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乖 第6节

作品:《不乖

    周尤一怔,心跳在抬头一瞬猛地加速,她眼睛一眨不眨,差点都忘记了呼吸。

    男人身后,相关工作人员鱼贯而入。

    这场新品发布会的提案本来是由品牌部全权负责,品牌部的人也正惊讶,往自己座位走的时候,有女生在用气声交流。

    “我就去上了个厕所,江总怎么也来了?”

    “不知道…别说话了……”

    周尤无意识地分发完最后两份资料,手有些细微抖动,思维也有片刻停滞,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

    刚刚她好像听到有人喊江总,是在…喊他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那个英没解释,我滴锅!那个就是跳伞心的logo,U盘就是存放跳伞录像的辣个U盘~

    第5章

    将时针拨转回半个小时之前。

    江星科技二十三楼,总裁办公室。

    江星最近和一家做安防产品的公司在推进深度合作。这家公司叫HAK,在机器视觉方面拥有许多重要专利。

    HAK是德国本土品牌,今年有打入国内地市场的计划,急需有一定影响力的合作伙伴帮助其站稳脚跟。

    所以,当江星朝其抛出橄榄枝的时候,HAK表现得非常热情主动。

    下月旬,他们公司即将推出一款全新的超清监控产品,江彻很感兴趣,索性在江星的一楼大厅安装了这套监控系统。

    江星原本就有自己的监控系统,双系统同时运行,刚好可以用来比较。

    办公室里,江彻只穿一件白衬衫,领口松散开两粒扣子,袖子往上堆叠,褶皱柔软。

    他指间转动着一支签字笔,看上去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边上技术人员分析时,他总能精准指出问题的关键点。

    “其实现在HAK的监控终端灵敏度……”

    “等等。”在无意瞥见监控画面某条眼熟的蓝色裙子时,江彻突然喊停。

    技术人员以为他又要提些自己答不上来的问题,心里开始打鼓,“江总……有哪里不对吗?”

    江彻目光锐利如鹰隼,直勾勾地盯着显示器。

    他一改懒散坐姿,站起来,双手撑在办公桌边缘,半眯起眼,打量屏幕上定格的某张侧脸。

    放大,放大,放大……

    HAK的这款监控产品将超清作为主打卖点,其真实效用倒不辜负它的自信。

    放大过后,江彻甚至能清晰看到这女人扬起公式化笑容时脸颊上浅浅的梨涡。

    室内安静半晌,他忽然拿起手边内线电话,开门见山道:“下午两点半,公司访客登记,马上给我。”

    不到两分钟,他就收到了嘉柏公关来江星提案的备案资料。

    曾佩。

    周尤。

    Zhou You.

    他眸光微敛,眼底跃动起危险的光芒。

    “江总,江总?”

    江彻恍若未闻,直起身子,径直走进休息室。

    什么情况这是……

    技术人员站在那儿懵了会儿。

    江彻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新衬衫,手里还拎着件西装外套。

    他边往外走边说:“今天到此为止,下次继续。”

    总裁办公室外就是总裁助理办公处,见江彻出来,几个助理都齐唰唰起身,“江总!”

    “通知品牌部,我要去听V2的发布会提案。”

    “好的,江总,我马上安排。”

    为首的总助Fiona淡定应声,尽管老板的日程表里,完全没有去听发布会的公关提案这种小事。

    于是,半个小时后,周尤就看到他,坐在会议室的心位置。

    江星这次的智能手环V2新品发布会对嘉柏来说很重要。

    业内都知道,江星刚与知名公关公司聿格解除合约,正在物色新的公关外包。

    智能手环虽然不是江星的主力产品,但这一季度不会再有其他新品上市。

    如果能拿下这场新品发布会,并将发布会办得漂漂亮亮,那进而拿下江星的全年整合公关也很有希望。

    为了争取江星,这场新品发布会的提案甚至都是曾佩亲手操刀完成的。

    曾佩入行其实不过短短两年,学历不高,进嘉柏这种本土公关公司都只能从实习生做起。

    可她偏偏就是从实习生开始,然后转正,助理AE,AE一步步往上爬,两年时间就爬到了如今的AM位置。

    不得不承认,她很有公关天分。

    “……智能手环面向的消费群体以16至25岁的年轻人为主,所以我们想把活动地点定在悦汇,悦汇是星城年轻化定位的商场里人流量最大、地理位置最好……”

