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娱乐圈都把女主当兄弟 第30节

作品:《全娱乐圈都把女主当兄弟

    “我已经看淡了。”潘坤抱着浮木往上飘了飘, “能也行, 不能也行。不争不抢。从流飘荡, 任意东西,挺好,挺好。”

    于青桐:“……少说废话,上来!”

    她隔着河道把长长的树枝伸到潘坤的鼻尖上,潘坤神情凝了一瞬,还是麻溜的伸出手抓住树枝,由着于青桐把他拖了上来。

    他全身湿哒哒的,行装吸足了水又重了两斤。

    由于天气比较冷,再加上潘坤实在是太倒霉了,所以这次节目组给他破了例,允许他先去灵车上擦擦身子,换身干爽的行装再继续游戏,不算他淘汰。

    潘坤收拾干爽了,看着在灵车旁边等候的于青桐,吸着鼻子说:“走吧,大佬带带我。”

    于青桐说道做到,一路上都在护着他。

    当然,于青桐也不止护潘坤一个人,还有其他路上遇到的友善的小姐姐们。

    反正组队可以组十个人,多庇护点小姐姐们不好吗?

    于是一路上,于青桐的队伍逐渐变大,到最后,又是她和孙毅然的决战场。

    孙毅然看看对面的人数,和一片黑压压的枪眼,怂了。

    他手指挂着枪,举起双手问:“我可以加入你们不?”

    “不行。”于青桐摇摇头,“我们人已经够了。”

    “我知道了。”孙毅然沮丧道:“我能和你堂堂正正的决赛一次吗?无论结果怎样,我都认输。”

    “不能。”于青桐摇摇头,面色看上去无比正经:“狙击手的世界里没有堂堂正正,暴露在敌人面前,便是输了。”

    “我懂了。”孙毅然苦笑着摇摇头,这次,没等于青桐开枪,他把shou枪指向脑袋,选择了自爆。

    ——当一个优秀的狙击手身边只有一把shou枪的时候,他已经输了。

    颜料喷了一脑袋,孙毅然才猛然想起来:“那你为什么一直暴露?”

    于青桐面不改色:“因为我不是狙击手!”

    孙毅然:……

    死亡广播响起:“09号孙毅然OUT,本场剩余人数11人。”

    还有十一个人?

    于青桐看看自己的队伍,认真数了一遍:11人。比节目组说的最多十人多出来一个。

    十一人,十位姑娘,还有一位格格不入的男性。

    几乎同时的,就连刚刚自爆的孙毅然都朝潘坤看过去。

    “看我干嘛?!”潘坤像炸毛的猫一样差点跳起来。结果见于青桐也跟着看向他,眉头紧紧的交织在一起。

    潘坤冷静了,他觉得自己的地位在这个暴力女心肯定比不过她的小姐姐们!

    他面部肌肉一阵抽动,绝望道:“我懂了。”

    他生无可恋的动手按下胸口的按钮。

    “哎别介!”于青桐回过神来。

    等到死亡广播再次响起,本场剩余人数十人,于青桐才幽幽叹道:“其实……我刚才在考虑自爆,让你活下去的。”

    “你怎么不早说!”潘坤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于青桐抬头,很同情的看了潘坤一眼,语气却透着一丝幸灾乐祸:“你动手太了……”

    导演组在监控室里笑翻了,虽说他们也猜测过这次坤坤会以怎样的姿势挂掉,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总归游戏还是要继续的,工作人员按照正常程序确认一遍:“确定是一个十人的队伍吗?这样每个人分享的成果会相应减少哦~”

    “是的!我们是一个大家族!”于青桐回答,最终带着九个妹子走向飞机。

    而剩下的潘坤,则陷入深深的绝望和孙毅然一道等候灵车的来临。

    他就不该信于青桐的,她有毒……

    他发誓,他以后绝对远离这个女艺人!

    潘坤失魂落魄的计算着他还有几天好日子可过。今天周二,《绝命大逃杀》的第二期到周六会放出来,不过他的镜头可能会等到周日。

    等到周日……等到周日他就完了!第一期出场就挂还可以说是运气不好,第二期算什么?还有这次神展开的第三期!

    潘坤觉得他需要向公司申请去医院检查检查,他可能有抑郁症了,急需修养,近期不宜出现在大众面前……

    而再次成功吃鸡的于青桐回到公寓后,神清气爽。翘着二郎腿看着明天即将要试镜的剧本,表情轻松又毫无压力。

    电影?张晶导演的剧?这些于青桐之前压根想都不敢想!

    开挂的人生就是爽啊!她啧啧感慨。

    “宿主……”安静,系统支支吾吾的说:“宿主能不能先借我点男友力值。”

    “什么?”于青桐以为自己听错了。

    系统再次重申:“我需要借宿主一点男友力值去还债。”

    “什么!”于青桐仍觉得不可思议,“还什么债。”

    系统沮丧着说:“从救急加成开始,我们就开始一步步玩脱了,我预支完这辈子的薪水,目前负债累累,信用值极低,加成页面启动不了,只能借用宿主的男友力值先把债还上。”

    于青桐感觉不妙:“那你借走的还会还给我吗?”

    系统:“……我们再慢慢挣。”

    “拿去吧拿去吧。”于青桐就像刚丰收就被地主剥削大半粮食的农民一样惆怅。谁让她和系统绑定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呢。而且系统的大半债务还是为了给她提供各种作弊加成……

    “等等!”于青桐突然注意到刚才系统的话里,“你刚才说加成页面启动不了?”

    “是。”系统继续沮丧。

    于青桐哀嚎:“那我明天试镜怎么办?演得一团糟肯定会被张晶导演全封杀的!”

