有些诧异。

    却又见春生笑着道着:“沈家的血脉没有胆小怕事之辈,不容落荒而逃,我与他,一起着等他归来——”

    说着,只忽而抬手,轻轻地抚了抚小腹。

    沈之聪闻言,心微微震惊。

    所有的视线也纷纷朝着她震惊看来。

    春生淡然处之。

    前头苏媚初亦是将目光停留到了春生的脸上。

    恰逢此时春生抬眼,二人目光相撞。

    春生只朝着苏媚初扬唇浅笑着。

    苏媚初见状神色微怔住,随即,亦是淡淡的朝她扬唇,只眼底有些复杂。

    沈之聪沉吟了片刻,便对着春生道着:“如此,那我便留下。”

    说着,只忽而转身又对着众人道着:“我暂且留下守护大家,大家莫要惊慌,有五叔在前头御敌,定能铲除逆贼,平定危局!”

    沈之聪如此说来,又瞧见春生这个“外人”如此镇定自若,局面便又安定了几分。

    永嘉三十三年,东宫太子集结京城八百里外通城八万军队,逼宫谋反,顺利破城而入,然还未攻入皇城逆贼宇霁便已被生屠,而太子被生擒,叛军被伏,此场被编入大俞史册的谋反历经一日一夜,最终已失败告终。

    太子被擒后,关于太子之前的所作所为被一一弹劾了上来,原来瑞王之事不过只是个引子,后头牵扯出来的桩桩件件,均是足矣动摇国本的恶行,太子最终被废除,终生被幽静在京郊外的无冥寺。

    而逼宫败北后,皇后于宫自缢。

    此场混乱终于在年前被平复。

    然而,这一个新年,对于京城的武百官及一众老百姓而言,到底是沉重的。

    却不想,刚过了新春,上朝的第一日,圣上忽而宣懿旨,令立东宫,竟然将太子之位传给了沈家的五子沈毅堂,举国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