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娱乐圈都把女主当兄弟 第39节

作品:《全娱乐圈都把女主当兄弟

    演成这样, 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更别说别人。

    于青桐皱着眉, 忍耐着看完了一集, 尝试着点开了第二集——依旧辣眼。

    但辣眼之余, 她也在考虑: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再去表演一遍,会演成什么样子?

    尽管剧本类似十几年前的琼瑶剧,于青桐完全欣赏不来, 但现在荧幕上的那段哭戏,让她再来一遍,她即便挤不出眼泪也不会选择干嚎了。

    当时是什么情况来着?她出道的第一年, 演得第二部戏,角色是个不轻不重的丫鬟。这个导演脾气不比第一个导演好, 在她还没有酝酿情绪时, 直接粗声粗气的吼她, 使得经验原本就不足的她愈发紧张。

    “于青桐!哭!大声点!你他妈会不会哭!”

    “于青桐!让你翻白眼谁让你抛媚眼的?傻逼!”

    “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就只能当花瓶!就指望你那张脸,在圈子里永远混不出名堂!”

    ……

    片场上嘲笑与怜悯的目光,压得她喘不过来气。即便脱离了这个剧组,也无时无刻不跟随着她。

    于青桐摇摇头,叹了口气,从那些不算好的回忆里走出。再看到电视上狰狞到变形的脸,瞬觉索然无味。她一把关了电视,坐在沙发上眯一会。

    微信的提示声传来,张姝老师向她发来一段语音。

    于青桐怀着忐忑的心情点开语音,倾听着最后的判决。

    “整体还行。舞蹈那一部分注意眼神,要自信一点,有点精气神。其他的还勉强,进步很大。你平时没事多对着镜子练习微表情,练练眼神。”

    张姝老师应该还在学校里,周围声音吵杂又充满年轻的活力。于青桐听到她说的整体还行,心头雀跃了一瞬,被张姝老师夸赞,是对她极大的肯定了!

    但很,于青桐从这种雀跃冷静下来,开始想张姝老师说的问题。

    眼神——舞蹈的一部分,高长恭戴狰狞青兽面具,完全遮挡住脸,只能从身形和眼睛窥得人物。

    于青桐再看一遍自己给张姝老师发过去的视频,确实,她的眼睛无神,身处梦境的缥缈感有了,但人却完全不像是一个打胜仗归来的将军。

    眼神?这个怎么练?

    手机又震动两声,张姝老师一连给她转过两篇章。

    一篇戏剧演员眼神锻炼法,一篇面部肌肉练习法。

    两篇介绍的都很详细,也例举了成效。但毋庸置疑的,这两种锻炼方法都需要不断学习锻炼,积累而成,决不是一蹴而就的。

    于青桐看了看,决定还是先从眼神的训练开始。

    第一阶段:定点聚焦练习。看日出或者盯着固定的一点看十分钟以上,途尽量不要眨眼睛。

    现在没有日出,于青桐盯上了镖盘的十环。这一过程无疑是枯燥的,于青桐第一次,看了两分钟不到,只想流眼泪。

    她垂下头,昏昏欲睡。

    “那些老一辈的艺术家太不容易了。”于青桐沮丧道。

    她之前听过,一位老前辈通过锻炼将近视四百多度的眼睛锻炼的无比传神,演得那个角色至今仍被奉为经典。只是,途把散光无神的眼睛锻炼到灵动有神所吃得苦,可能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于青桐揉揉眼睛,继续苦逼的和镖盘的心红点作战。这次,盯了很久,她隐约觉得那么一小点的红点在她眼被无限放大……

    于青桐屏住呼吸,摸索着拿起玻璃桌盘子里的飞镖,“啪”的一下甩出去——飞镖稳稳的扎入距离镖盘一米远的木门上。由于力道过大,飞镖尾翼还激烈的颤抖了一阵。

    没。

    切!于青桐失望了。不是古代传说有个谁谁谁练要射箭,盯准一个目标等它在眼放大后再射箭,练成百发百的箭法吗?为什么她没有?小学课本果然在骗她……

    之后的一个小时,于青桐的主要任务由练眼神逐渐变质,盯着心红点开始了甩飞镖。十次倒也有六七次能扎到镖盘上。

    最后,于青桐盯着红点,眼睛一下不眨整整盯了六七分钟,那点红心在她眼无限放大,触手可及。这时,于青桐扔出了手的飞镖,“嗖”的破空声之后,飞镖稳稳的插在十环上,正心点。

    “耶!”于青桐欢呼,就差跳起来了。

    系统心焦力疲:“宿主,我们是让你练眼神的,不是让你练飞镖的!”

    “……哦。”于青桐摸摸鼻子嘿嘿笑:“差不多,都差不多。”

    训练的时间不能太长,对眼睛也不好。于青桐带着蒸汽眼罩休息了十五分钟,开始看张姝老师发给她的另一篇。

    表演很多时候不仅仅要求感情到位,更需要对自己的面部表情把握的非常到位,才不会出现一笑似哭,或是一哭似笑的情况。

    这篇章所讲的,就是面对着镜子,将眼睛等高的地方用胶布粘起,避免照镜子时无意识的寻找自己的眼睛。接着面对镜子逐一训练各个面部部位的活动。微笑的样子、大笑的样子、阴狠的样子等。

    注意力不放在眼睛上时,就更能清晰的感受出面部做表情的力度。

    就比如说她要做出“委屈”的表情,除了皱起的眉头之外,下半张脸一点力度都没有,完全感觉不出来她的委屈。她要“哭”,可面上肯定不能是真“哭”,而是将力度收敛后,从鼻子、嘴巴、下巴所展现出来的难过。

