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娱乐圈都把女主当兄弟 第40节

作品:《全娱乐圈都把女主当兄弟

    可能是见她许久没有回话,张泽阳又问了一句【还有疑问吗?】

    于青桐默默无语了好久,回到:

    【……没了!您的建议很有用!感谢!记得有空带我打游戏!】

    结束了和张泽阳的对话,于青桐深深叹了口气。她怎么就忘了,影帝的脑回路好像和常人不大一样。

    演艺圈里,她认识的唯二大神就此告一段落。

    可是关于定妆照的事情太总得继续找人问一下啊。鬼使神差的,她又点开和潘坤的对话框。

    潘坤选秀出身,之所以能出道,主要还是看脸,应该最能理解她这种身为花瓶的苦楚。

    【坤坤,问你个问题】

    【什么?】潘坤秒回。

    于青桐就纳闷了,现在的艺人们这么闲的吗?随时随刻等待接收微信消息?

    她继续问正事:【你在拍摄很大牌的导演的定妆照时,会不会很紧张?】

    潘坤:【……我还没有拍过大牌导演的定妆照!】

    他虽然是偶像出身,但定位上走得却是稳打稳练的路子,在各种影视剧里万年演配角,跟万年女二(男二)的于青桐差不多,没演过大主角。虽然在这种摸爬滚打演技得到不少锻炼,但也从来没有在比较知名的导演戏里拍过定妆照。

    通俗点讲——他戏份少得达不到拍定妆的资格。

    所以于青桐的问题对他而言就像炫耀加挑衅一样。

    于青桐:【……哦,问错人了。你继续努力!加油!全世界最好的坤坤!】

    潘坤:……

    他还是继续把于青桐放到黑名单里吧!

    作别了资源比她还可怜的潘坤,于青桐再次翻翻通讯录,将目光放到田雨灵身上。

    田雨灵童星出道,年纪和她相当,却已经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经验上肯定比她好得多。

    这又是一个秒回的艺人,在她求教后第一时间回复:【定妆照是观众了解你所饰演人物的第一步,拍摄的话,其他的都不用考虑,想想你看过剧本后对人物的第一印象,拍摄过程抓住这个印象,把人物最大的特点再整体放大。】

    相比起来,她所说的话于青桐还好理解一点。

    重新拾起剧本,于青桐思考着兰陵王给她的第一印象是什么。第一,应该是神秘。

    她拿起笔在剧本上标注:神秘。

    但这个词,又和她查史书资料查的兰陵王有所违背。

    于青桐头疼的捏捏眉头,闭眼的瞬间,突然灵光一闪。

    整个剧说是庄生的一场梦也不为过,也许——她要饰演的并不是现实历史上明明白白撰写的高长恭,而是庄生所臆想出来的兰陵王?

    一个是可观存在,一个是主观臆想。两者虽有交叉,但总规是有所不同的。

    于青桐来了劲,又拿起剧本仔仔细细读了一遍。这一次,不从兰陵王入手,而从庄生入手——在他想象,兰陵王应该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这一点,就够于青桐研究上两天。

    在定妆的前一天下午,于青桐写写画画终于确定下在梦,兰陵王的几个特点。

    这次电影定妆照和上次又不同,官宣时只会采用一张,这是张晶导演的特点。因此在这只有一张的机会下,她必须好好揣摩,将角色的张力完全凸显出来。

    于青桐看着本子上乱糟糟的几个字符,抓了一把同样乱糟糟的头发,郁闷不已。

    她到底该怎样设计动作表情啊!

    定妆照结束后,大家就要一块去聚餐,如果她拍的差的一批当误人家聚餐的心情怎么办?

    “系统……”她禁不住了,奄奄一息的求助。

    一直冷眼旁观的系统此时幽幽一叹:“别忘了,兰陵王还有一个面具……”

    对哦!于青桐眼睛一亮,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到时候带上面具,谁能看出她演得好坏!

    系统:“……自己说你是不是傻逼!”

    “……我只是想想而已。”

    最终,她还是要思考用怎样的形式将面具、以及她所写的特点融入进去,形成一个有血有肉的兰陵王,让观众一看便觉得有故事,有想要看下去的冲动。

    于青桐觉得这部戏,可能是她有史以来投放精力最多的一部。

    晚上,等她通透的那一刻,既疲倦又兴奋的不能自己。她一把扑在自己的床上,不再去想其他事情。脑力劳动实在是太累了……

    第二天是被白露叫醒的,晕乎乎的洗漱完被白露一路拖拽到保姆车上,于青桐才甩甩脑袋清醒了些许。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倩姐居然没来!倩姐不爱她了!她肯定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又签约了新的小艺人,然后就对她不管不顾了!

    于青桐幽怨的望着白露:“露露,倩姐是不是背着我们又养了其他的小情人?”