    曾佩说话的时候,周尤不自觉地就分神看了眼江彻。

    江彻手里翻动着提案资料,阅读速度很,也不知道曾佩的讲解他有没有在听,反正从他进来起,面上就没出现过特别明显的情绪波动。

    曾佩还在继续,“那么第三个方面……”

    “行了。”

    江彻忽然出声打断。

    曾佩的话音戛然而止,在场的人都微微一怔,而后齐唰唰地看向江彻。

    这些人里,也包括周尤。

    江彻将看完的提案资料扔在桌上,十指交握,神色淡淡道:“你们嘉柏的提案,没什么差错,但也没什么亮点…值得我们花这么高的预算来做这次活动。”

    预算的确不低,报价单上甚至有一大笔用来请明星站台的预估额。

    曾佩想说点什么,“江总……”

    江彻瞥了她一眼,继续说:“我要的公关方案不是周全稳妥,而是出彩新颖。不然,我大可以不做这次发布会,就直接让产品上市,相信…效果也不会有太大差别。

    “再说了,你们嘉柏连周全稳妥这一点恐怕都不能让我放心,如果我没记错,驰跃是你们公司的客户,对吧。”

    他的语调没有太多高低起伏,可周尤从他的声音里却听出了明晃晃的嘲讽。

    曾佩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好在带妆,别人看不出什么。

    负责这次新品发布会的程经理和曾佩相熟,早先还和曾佩承诺,这次提案就是走个过场,只要稳妥挑不出错即可。

    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常年神隐的江总,不打招呼就要来听提案,听了还没一半就直接打断表示不满。

    程经理脑筋转得飞,刚想开口将自己摘出来,江彻的枪口就调转方向对准了她。

    “这次V2新品发布会的负责人是你,程经理?”

    江彻用的是问句,话语间却听不出一丝询问的意思。

    没等程经理回答,他就自顾自继续,“谁让你直接联系嘉柏提案的?和聿格合约到期之后再和其他公关公司合作不是应该比稿?还是你觉得区区一个智能手环,不值得这么大费周章?又或者是你,和嘉柏有什么特殊关系?”

    bsp他的声音漫不经心,可层层递进的问责早已让程经理背上冷汗直流。

    她忙摆手,“不是的,江总,其实……”

    “不用和我解释,还有半个月V2上市,你来安排提案比稿,两天后,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人用花言巧语来修饰陈词滥调。”

    很显然,陈词滥调指的是曾佩那份精心准备的提案。花言巧语,则是指她舌灿莲花的演讲方式。

    他不想再看到曾佩过来提案,也就意味着两天后的比稿,嘉柏已经被踢出合作对象的选择范围。

    江彻似乎没有多余的耐心耗在这种一时兴起的小事上面。

    说完,他起身松了松领带,长腿迈开,就径直往外走。

    从始至终,他的眼神都没在周尤身上单独停留过。

    可周尤很确定,他认出自己来了。

    而且莫名地,从他对此事毫不留情的处理态度,她感受到了一丝……迁怒的味道。

    随即她又赶忙甩开这种离的想法。

    也太能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

    从江星出来的一路,曾佩脸上都没显露什么,声音也很平静。

    直到走出江星大门,她才长出一口气,酒红跳银色亮片的指甲插入发丝,从前往后顺了遍,仍在极力压抑着心底的不爽。

    “Zoe,你回公司,我去见个客户。”

    说着,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径直上车。

    周尤怀里还抱着一摞件,眼见出租消失在视线范围,她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忽然松了松。

    不是她不在意工作,可相比今日遇到那个男人给她带来的震撼,其他事情实在是很难再吸引她的注意。

    太荒唐了。

    真是太荒唐了。

    他竟然……

    周尤也忍不住腾出只手,捂了捂额头。

    “周小姐!等等……”

    周尤站在路边扶额的动作,从背后看去像是在伸手拦车,实习生小姑娘也顾不得形象,忙高喊了声,从旋转门里步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