    于青桐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龇牙咧嘴,玩得不亦乐乎。

    还是那句话,演戏是需要设计的。谁也不能完全还原出剧的人物,只能靠演员自身的设计让自身和角色更相容。

    当她把自己的五官都摆弄过一遍后,差不多到了晚上。系统见她今天表现还不错,终于松口,允许她玩一会游戏。

    于青桐美滋滋的登上王者账户,匹配了一局,又焉了。

    她现在已经到黄金了,没有人带她,完全打不过嘛!游戏通知显示,被队友举报恶意挂机,扣除信誉积分4分……

    于青桐无比惆怅叉掉通知,点开那个灰色的头像。张泽阳也不知道最近在忙什么,好几天没有在线了,再也没有人带她了……

    她自觉再玩下去也只会影响队友的游戏体验,遂退出游戏不再打了。

    关于《绝命大逃杀特别节目之勇斗毒贩》已经在制作了,这期节目将脱离原本的电视播放,单独官宣出来再络上播放。目前节目组已经透出风声,点明这将是有史以来综艺之最。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一个字没说,可谓是卖足了关子。

    途孙毅然还问过于青桐:“节目组这么编排你同意了?”

    节目组最初先问的他可不可以将镜头放上去,他无所谓,随口回“于青桐没问题他就没问题”。

    没想到才过这几天,节目组就开始在上宣传。

    所以,他放心不下,特意来问于青桐,怕她被节目组坑了。

    于青桐莫名其妙:“同意了,怎么”

    “你就不怕被毒贩报复?”这年头,辑毒英雄都不敢大肆宣扬,生怕被毒贩报复。做成节目在络上大张旗鼓,他倒是无所谓,但于青桐这个小明星……

    电话这头的于青桐耸耸肩:“毒贩能把我怎样?再让我立一次功?”虽然这话说起来还是有点心虚,但有系统的感知和她现在的武力值,一两个毒贩过来还真不是问题。

    孙毅然:……是他愚昧了。

    于青桐,哪是一般的小明星能相比的?

    最后,他诚挚道:“军方欢迎您的加入!”

    于青桐不屑:“这话前几天警察叔叔刚对我说过……”

    跟老子抢人?孙毅然警觉道:“你同意没?”

    “没有。”于青桐有一下没一下的呼扇着剧本:“我觉得吧,还是做演员这件事比较有挑战性。”

    “……对你来说,确实!”

    他刚要挂断电话,又被于青桐叫住:“先别挂,问你个问题。”

    “问吧?”

    “你玩王者荣耀吗?”

    “……不玩,怎么了。”孙毅然纳闷。

    “那你玩吃鸡吗?”

    “当然玩。”要不是因为喜欢游戏,他去哪门子的真人秀。

    “技术怎么样?”于青桐问。

    “还行。”孙毅然谦逊道:“跟实战差不多。”

    于青桐眼睛一亮:“带带我呗!真人我带你,游戏你带我,怎么样?”

    孙毅然:“……好。”

    一局下来,成功吃鸡的孙毅然对一路观战的于青桐无语道:“你简直就是手游的潘坤……”

    第42章 询问

    接下来的几天, 于青桐原计划是去景蓝家活搅活搅小美男, 但张晶导演打破了她的计划。

    他们已经选定的演员被拉到一个临时群组里, 大家伙儿基本上都在划水,群里一直很冷清,但今天张导亲自发了一条消息:聚餐!

    拍戏前的聚餐并不少见, 很多导演都会通过这个让演员们互相熟悉一下, 以后就是一个剧组里的。

    但这次重点不在聚餐, 而在聚餐之前要拍的定妆照上。

    定妆照约在后天,也就是说于青桐还有两天的时间去琢磨定妆形象。

    上一次程秋雨的剧组, 她可是靠着系统八成的演技加成才把定妆给通过的,这次、这次她要怎么做?

    《绝命大逃杀》真人秀那边,虽然络上火爆, 但她的男友力值上却反应平平, 并没有升高多少。

    她本来的男友力值是五十多点, 被系统借走二十多后, 虽然变成了二十多,可提升的难度还是按照着五十多的难度,每往上蹦一个数值都不容易。

    这几天来, 慢慢蹭,才涨到了三十四, 还是靠着她在跟毒贩斗智斗勇的骚操作提升的。

    三十四的演技值,即便再加上这段时间的训练, 于青桐对于拍摄定妆照这件事依旧心虚。

    是以, 于青桐所有浪荡的心情都没了, 两天里,又深仇大恨的跟手的剧本对抗。

    她的理解程度已经到了极致,再看剧本也达不成突破,只能借助外力的帮忙。这两天问得过多,她又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张姝老师。

    于青桐郁闷的翻着微信联系人,看到某位的时候眼睛一亮——狗哥,哦不,是张影帝!

    她敲击着手机,发过去几个字:【大佬忙吗?】

    张泽阳很就回复了她:【不忙,怎么了?】

    于青桐想了想,问:【请问定妆照要怎么拍摄?大佬有什么过来人的经验可以指导一下吗?】

    【很简单。】张泽阳回复。于青桐没有打字,等着他接下来的回复。

    过了很久,张泽阳才回过来一段长长的话:

    【首先你要做保姆车过去,最好别迟到,当然到我这个段位就无所谓了。其次去找化妆师报备,当然等你到我这个段位化妆师会主动来找你。之后由工作人员领进摄影棚,和摄影师沟通好拍摄角度和定点,当然到我这个段位可以随意发挥。……最后,拍摄完之后别忘记卸妆,浓妆对皮肤伤害很大,当然我这样的不用靠脸吃饭。】

    于青桐:……究竟是你白痴还是我白痴?

    于青桐突然有种问他还不如去问孙毅然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