    作为电影圈的大哥大,张晶导演有这个实力让她接不到任何戏。

    完了完了!于青桐内心充满绝望。

    系统安慰她:“宿主不要太悲观嘛,你要对自己有点信心!”

    “不行。”于青桐捂住脸:“我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你不知道我之前有多差劲……我会被张晶导演踢出去的!”

    “可是你在程导的剧组里表现的不挺好的吗?”这种情况之下,系统只能安耐着性子安慰。

    “不!”于青桐摇头呜咽,“那都是演技加成的功劳,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一直都不是个好演员。就连潘坤,他都比我好的太多!”

    “宿主……”系统叹气,“你真的没你想象的那么差!”

    “那你到说我哪里好啊?”于青桐吼道。

    系统一时无言,过了会才叹口气说:“至少宿主在形象上,绝对符合兰陵王。”

    “不!你不知道有些人靠演技整容,也有人靠演技毁容!”于青桐绝望道,那些微博上骂她的话,她都听进去了,浸在骨子里。

    “宿主你清醒一点!”系统语气冷淡了点,“如果今天最后一点时间你不是用在看剧本上,而是用在自我否定自我怀疑上,那你可能就真的要被张晶导演封杀。而且由于攒不够男友力值永远无法开启加成页面,到最后你还是那个被全黑的三流小明星!”

    它顿了顿:“甚至,在美女多如牛毛的娱乐圈里,渐渐年老色衰,排不上名号。”

    于青桐第一次听到系统这么正经,有一瞬间的被吓到,终于恢复了点理智:“那,我该怎么办?”

    系统语气缓和下来:“宿主的男友力值目前是五十四,我需要借去二十五,剩余二十九。也就是说,宿主的演技值保底也有二十五。宿主趁今晚再好好看看剧本,想想当时沈晋你是怎么演出来的,明天演技上到四五十不难。即便不能让张晶导演满意,也不至于恶心到要封杀你的地步。”

    最后,它还是尽量劝于青桐:“宿主,你真没你想象的那么差劲,前天不是还跟我讨论兰陵王的剧形象吗,宿主你能演好的。”

    第32章 入梦曲

    于青桐沉默, 吸了吸气让自己平静下去,然后再拿出沙发上厚厚的剧本, 时不时用笔标注。

    但是越想认真,她脑子里就越乱, 心静不下去, 连带着看剧本上的字就像看画鬼符一样。

    晚上十点多,她还是冒着打扰人家睡眠的风险向程秋雨导演要了一份自己拍摄沈晋时候的底片。

    程秋雨爽的发给她一份,并嘱咐她不要外传。于青桐自然不会。

    再回过头看她当初在还拥有演技加成时拍摄的片子,确实和她之前的很不一样。行为举止合乎人物,面上微表情恰到好处, 不显累赘做作,仿佛沈晋本该如此。

    于青桐看着, 鬼使神差的想到很久之前听一位老戏骨授课时,老前辈对她。说:“演戏最难的不是外放, 而是内敛。不会敛就是疯癫,敛过头便是面瘫。”

    她以前不懂, 只知道将剧本上写的照本宣科表演出来, 伤心就是落泪, 开心就是大笑,难过就是皱眉, 愤怒就是嘶吼。将两分的情绪用尽十二分面部表情表达出来, 还自以为尽力, 能让人看到她的卖力。

    现在想想, 她确实错了, 她所塑造的人物片面又太浮于表面,单薄又不敢过多推敲。

    张姝教她时也对她说过“演戏是需要设计的。”

    沈晋的镜头,其实还是有很多她设计过的细节。

    于青桐甩甩脑袋,摆脱些困意,又重新拾回剧本看了起来。

    张导即将要拍的这部电影,名字叫《入梦曲》。

    故事发生在唐朝末年,因唐玄宗禁令,《兰陵王入阵曲》失传近百年,却有一个小人物庄生,他自幼在战乱长大,最痴迷的便是说书人将的兰陵王高长恭的故事,做梦也想再看到失传百年的《兰陵王入阵曲》。

    既然失传,他就自己编曲,在战火纷扰找寻为数不多的关于兰陵王的资料。

    枯竭的河道上,庄生偶然看见一面锈迹斑斑、面目狰狞的面具,拾起的一瞬间,他便认定这是兰陵王当年的面具。也从这时开始,那个数百年前带着鬼面具的男子频频出现在他的梦……

    于青桐所要试镜的便是出现在庄生梦的兰陵王。

    梦里的兰陵王,仔细看上去要比她之前所想象的更难一点。

    兰陵王在剧本出现的大致有三个片段。第一段,高长恭头带面具亲身上去跳战士所为他编写的舞蹈,在篝火和将士们作乐。

    第二段,“邙山之战”他身着红衣,率五百人冲之被敌军包围的金墉城下,与后来赶到的大部队首尾呼应,杀的敌军丢盔弃甲而逃,在万军里呼声最高。

    第三段,高长恭因君主猜疑而一步步示弱,最终仍饮下皇帝御赐毒酒而亡,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追问一句为什么。

    三段戏,却已经是兰陵王高长恭的一生,只是,于青桐怎么也不能理想的将这三段片面的形象串联成一个完整的人。

    时间已晚,她又忍着困意去看上所谓的《兰陵王入阵曲》,查资料,史书看不懂,就去百度兰陵王的生平,和一些公众号发的关于他的事迹。偶有灵感,就在那段戏的旁边标注出来。

    兰陵王的戏份不是特别多,一个晚上过去,看着被圈画得花花绿绿的剧本,于青桐心里倒有了七八分底气。

    深夜,于青桐实在是困得睁不开眼,直接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于青桐脖子躺的难受,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感慨:“我真傻,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