    白露无语:“瞎说什么呢青桐姐。”

    她犹豫了一下,面上露出几分担心:“公司高层好像要大换血了,倩姐现在成天为这事忙得焦头烂额的,也不知道……”

    高层大换血?于青桐皱皱眉头。倩姐签下她这几年来,因为她的成绩不见好,效益不高,倩姐在公司也遭受到了不少非议。

    如果她还像以前那样在三四线徘徊,可能这次倩姐的金牌经纪人就不保了。还好,她已经不是那个样子了。

    于青桐甩甩头,暂时不去想那么多,而是放在目前即将开始的定妆照上。尽管功课做得足足的,但一到片场里,她就难免又多出几分紧张。

    张晶导演的选角向来没法儿说。

    男主庄生是个刚三十出头的男演员饶思远,在很多部大片演过重要角色,但时运不济,一直不温不火,缺一个大火的机遇。

    于青桐到的时候他已经在等待了,见到于青桐后朝她友好的笑了笑。很温和的一个人,但浑身散发着说不上来的忧郁。

    早就把庄生放大观察了两三遍,现在再见到饶思远,于青桐才始觉张晶的选角是真的妙。

    相比而言,她和兰陵王差得可不止是两千年那么远。

    第43章 王妃

    相比于饶思远, 后来的女演员就没有那么友善了。

    这部戏虽说没有明确的女主, 但有三个有点戏份的女配,今天一同来拍摄定妆照。

    张导的戏,即便是配角也是香饽饽。三个女性角色,两个都是经过试镜层层选拔出的老戏骨, 话剧演员出身, 虽名气不大,但基本功没得说。

    还有一位欧粒, 国内一线女演员, 流量明星,身后据说有特强的团队在捧。这两年也是年纪渐长,想转型,才屈尊来张导的戏里作配。

    然而即便是这样, 也是她自掉身价、低片酬再加上投资方的面子, 张晶导演才勉强把一角色给她。

    因此,在欧粒听闻于青桐得到男二的角色后, 心里立即都不平衡了。

    两个说不上名号的小演员跟她平起平坐,她认了, 毕竟人家实力在那里放着。但于青桐一个演技公认差到极致的人拿到男二,戏份比她还多,这让她怎么认?

    不能忍!

    因此当她到达化妆室看到于青桐时冷眼一瞥, 忽略了她向自己打招呼的手。

    另外两个话剧演员虽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但到底也是瞧不上她这种演技差的一批、托关系进来的。

    于青桐自讨无趣, 摸摸鼻子。

    给她化妆的化妆师正画的兴起, 见状一下子拍开她按在鼻子上的爪子:“别乱动!”

    于青桐:……

    张导的剧组,看起来不太友善T_T

    需要拍定妆照的总共只有六个演员,总共只有一个摄影棚,谁先化好妆谁先来。

    她到的还算早,妆容发饰也比较简单,唯一的问题就是服装繁琐了点。于青桐提前向剧组沟通过,这次定妆的服装最好是兰陵王和众将士跳舞时穿的那套。

    剧组果然很给力,准备的猩红色的长衣美的让她心动。但同时,穿这一套衣服也极为繁琐,工作人员费了很久的力气才辅助她把这套衣服整理好。

    时间不短,效果也是出乎意料的好。当她路过仍在化妆的两位话剧演员时,两人均是一愣,眼神由不屑变成呆滞。

    等于青桐走过后,走边那人悄悄对右边那人欲言又止:“我终于知道张导为什么会选择她了。”

    这样的妆容一出,大概再难有男人会比她更帅。偏偏难得可贵的是,她一个女人,女扮男装却没有丝毫的女气。演技暂放不提,单是这颜值就绝对担得起俊美两个字!

    右边那人摇摇头,苦涩的说:“比不起。”

    同时,她心里也带点疑惑,看这通身的气派,演技应该不会有上说的那么不堪……

    于青桐老远看见男主饶思远拐进摄影棚里,看着人家那身姿自叹不如。明明还没有正式拍摄,连定妆照还没开拍,可人家那姿态,自带了几分的盛唐风流。又孤独的宛如在盛唐衰微时最后一个。

    于青桐暗叹一声,到底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稳步走上来的人,到底和她这种投机取巧的不一样。

    她走摄影棚里,准备先围观一下大佬的拍摄。

    饶思远正和摄影师、导演低语着什么,在于青桐坐下时刚敲定好,准备正式拍照。

    饶思远上台,转身看到于青桐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惊艳。于青桐矜持的朝他露出一个专属兰陵王的漫不经心的微笑。

    饶思远微愣,在导演的催促下欠身酝酿状态。

    于青桐一阵放松,心说这波逼装的不亏。至于效果,唔,走一步看一步把。

    她开始专心看饶思远拍照。他的扮相上稍显凌乱,带有些许乱世漂泊的苦楚。但坚毅的下巴,和精亮狂热的眼睛,都带着不凡。

    连拍了好几张,导演叫住他,微微不满的摇摇头。

    这都不满意?于青桐慌了神,张晶导演这得多苛刻?她还能过吗?

    三人又纠结在一块讨论了会,陷入僵局。饶思远再次开口,于青桐没有听清,但听到的导演、摄像师眼前一亮,吩咐场务赶紧去拿道具。

    三人动作起来,饶思远当场解开衣袍。  ???

    这,不太好吧……

    于青桐眼睛精亮,瞄着宽衣解带的饶思远。六块腹肌!真人不露相啊!

    现在的饶思远身披敞开的黑色外袍,一条白色裤,等待着工作人员将最后的道具递过来。

    当场务一路小跑着拿来一个虽然锈迹斑斑,但依旧不失狰狞的青兽面具时,于青桐觉得一阵不妙。

    再次开拍,饶思远将陈旧的面具拿起,即将扣在脸上却又未扣上的状态,露出神色迷离的半边脸……